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桌。天方楼是鲸鳍镇最有名气的伊斯兰风味酒店。就餐饮业的整体水平而言,全市几乎没有什么够得上品位的高档饭店,但回族小吃却很发达,大大小小的回民饭店遍及大街小巷,天方楼是其中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家。这可能是借了地方主要领导是回民的光。哈文昆说自己不信回教,但并不妨碍他对本民族文化的宣传和弘扬,譬如前年新落成的伊斯兰教堂就很气派,至今仍是滨州市的地标性建筑。

    一家人,哈文昆夫妇,公子哈苏莫,外甥女尹七七,还有秘书和保姆。事先哈夫人给匡彬打了电话,于是匡彬两口子早早也来到酒店;张嘉缑和姜大明闻讯,不经邀请便主动赶来了。哈文昆批评夫人,说自家人在一起吃顿便饭就罢了,何必惊动人家!夫人说,这是你下台后的第一个生日,更不能马马虎虎,让外人看笑话。哈文昆说,怎么叫下台呢?我现在还是人大主任嘛,妇人之见。

    说归说,这几个部下到场,哈文昆还是很开心的。天方楼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精明伶俐,与哈文昆一家很熟,听说是哈书记的生日,自然安排得很上心,还特意献上一个寿桃型蛋糕。这餐寿宴吃得人人兴高采烈,气氛活跃。

    家人和客人轮番向寿星佬敬酒,哈文昆高兴地来者不拒,以至于夫人不得不出面劝阻了。

    “好好好,不喝了不喝了!夫人有令,下官不得不听呵!”看匡彬妻子起身敬酒,哈文昆学着京剧道白,做出一脸无奈状开玩笑说“巧儿,这杯酒你替舅舅喝了吧!”

    他把酒杯递给尹七七。

    “瞧你,就能欺负巧儿!”哈夫人白他一眼,嗔道“弟妹的酒,哪能叫孩子代喝。来,弟妹,嫂子和你喝一杯。”

    这当儿,酒店女老板陪着石榴推门进来,石榴手里捧着一个大花篮,笑盈盈地说,于总听说哈书记做寿,特地委派她来祝贺,于总偶感风寒,不便出席,很表歉意。说罢自己把酒斟满,一口干掉,那份豪爽劲儿令满桌的人啧啧称赞。一旁的姜大明暗想,这“二毛子”果然是个辣妹,难怪腾鳌集团的员工人人怵她呢!

    女老板敬酒后离去,石榴取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礼盒,打开来,里面是一只栩栩如生的纯金老虎:

    “这是于总特意为哈书记定做的,祝愿哈书记雄风不减,虎威依旧!”

    哈文昆哈哈大笑道:“你们于总不愧是我的老朋友、老同事,还记得我是属虎的!却之不恭,受之有愧,那我就收下了,代我谢谢于总。”

    哈夫人面带惊喜地接过这份重礼,小心翼翼地仔细端详着,一旁的匡彬妻子露出艳羡的目光。

    石榴告辞,众人继续边吃边喝边侃。哈文昆借着酒兴回忆起当年与于先鳌和匡彬在一个单位共事的经历,不无感慨地说:

    “一晃三十多年了,匡彬,那时你刚刚参加工作吧?老于比我大几岁,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还有大明,那年你还是个小警察呢,瞧瞧现在,你们俩一个当了市长,一个当了副市长,老于更是不得了,富甲一方了!沧海桑田,想想还像昨天一样。”

    “咱们能有今天,都是哈书记栽培的结果,来,大明,咱俩再敬老领导一杯!”

    匡彬起身和姜大明一道举起杯。

    哈文昆喝下去,继续发着感慨:“咱们几个人发展到今天不容易,滨州市有今天也不容易。程书记虽然初来乍到,但我看得出来,是个干事业的人,有他带头,滨州一定会有一个大发展的,你们做助手的,可要尽心尽力,协助他唱好这台戏啊!”匡彬频频点头。

    哈文昆把脸转向姜大明:“我听说程书记在会上批评你,你还有些想法?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领导肯批评你,说明是看重你,这半辈子,我挨的批评还少吗?但我的感受是,受一次批评,就进步一步。不怕领导批评,就怕领导不理你。何况,挨批评了,首先要从自身找原因。你得想想自己的工作还有哪些不到位的,是不是有什么漏洞被领导抓住了。查到病根,对症下药就是了嘛!”

    哈文昆意味深长地说。

    “行了行了,人家是来祝寿的,不是来听你上课的。”哈夫人在一旁不耐烦地打断他。

    哈文昆没理她,继续说:“这程书记虽然年轻,却是很有魄力的,至少比我强得多。我当了这么多年一把手,还真拉不下脸来批评自己的副职呢!”

    几个人在这里高谈阔论,匡彬妻子暗示坐在身边的张嘉缑来到外间沙发上。

    “嫂子有什么吩咐?”张嘉缑笑呵呵问。

    “张市长刚来时间不长,嫂子也张不开口哦!”匡妻做出难为情的样子。张嘉缑叫她有话就说。

    “我那弟弟自己成立个包工队,靠着承揽点小工程养家糊口,这半年多了没有活干,整天缠着我叫我帮忙。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听涛苑刚开发时,他就想要个楼号干,可老匡那个人原则得很,硬是不答应,都给了腾鳌集团。这回你来抓城建,嫂子实在走投无路,就腆着脸想到你老弟了。”

    张嘉缑打了个顿,问道:“你弟弟,他是工程公司,还是包工队?”

    匡妻支吾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好像是几个人在一起给人盖楼。”

    张嘉缑明白了,她弟弟很可能是个黑包工头,靠从大公司手里转包点工程过日子,这样的施工队往往没有什么资质,像样的项目是万万不能给他们的。但顶头上司的老婆开口了,总不能不给面子吧?想了想,他有了主意。

    “嫂子,这事儿好办。市里提出来要推进标准化社区建设,明天我叫城建部门做个规划,给全市所有小区加装围栏,这活儿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工程量又大,够他忙活一年半载的了。你叫他抽空去找我好啦!”

    “那种小活儿能挣到钱吗?”匡妻迟疑着问。

    张嘉缑一听这外行话就笑了,低声说:“嫂子尽管放心,能不能挣钱,不都在咱一句话吗?”

    吃罢长寿面,一桌人都到外间喝茶吃水果,尹七七说晚上值班,要先回宾馆。哈苏莫提出陪她走。哈文昆看看儿子,又瞥了尹七七一眼,说:“不是五点才接班吗?也好,早些回去,打点好程书记的生活,别到处去玩了!”

    尹七七明白他的意思,点头应允,和哈苏莫一道走出来。看看才两点多钟,哈苏莫建议去看电影:

    “梅兰芳,黎明和章子怡演的,据说特棒。”

    尹七七犹豫一下。她想起舅舅那天在电话里语气严厉的叮嘱,一时冲动,差点脱口把舅舅的话告诉表弟,但她忍住了。她知道,哈苏莫如果晓得爸爸的态度,肯定会回家大闹一场,那样舅舅也一定会把怒气转到自己身上。

    可是,最终她还是开着保时捷按哈苏莫的指点朝电影院奔去,一来她的确想看这部大片,二来这段日子以来,她也越来越不愿意离开这个很对自己脾气的小表弟了。

    电影院里很有人气,人们大概都是慕名而来。哈苏莫买了两张包厢票,这是情侣座,航空式座椅椅背很高,两边有挡板,坐着既宽松又舒适。尹七七吃着哈苏莫买来的萨琪玛和各式小吃,很快就沉浸在剧情里,心头的烦恼也一点点淡去了。

    “姐。”哈苏莫忽然附在她耳边叫道。

    “什么?”

    “你说,孟小冬为什么要离开梅兰芳?他们俩多般配呀!”

    尹七七没理他。

    “我要是梅兰芳呀,拼着命也要和孟小冬在一起。”哈苏莫像发誓一样又说。

    见尹七七还不答腔,便试探着把手伸到她腰后,轻轻拢住她。

    “好好看电影,别闹!”尹七七把他的胳臂往外拉。哈苏莫却突然转过身抱住她,不由分说便吻上来。尹七七挣了挣,没挣出去,只得由他堵住自己的嘴。她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去年尹七七过生日时他也曾想吻她,却惹得她不高兴,但今天不知为什么,她居然没有力气拒绝他。

    电影挺长,走出电影院时,外面已经暮色四合了。尹七七眼尖,忽然看见腾鳌集团那个姚经理又领着上次在海边看雪那个小女孩儿,两人好像也是看的这场电影,只见女孩子蹦蹦跳跳地跟在姚经理身后,一副开心不已的样子。她捅捅哈苏莫,哈苏莫刚要打招呼,尹七七忙捂住他的嘴,责怪道:

    “你想干什么?讨人嫌哦?”天傍黑时,匡彬夫妇从天方楼出来,准备散着步回家。匡彬问妻子和张嘉缑嘀咕什么,她便把张嘉缑答应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你那弟弟有点钱就又嫖又赌,手下连个固定施工队伍都没有,哪能干得了这个?”匡彬皱着眉头道“这姓程的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你别给我找麻烦了!”

    “咋啦?”匡妻生气地说“瞧人家,过个生日就有人送金老虎,你这属蛇的什么时候有人给你送过金蛇呀?连自己小舅子的忙都不敢帮,这市长当得也真是窝囊死了!”

    说罢,气哼哼地甩下丈夫,拂袖而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