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12

    第二天便是圣诞节。尹七七是白班。不知为什么,一整天她都有些心绪不宁,像是在期盼着什么,又像是在怕自己所期盼的事情发生。哈苏莫从早晨起就没?电话,这是很反常的,平常日子他都要一天几个电话,用他的话说是给姐姐“请安”更别说今天这样一个重要节日了。前年和去年的圣诞节,哈苏莫都邀请尹七七去参加他那些朋友们的派对,每次都闹腾到小半夜才散。可是今年,他竟然杳无声息。

    尹七七知道自己眼瞅着奔三十去了,按理说不应该再有那些少男少女才能有的幽幽怨怨,多愁善感,可是她却无法抑制自己,尤其是节假日。每当别人阖家欢聚的时候,往往也是她最孤独最难过的时候。舅舅一家人倒是体谅她,常常把她叫去一起过节,可渐渐地她就不太愿意去了,因为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像一?局外人,尤其是看到舅舅在家里谈笑风生与妻儿恩恩爱爱的样子,她就感到自己格外可怜。

    尹七七来到这个城市整整十年了,可是却没有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好朋友。一则工作性质限制了她,宾馆经理一再告诫说,一号楼住的都是大人物,重要人物,领导人物,为这些人服务,言谈举止都要有分寸,不能随便什么人都接触,一切要为上级领导的安全着想;二则她本就不擅长交际,自从和那个人有了那样一层关系后,更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不希望让任何人洞察自己的心思。这也是那个人对她比较放心也比较满意的地方。除了哈苏莫,这段时间走动得勤一些的?是给那些残疾孩子当义工的焉雨亭了,但即使这样,她也不曾让焉雨亭走进一号楼或者自己的住处一步。

    说来奇怪,哈苏莫缠着她时,她千方百计想摆脱他;可哈苏莫一天不来电话,她又有些胡思乱想起来,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尹七七说不好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态。不过,哈苏莫开朗风趣风度翩翩的样子近来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尹七七知道,其实从心底,自己并没有毅然拒绝这个表弟的恒心;同时她更知道,她和他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舅舅那里就是不可逾越的关卡。

    尹七七想起下雪那天从舅舅家回到宾馆,晚上正要?睡,舅舅的电话打进来。舅舅说,小莫要给你买台车,我同意了,你一直有这个愿望,既然他有力量办这件事,就叫他办吧。但我看那个浑蛋好像在打你的主意,你可要有定力——那是不允许的,我不同意,你舅妈也不会同意。你只能是他的姐姐!

    放下电话,尹七七感到一阵悲凉,流了半夜眼泪。舅舅说得对,哈苏莫是表弟,自己是表姐,两人除了这个关系,还能怎么样呢?何况,自己已经是别人笼子里的金丝雀,着实不忍心欺骗那个大男孩一样单纯的小表弟。

    楼道里响起下班的音乐铃声,程可帷还没回来,接班的服务员到岗了,尹七七与她做好?接,穿戴整齐下楼往外走。刚从旋转门出来,对面停着的一辆汽车突然打开白亮亮的大灯,刺得她不由得抬手挡住眼睛,正在暗骂这人不懂礼貌,但听车门一响,一个黑影在光柱映衬下,健步向她走来,到得跟前,她才认出,竟然是哈苏莫!

    哈苏莫身子微微前倾,递过一枝“蓝色妖姬”玫瑰花:“七七姐,节日快乐!”

    一股强烈的幸福感猛然激荡着尹七七全身,她一时竟然呆住了。哈苏莫一身名牌服饰,围着一条黑白格子长围巾,两只好看的大眼睛在灯光下不住地忽闪。那份阳刚,那份潇洒,那份优雅,用时下小青年最喜欢说的一个词儿,端地“毙”了,标准的白马王子形象,更何况他手里那枝“蓝色妖姬”被公认为玫瑰世界的顶级品种,几百元一枝都不容易买到,每到情人节圣诞节,女孩子都视能得到这样一枝玫瑰而引以为豪。尹七七得到过不少玫瑰,但“蓝色妖姬”却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而且这枝玫瑰是送给她的!

    “小弟!”尹七七激动地小心翼翼接过玫瑰花,声音竟然有些发抖。哈苏莫接过她的手袋,拉着她往车前走。

    “还有一份礼物——瞧,保时捷双门轿,淑女版,全自动档,给你买的。”

    他把车钥匙交到尹七七手上。

    尹七七简直要晕过去了,好一阵才反应?来。

    “这怎么行?小弟,这怎么行啊?不是说好买雨燕吗?买这么贵的车,舅舅知道了,不得骂死咱俩呵?”

    哈苏莫不屑地哼了一声:“管他什么事?又不是要他花钱。姐,我就是要给你一个突然的惊喜!走,咱们去吃西餐,然后去看电影。”

    尹七七情不自禁地随着哈苏莫上了车,刚要启动,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焉雨亭。

    她接听。焉雨亭在电话里焦急地说,好几个孩子感冒了,有的发烧到三十八度多,天太黑,往医院送不方便,她想起尹七七是学护士的,问她能不能去给孩子们挂挂点滴。药品都买好了,只是村里没有懂医的?

    “爷爷着急得很,骂我没把孩子带好。七七姐,你要来帮帮我哦,我不想让爷爷生气。”焉雨亭乞求道。

    尹七七打个顿,但马上说:“好的,我手里正好有一次性注射器,半小时后我就能到。”

    她从后面扳住哈苏莫的肩头,歉意地说:“小弟,让你失望了。我得马上去鲸口村,那里的孩子得流感了,很严重。”

    不料哈苏莫回答得非常爽快:“没说的,七七姐,我陪你去,只要你开心就好。”

    “那太好了,不然姐姐还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呢!”

    尹七七高兴地说。

    也多亏哈苏莫开车,弯弯曲曲的乡间公路,又是在晚上,凭尹七七那两下子还真开不上去。大约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鲸口村村头那条翻扣着的渔船旁边,焉雨亭就等在门前了。

    尹七七知道焉雨亭说的“爷爷”过去是个挺大的官儿,有些打怵,便让她悄悄领着自己直接走进孩子们住的厢房里。一溜炕上十多个孩子或玩耍或打闹,看不出谁有病了。焉雨亭抱起小瓦沙说,别看他活蹦乱跳的,烧着呢,刚才我量了一下,差一些有三十九度了,瞧,那几个都是他给传染的。

    尹七七把输液瓶挂在头顶的晾衣绳上,让焉雨亭配合自己,取出针具开始给孩子们挂点滴。孩子们倒是乖,一个挨一个躺下,不哭也不闹。时间不大,四个发高烧的孩子挂上了,另几个她也给服了药。

    “我得告诉爷爷一声,叫他放心。?焉雨亭说罢,转身向正房走去。哈苏莫一直抱着肩在一旁看热闹,尹七七冲门外示意,不怀好意地笑道:

    “怎么样,蛮可爱吧?”

    哈苏莫明白她的意思,挥拳作势要打她。

    “哎哎哎,我这手里可有针头哦,小心我捅你一下子!”尹七七边躲边吓唬他。

    这当口焉雨亭回来了,哈苏莫好奇地问老爷子在做什么,焉雨亭说,用功呢,全是大部头,看不清楚,还戴着老花镜,真是个老马列,天天看也看不够。

    尹七七夸张地吐了吐舌头。

    焉雨亭忽然吞吞吐吐地说:“七七姐我想让你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一宿,好吗?怕我怕这些孩子半夜再发烧不知道大哥同不同意?”

    “管你‘大哥’什么事?那我就住下,正好好几年没睡过火炕了!——哈斯玛,你这个‘大哥’肯定不能让‘小妹’失望吧?”尹七七有意把“大哥”、“小妹”几个字咬得很重,嘻嘻笑着对哈苏莫说。

    哈苏莫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怔愣一会儿,笑了:“那好啊,干脆给我找个屋子,我也在这儿睡下得了!”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儿啊!”尹七七不由分说,推着哈苏莫出门“明天早晨早些来接我呵,别耽误我上班。”

    两个姑娘就在炕梢挤着躺下了。乡间的晚上出奇地静,偶尔有一两声狗吠从远处传来,孩子们轻微的呼吸声若有若无,暖烘烘的土炕让尹七七仿佛又回到记忆中童?的温馨里。估摸着能有九点多了,她却没有一丝困意,扭头看看焉雨亭,发现她那两只大眼睛在黑暗中也在忽闪着。

    “亭亭”

    焉雨亭没吭声,但明显是在听着。

    “你有二十五了吧?不想处个男朋友?”

    焉雨亭还是没回应,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笑了:

    “还说我呢,七七姐,你怎么不结婚呀?我看那个‘哈斯玛’蛮好的嘛,风度迷人,气质高贵,还有钱,长得也帅气,而且对你多好哇!”

    “别胡说,那是我弟弟”

    “算了吧!还能骗过我的眼睛?还弟弟呢,瞧他那做派,对情人也不会那么听话,百依?顺的。”焉雨亭吃吃笑道。

    “说真的,我上次带上他,就是想让你和他多接触接触,如果中意了,我给你俩当个红娘,怎么样?”尹七七换了认真的口气说。

    焉雨亭默然,许久,才低声说:“七七姐你别为我操心了我的事儿”

    焉雨亭向尹七七敞开心扉,述说了自己遭遇的感情挫折,和来到鲸口村当上志愿者的心灵感受。

    “这两个月,日子虽然过得苦一些,但我心里非常充实。在爷爷和这些孩子身上,我切实体会到什么叫灵魂升华,什么是人生价值。我下了决心,这辈子不再谈感情的事,我要陪爷爷过一个快乐的晚年?陪这些孩子长大成人。”焉雨亭动情地说。

    尹七七听得很认真,焉雨亭的每一句话都像舞台上的演员演奏打击乐,一下下敲击在她的心坎里,她甚至从焉雨亭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个人的形象忽然不可阻挡地跳进她的脑海,她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焉雨亭情路迷途是因为爱上有妇之夫,可自己爱上的岂止是有妇之夫!尹七七心想,这个小妹妹与自己一样命运多舛,而且说不定,自己未来的前景或许比她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