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生活会上做了检讨。当然事后他也被哈夫人痛骂了好些天。

    腾鳌集团离不开哈文昆,他当地委书记时是这样,现在转任人大主任了依旧是这样。于先鳌也离不开哈文昆,当然两人是那种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不过这次贾伟达惹出的麻烦却令哈文昆很是生气,在自己亲手扶植的招牌企业发生这样一桩足以丢脸到全国去的丑闻,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的。有些事,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一个孤立事件如果处理不当,引起的后遗症可能是致命的。对腾鳌集团来说,更是这样。所以于先鳌眼下根本顾不上哈苏莫那四十万元的区区小事,他有更急迫更重要的事要办。

    内线电话响了,门口报告说市局姜局长到了。于先鳌说声快请,起身向楼下迎去。

    “庆祝地改市暨建设新滨州起步动员大会”在市人民礼堂隆重举行。这是程可帷到任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正式亮相。市委书记的“处子秀”而且还有省领导与会,市属各媒体自然不敢怠慢,日报,晚报,电台,电视台都派出骨干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和直播报道。这个大会也被看做是滨州市掀开崭新一页的开端,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班子成员悉数出席,千人大礼堂坐得满满的。

    大会的筹备早在程可帷来之前就在进行了,按哈文昆的话说,万事俱备,只等着程书记登台“亮相”程可帷乍听匡彬说及,第一反应是不妥,因为中央和省委近期一再强调要遵循勤俭节约原则,限制各种名目的庆典活动,但一想会议已经准备就绪,上上下下为此忙碌了半个多月,自己一来就投否决票,也不太合适,何况大会的名义还是为建设新滨州而进行动员,借此由头搞一次大发动,似乎也有必要,于是他便没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只是要来讲话稿,亲自做了一点润色。

    宣传和城建部门为给大会造势,在全市做了广泛的舆论预热和市容美化,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到处一派节日气氛。市政府还决定,全市国有企事业单位一律放假一天。外观陈旧的人民礼堂也进行了简单装修,看上去焕然一新。大会进行得很顺利,省长助理兼省人事厅厅长魏东代表省政府宣读国务院批准临海地区改为滨州市并调整行政区划的命令,新任市长匡彬做了关于建设新滨州三年规划的报告,市里各主要部门分别发言表态,最后,新任市委书记程可帷讲话,为凝聚全市人民力量,同心同德,齐心协力,借地改市的东风建设现代化新滨州发出动员。与会者情绪高亢,会场内掌声此伏彼起。

    程可帷讲话当中,忽然发现台下开始窃窃私语,后几排靠近会场入口处的人们不时往外张望,礼堂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嘈杂声,他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十多分钟后,念完讲稿,他回到座位上,看看坐在身边的魏东和哈文昆,两人脸上都很平静。

    大会到此就算结束了。主持会议的张嘉缑宣布散会,哈文昆站起身礼让魏东和程可帷从后台出去,对匡彬说:“匡市长去看看吧,我陪几位领导先回宾馆休息。”魏东显然心知肚明,微笑着点头。程可帷也只好跟着一道走出会场后门。

    礼堂正面是个小广场。此刻,广场被上千人围堵得严严实实,几道白布扯起的横幅上写着保护国有资产、反对企业改制之类的口号,原来这是市外贸公司的职工在请愿上访。原本市委宣传部安排大会之后要在广场上举办一场文艺演出,盛装准备着的小学生们被上访者冲得七零八落,不知所措地躲在角落里,已经搭起的演出舞台也被上访者占据着,很明显,演出泡汤了。

    匡彬脸色发青,站在会场通向大门外的二厅里。市公安局长姜大明已经被他找来了,他也有些发慌。哈文昆让匡彬出面处理,匡彬本想到门外与上访职工直接见面,可是办公厅的人和姜大明都反对。闹事的人正在火头上,即使面对面交涉也谈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碰上一两个蛮不讲理的主儿,很可能让当领导的下不来台,那样可就太丢面子了。

    市外贸公司是有着五十多年历史的大型国有企业,早些年是本地区效益最好的单位之一,那时,能在外贸公司上班是件非常荣耀的事,被看做是端上了“金饭碗”各级头头脑脑的孩子和家属,争着抢着要往这个单位钻。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外贸体制改革的深化,对外贸易由国有企业独家垄断变为放开经营,外贸公司如日薄西山般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特别是随着民营腾鳌集团异军突起,更是把它挤兑得赢利空间越来越小,从前年开始竟然掉进亏损的深渊。半年前,哈文昆主导在全地区进行企业转制试点,第一个选择的标的物便是外贸公司,拍卖招标牌子一举,大大小小的买家都盯了上来,毕竟这是一家老牌外贸专业企业,虽然眼下经营不景气,但广泛的客户网络和丰厚的人脉关系,成熟的运营机制,上百名行业技术人才,以及大量固定资产,都足以令人垂涎,于是省内外有二十多家主营对外贸易的公私单位或部门表示有兴趣,其中便有腾鳌集团。拍卖当然是要在公开公平公正的旗号下进行的,但哈文昆其实已经暗示过,要争取让腾鳌集团吃到这块肥肉,从扶持地方经济的角度看,哈书记的主张没有人说不对,有油水也不能流到外人口里嘛。但外贸公司员工却坚决反对,主要原因,用匡彬的话解释,那就是“国有情结太浓”躺在国家身上吃现成的吃惯了。他们提出的要求只有一条,收购外贸公司的,不能是民营企业,收购后,职工的国有身份不能改变。卡在这样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上,改制进程便被搁置下来。地改市的决定下达后,哈文昆提议要加快完成这项工作,理由是不给新市委市政府留下尾巴,于是匡彬于两周前重新开会研究如何推进,风闻这次腾鳌集团占了上风,而外贸公司职工最希望出面收购自己的省外那家国有外贸集团则被排除在外。消息尽管未获证实,但足以令外贸公司上千名职工愤怒了,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请愿上访举动。

    其实事先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得到一些讯息,并且通报了市公安局,但姜大明认为问题不至于那样严重,所以没安排警力到会场警戒,这也是此刻他心里不踏实的原因,他知道匡彬一直对自己有成见,只是碍于哈文昆的关系才勉强让自己当着这个局长。这次事件处理不好,无疑会给匡市长留下把柄。所以他力劝匡彬不要出面,拍着胸脯保证会把上访事件妥善处理好。匡彬也的确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听他这样说,也就顺坡下驴,从侧门离开了现场。

    送走魏东后,程可帷向哈文昆了解外贸公司改制的情况,哈文昆大体做了些介绍,然后说,外贸公司经理正在人民礼堂处理上访善后,回来让他详细汇报。

    “现在的事,难办哪!程书记经历丰富,想必深有体会。”哈文昆感叹着说“比如这外贸公司改制的事吧,省外经贸厅和省发改委都表示支持,而且特别强调要突破所有制框框,在‘国退民进’方面有所创新,但群众就是不理解,反倒以为这里有什么猫腻。你没看网络上,那话难听着呢!这地方官难当啊,我可是尽了全力的了!上次景林书记来,我就对他请求,还是让我一退到底吧。可他就是不答应。”

    “哈主任千万别这样想,这么大的一个滨州市,得有您这样的老同志担当脊梁骨啊,我想省委肯定也是这样考虑的。”程可帷发自内心地说“改革本身就是一场革命,这是小平同志讲的,哪能没有难度?吃了五六十年大锅饭,冷不丁把饭碗敲碎了,谁也会不适应,没办法,只能慢慢做工作。”

    “程书记能这样理解我,我也就没有什么不平了。”哈文昆笑着说,又突然换了严肃的口气道“既然是改革,肯定会有阻力的,这一点,我在班子会上早就给大伙儿打过预防针。但咱是共产党员,对老百姓有利的事,阻力再大也得办啊!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这是党的宗旨,只要大多数人满意,有那么三五个反对的也无所谓,过后他们会明白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了,哪件新事物出台是一帆风顺的?关键是咱当领导者的,心里要有杆秤,要有主心骨,不能因为一点点阻力而动摇。”

    程可帷赞同地点头,心里多少感觉他有点倚老卖老,像是在给自己上课。但他说得确实有道理,或许他是怕自己在这场风波面前胆怯退却,有意给自己鼓鼓劲?想到这里,程可帷正色说:“哈主任放心,过去地委决定下来的各项大事,我都会认真去落实,用句现成的话说,那就是:‘按既定方针办。’这么大一座城市,又是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绝不能朝令夕改,总要有个政策的连续性嘛,不能搞一个县令一个章程。这一点,我打算在周一的常委会上再次加以强调。”

    两人又谈了许多。程可帷向哈文昆介绍了自己准备优先抓的几项主要工作,其中包括借助外贸体制改革的机遇进一步拓宽对东北亚各国贸易的渠道,抓住听涛苑小区二期三期工程的示范效应,加快廉租房的建设速度,申请省里资金资助以重新规划城市建设格局,概括起来说,就是要造就一批有实力的大企业集团,安置一批住房困难群众享受安居工程待遇,打造一条具有滨海城市特色的商贸物流街,通过这三大举措,力争用两至三年时间,彻底改变滨州市的落后面貌。

    “很好,非常好!”哈文昆由衷地竖起大拇指,半开玩笑地夸奖道“到底是年轻人,有闯劲,比我这老朽气魄大!看来省委选人选对了!说实话,程书记进入角色真够快的,这才十来天,就胸有成竹了。”

    不待程可帷谦逊,他接着说:“你放心,我虽然到人大了,也要充分发挥立法机构的作用,坚决支持你干好这三件大事。说句掏心窝的话,其实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啊!”话语里充满了感情。程可帷心里热乎乎的,深受感动。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