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6

    鲸鱼湾绵长的海岸线横亘东西,远离港口的鲸尾岭三道沟四面坡,原是一片丘陵地带,除了稀疏零散地住着一些渔户外,沿着起伏的山地全是大片的松林。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平日里没有多少人来往,可是数年前腾鳌集团买下这块地皮后,于先鳌又投资修建了高等级公路,昔日荒凉的山沟里才逐渐热闹起来。腾鳌山庄是腾鳌集团的总部,外人极少能进到里面,于是岭上岭下都显得有些神秘,高大的围墙门禁森严,一进大门,迎面便是那座仿白宫形状的圆顶小楼。于先鳌的办公与起居处就在三楼正中那间也是椭圆形的大房间里。这是整个园区视线最好的一套房间,面对着鲸尾岭通向集团大门的公路,远远地还能看到海面上的点点帆影。

    腾鳌集团是靠做对俄贸易起家的,外界传说于先鳌已经有十亿身家,但看他本人却是个地地道道的谆谆长者,一副和蔼可亲的慈祥形象。此刻他刚刚用过早餐,正站在窗前把玩手中那两只硕大的核桃球。窗下的小广场上,矗立着一尊高高的不锈钢雕塑,那是一只昂首向上气势磅礴的巨鳌。据说鳌是龙的九个儿子之一,龙生九子各不同,鳌是龙头龟背麒麟尾的合体,一向被视为真命天子的化身,北京皇宫门前的华表上和太庙门口都有它的影子,甚至连女娲补天时也曾“断鳌足以立四极”可见其地位的尊崇。渔民家庭出身的于先鳌打小随父亲出海时就迷信这种动物,后来在临海外贸公司当了几年业务员,下海单干后,自然也就把公司的名称与自己名字中的这个“鳌”字合二为一,连公司大楼也起名“鳌宫”用来表达对事业“龙升鳌腾”般的祈求。

    一大早哈苏莫打来电话,石榴抓起听筒,不客气地问他有什么事。哈苏莫非要于伯伯自己接。这两年来,除非必要,于先鳌已经很少亲自接听外人的电话,一应事务大都由石榴代为处理,他也有意要培养这个养女尽快独当一面,但这个电话他却不能不接,因为这是哈公子的电话,于公于私,他与哈家的关系都非同寻常。

    “于伯伯,您不出去吧?我有事要找您,马上到您那里去,行吗?”

    怎么能不行呢?于先鳌笑着说在鳌宫等着他,又关心地叮嘱他路上慢些开车,他知道那小子好玩飙车。

    石榴蓝色的眸子里飘过一丝不满,嘟起嘴道:“嘴倒是甜!找你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想敲竹杠!”

    房间里温度有些高,于先鳌解开白市布家居衫的领口纽绊,笑着责备石榴说:“女孩子呵,就是少见识,不像是做大事的样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要拿得起放得下,不为一时一地的得失而上心,你就是学不会。”

    “老爸,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都三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石榴半是撒娇半是认真地叫道,接上于先鳌的话茬说“这半年,公司可是亏损经营呢,上次打点姓贾的出走,又花了一大笔,现在账面上没有多少活钱啦!”

    “我心里有数。”于先鳌神情笃定地说着,手里却没停止转动,那两只用来调节指腕筋脉的核桃球相互摩擦,发出咔咔的响声。

    不到四十分钟,哈苏莫的宝马x5便虎虎生风地开进山庄。一身名牌的公子哥手里摇着车钥匙,风度翩翩地出现在于先鳌面前,问过于伯伯好,他先拿石榴开涮了:

    “几天没见面,石榴姐越发迷人了。于伯伯,您这民营企业养着这样一只金凤凰,多叫人家屈才呀!我若是外交部长啊,准把石榴姐外放去当驻俄罗斯大使,那时候呀,中俄关系肯定会是铁上加铁的!”

    石榴给他用托盘端上一杯茶,顺势在他额头轻弹了一下:“贫嘴!今天早晨喝蜜水啦?”

    于先鳌问候了哈苏莫的爸爸妈妈,然后转入正题,果然不出石榴所料,哈苏莫说想从于伯伯这儿临时串一笔钱,尹七七想买一台车,她自己看好雨燕了,可那是台小车,才七万来块钱,都是哈家的人,开出去也丢脸哪!所以自己想给她买一台稍好些的,车行里刚进了一台保时捷双门轿,要四十万,琥珀蓝色,特漂亮,送给七七姐开正合适。

    “钱不是问题,可是你爸爸知道了,会同意吗?”于先鳌仰靠在沙发上,笑着问。

    聪明的哈苏莫答道:“若是别人给买,老爷子肯定不会同意的,但要说是于伯伯资助的,老爸即使生气也不会拿我怎么样,是吧,石榴姐?”

    “小鬼头!”石榴也笑了,戏谑道“你这花心大少是不是看上你七七姐了?那么标致的美人儿,花上四十万,不多。”

    “说什么呢?石榴姐,我生气了哦——七七是我姐呢。”哈苏莫居然红了脸,像是被人看穿了心事似的。石榴说:“瞧瞧,被我说中了吧?姐弟恋,现在时髦着呢!”

    于先鳌打断石榴的调侃,说集团财务现在都由石榴掌管,这点子小事不须他这个董事长来定,让哈苏莫和石榴商量着办。石榴说,虽然现在公司资金紧张点儿,但事关哈公子能否赢得美人心,再困难也要办,成人之美嘛!于是她领着哈苏莫去转款。临出门,于先鳌对哈苏莫说,腾鳌集团收购外贸公司的事,市政府一直没最后拍板,这回来了新书记,恐怕要出麻烦,你回去问问哈书记,是不是应该催一催匡市长。哈苏莫痛快地答应了。

    石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叫来财务总监,吩咐他给哈苏莫开了一张四十万元的承兑汇票。

    “听着,把七七追到手了,可别忘记我这个大媒人哟!”石榴不怀好意地笑道“只是我替七七委屈,你这花花公子,外面少不了拈花惹草的,迟早有一天会把人家一脚踹了的。”

    “石榴姐,说真格的,你说七七她能不能看上我?”哈苏莫一本正经地问道“我真的喜欢她,可是她对我却不感冒。”

    “那你喜欢她什么?她是个农村姑娘,除了长得靓,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呀!”

    “我也说不好,可我就是喜欢她,现在如果有几天见不到她,就想她。”哈苏莫认真地说。

    石榴一眼不眨地望着哈苏莫,忽然发现这小伙子并不像想象中的贵公子那样滥情,心头不禁生发出几分柔软,良久,站起身来,像个长辈一样抚抚哈苏莫的头发,轻声说:

    “女人是容易被感动的,只要你是真心对待她。”

    看着哈苏莫跟在石榴后面走出房间,于先鳌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眉头一点点蹙了起来。这段日子,他在表面上一直做出一副轻松洒脱的样子,可内心的压力却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

    哈苏莫虽然是个纨绔子弟,思想却比较单纯,于先鳌是看着他长大的,从心里也一直很喜欢他。这小子不时上这里讨点花销钱,于先鳌每次都能满足他,是心甘情愿地满足,而且绝不伤及他的面子,也从来不对哈文昆提及。在于先鳌看来,这是顺理成章的事。两家虽说算不上世交,但打从参加工作起,于先鳌就和哈文昆在一个单位共事,哈文昆一直给他当上级,彼此间的交情也说得过去。哈夫人不止一次托他给儿子介绍对象,他也认真动过心思,无奈哈苏莫玩心太重,不管介绍什么样的人,从来不曾认真处过。有一天,哈夫人看到石榴,忽然动心了,打来电话打听这洋妞儿有没有主儿,于先鳌吓了一跳,连忙说人家马上就要结婚了,打消了那老太太的念头。他知道,哈文昆对自己身边这个混血儿养女也有好感,只是他无论如何不可能让石榴成为哈家的儿媳妇,这里的缘由,别说哈文昆夫妇,甚至连石榴自己都不知道。

    下海闯荡二十多年了,于先鳌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拜哈文昆所赐。在中国当生意人,如果没有来自官场的支撑,连一天也混不下去,更别说发财了“官商一体”也可以算是“中国特色”之一。但哈文昆对腾鳌集团的扶持却是公开的,而且是光明正大的,临海地区经济落后,很重要一个原因是经济多元化程度不够,而国有经济发育不良,本身孱弱,民营经济又没有强大实力,形不成规模,所以始终跟不上全省高速发展的步伐。在这方面,哈文昆有着惊人的洞察力,很早就看出不把民营经济搞上去,国有那一块也无法盘活,于是在地委会上大声疾呼要加快开放搞活的力度,用省内最优惠最灵活的政策招商引资,力争在短期内扶持几家有一定实力的民营企业集团。这个思路不仅在本地区大受好评,连省里都给予肯定,省委书记亲自在相关材料上作了批示,要求省报予以宣传。于先鳌就是借助这股东风,乘势而起,靠着政府行政力量的支持,在几年时间里把一个零打碎敲只能到俄罗斯跑单帮的个体小公司发展成为集商贸、进出口、机械加工、房地产开发、远洋运输为一体,包容农林牧副渔各行业的企业航空母舰。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在哈文昆任地委书记的十年里,腾鳌集团受益匪浅,业内业外公认的是,没有哈书记,就没有腾鳌集团,而且哈文昆在地委领导企业挂钩制度中也是选择的腾鳌集团作为自己的联系点。

    哈文昆对腾鳌集团的偏爱人所共知,但却没有人怀疑这其中有权力寻租的成分。哈书记的清廉同样人所共知。他的内弟曾打着他的旗号向腾鳌集团推销水泥,虽然油水不大,哈文昆得知后,仍然指示工商和税侦部门予以查处,并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将小舅子关了十五天,理由是他并没有营业资格,属于从中“勾兑”谋利。报上公开报道这一案例后,哈文昆还在地委班子民主生活会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