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5

    程可帷推开朝东的窗户,嗅到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海风味儿,惬意得很。这间办公室原来是哈文昆的,面积不小,但陈设却很落伍,办公桌还是老式的“两头沉”早些年政府机关里办公设施的配置是有严格等级标准的,这种两端都有抽屉、桌面宽大、制式庄重的办公桌足有两米长,是专门配给市一级领导使用的,只是随着岁月的打磨,油漆已经斑驳,桌面上也布满了沧桑,与眼下那种南洋红木打造的老板台不可同日而语。大概是因为滨州市的经济发展水平的确低于周边地市,这座原地委办公大楼也显得很陈旧,五层高的楼体连个罩面都没有,冷眼一看,给人一种沧桑寒酸的印象。

    来到滨州已经十天了,程可帷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材料,别说走出大楼,就连到机关各个部门转一转这样的例行举动也没有,这令很多人觉得意外。那天他由丁忠阳和乔磊陪着从塌楼现场来到这间办公室,哈文昆和匡彬已经等在这里了。同为地市主要领导,此前在省里开会时他们经常相遇,彼此之间很熟悉。哈文昆说,卢部长早晨打来电话,说程书记今天到任,按说自己应该亲自去迎接,可是新楼盘剪彩脱不开身,更糟糕的是,让程书记刚上任就撞上这样一件丢脸的事,真让人下不来台。匡彬接上话说,初步调查结果是地质原因,这种事虽说算不上百年不遇,也有一定的不可抗力,政府那边会全力处理好善后事宜,不会给程书记带来麻烦。程可帷隐约感觉到,这位匡市长似乎不希望自己对这起事故知晓得更多,更不愿意让市委书记介入处理。

    第二天,程可帷与市级领导成员集体见面,大伙儿算是认识了,其后他又分别和哈文昆、匡彬谈谈话,其他副职就没再个别交谈。哈文昆表现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态度,笑着说这回你正式到职,我这肩上的担子也就可以放下了,真怕这个非常时期出什么大事,不好向省委和景林书记交代啊!

    “哈书记”

    哈文昆严肃地制止他:“可帷同志,不要再这样称呼哦!——一个市委,是不能有两个书记的!哈书记已是过去时了,你叫我文昆同志最好,如果觉得不妥,场面上也可以叫我哈主任,虽然我这主任还要经过人大选举才算数的。”

    “哈书记过于较真了。您在党内任职比我资历老得多,在您面前,我只能当个小学生。”程可帷认真地说。

    “一码是一码,党内也是要讲规矩的,规矩不能破坏。”哈文昆坦率地表明态度,很快转换了话题“我今年已经五十八了,照省委不成文的政策,是应该退居二线的,之所以让我转任人大,我心里有数,省委是考虑地改市是件大事,你又是新到任,需要有个老同志帮衬帮衬。我这主任也是过渡而已。可帷同志,在党内工作了一辈子,应该怎么样走好这最后几步,我心里有数。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干,有什么新思路新点子就放心大胆地去落实,不要顾忌前任地委的老框框,也不要考虑我的面子。我是个老党员,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你。”

    哈文昆说得很实在,程可帷听了颇为动情,情不自禁地紧紧握住他的双手。

    对工作交接,哈文昆并没有谈得太多,理由是不想给程可帷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不过他当面吩咐乔磊,把近三年地委和行署所有文件都给程书记送来,同时要随时为程书记当好参谋。

    通常一个新领导上任,尤其是主要领导,都要在第一时间与班子里其他同志广泛谈谈话,程可帷的做法却相反,开过见面会后,除了哈文昆和匡彬,市委副书记,副市长,纪委书记,人大几位候任副主任,政协主席,副主席,他都没再找。每天早晨到办公室,晚上就回到鲸鸿宾馆住处,除了乔磊,就是秘书刘廷新见他的面比较多。于是不少人私下里都分析,这个新书记可能不是个太容易接近的人。

    来滨州之前,省委书记王景林和省长向世群以及卢雅宣和魏东分别向程可帷介绍了滨州的大体情况。与哈文昆和匡彬交换意见后,又看了大量文件材料,程可帷脑子里逐渐形成一幅比较清晰的图画。原地委和行署抓的几项主要工作,从宏观上看着力点选的还是正确的,他意识到,按照省委“明确思路、稳步推进、开拓创新、注重实效”的方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借地改市的机遇,把经济转型、经营城市、改善民生三件大事切实抓好,而最关键最紧迫的任务是,尽快确立建设东北亚外贸中心区的总体思路,抓住鲸鱼湾港二次开发这个龙头,整合国有、民营、个体对俄日韩贸易资源,打造环渤海黄金海岸线,以此来带动滨州市一二三产业全面振兴。而前任班子其实已经在这方面有了初步规划,不需要他这个新书记再进行大破大立。想到这一点,程可帷暗自松了口气,似乎肩头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他不由得佩服哈文昆的经验丰富,成熟老练,至少在掌控大局方面,他的这位前任是驾轻就熟的,设立保税区就是个很有前瞻性的构想,一下子就把鲸鱼湾港的定位抬到“国际化”的高度。

    程可帷在窗前站了许久,回过头又环视一眼这间略显昏暗的办公室。一幅半面墙大小的滨州地图挂在那里,从图上看,市委办公楼离海边不太远,而市政府却在城区的另一侧,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考虑的,两大首脑机关遥遥把守在城市两端。办公桌后面是一排书柜,哈文昆搬到人大去,把书柜连同里面的书都留下了,程可帷看了看,没有什么出奇的东西,倒是古玩文物类书籍杂志不少,看来这位哈书记对收藏有点兴趣。

    电话突然响了。程可帷注视着桌面,上面摆着三部颜色不同的话机,一部是外线,一部是机关内部的小号,还有一部红机子是直通省委的加密电话。发出铃声的是那部外线。他犹豫一下,抓起听筒。自他坐进这个房间,这部外线电话还是头一次响起。

    他注意到来电显示的是一个手机号码。可是他没料到的是,电话里竟然是蓝梦瑛。

    “您好,程书记!”蓝梦瑛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色彩。“有一个人想见见您,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现在?”程可帷有些意外,没想到蓝梦瑛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当然不是现在,时间由您定,在您认为方便的时候。”蓝梦瑛像是在说外交辞令“不过我认为早一些好。”

    这最后一句便不像下级对上级说话了,程可帷不由得想起两年前的蓝梦瑛,那时她总习惯在他面前使用这样的语气。他知道,此刻的她,流露出的却是一种无意识。

    “如果不急,我看还是过几天再说吧!”程可帷用商量的口吻说“我刚刚来,手头的事一大堆,需要先熟悉熟悉情况。”

    “那是当然,新官上任嘛,哪能不忙?”蓝梦瑛说“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在百忙当中拨冗赐见,毕竟这是一个老同志,早就等着您来,对您抱着很大期望。”

    程可帷心里一沉。老同志!以他的经验,大凡老同志提出的要求,多是与个人利益有关系而且往往都是比较棘手难于处置的。他不由得有些不快。明知自己是“新官上任”还要给自己揽这样一桩麻烦事,这蓝梦瑛真有些过分了。

    好像钻进程可帷心里,蓝梦瑛忽然放低声音:“程书记请放心,找您并不是要解决个人的什么要求,而是反映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与前任白专员有关的。”

    白逸尘!程可帷忽然心头一紧,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他没有料到蓝梦瑛会牵涉到这件事当中。而且这件事绝不应该是在电话里说的。

    他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梦瑛,不要再说了!这是你的手机吧?你先挂断吧,我会打这个号码找你的。”

    蓝梦瑛明显愣了一下,幽幽地道声“拜拜”收了线。

    程可帷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望望窗外,发现天色变得有些昏暗,风也大了。沉吟片刻,他打开随身的公文包,取出一封寄自海外的航空挂号信。那是从北京出来时,省委书记王景林亲自交给他的。写信人是白逸尘在英国留学的女儿。

    到一个新城市任职,工作千头万绪,需要他过问的事情很多。程可帷对省委书记交办的这件重要任务感到心头沉甸甸的。他一直没想好该从哪里寻找突破口,万万料不到的是,蓝梦瑛竟然也在介入这件事。她是媒体的记者,早些年在市报工作时,就表现出高度的新闻敏感性,对这类疑案感兴趣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她是受媒体指派还是以个人身份来关注这件事?而且这起事件与普通的刑事或民事案件不同,背后很可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甚至牵涉到一些令人想不到的人物,在这种情况下,轻率掺和进去便会有很大的危险性,以那丫头率性而为的个性和嫉恶如仇的脾气,搞不好,不但不利于查清事件真相,甚至会帮倒忙的。

    手里这封信,在程可帷看来,或许是一条插在炸药包上的导火索,只要碰到一点火星,就可能引起爆炸。所以,炸药包周围的人越少越好,能够接触到导火索的人也是越少越好。

    程可帷决定要努力说服蓝梦瑛,让她远离这桩危险,尽管对一个新闻记者来说,危险当中蕴涵着巨大的诱惑。

    蓝梦瑛怏怏地合上手机,忽然有些后悔,开始怀疑自己早先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那天与程可帷不期而遇后,她就提醒自己,除非必要,绝不与他谈及工作以外的话题。可是当程可帷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让她挂断电话时,她忽然感到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有许多话要对他说的。

    她看看手里这只宝石蓝色的三星手机,这还是自己二十五岁生日时,他作为礼物给买的,对了,现在自己使用的这个号码他很生疏,确实,来到滨州换了新号后,自己就没给他打过电话。

    蓝梦瑛独自住着一套双室房子,白天也作办公室用,外面挂着经济观察报记者站的牌子。她料定,程可帷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还是单身一个人。其实从结束短暂婚姻那天起她就打定主意,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能让程可帷知道这一点。

    天气阴晦,外面已经黑透了,蓝梦瑛却一点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