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黄碧云

    在一个病人与另一个病人之间,我有极小极小的思索空间。此时我突然想起柏克莱校园电报大道的落叶,以及加州无尽的阳光。是否因为香港的秋天脆薄如纸,而加州在我略感疲惫,以及年纪的负担的一刻,记忆竟像旧病一样,一阵一阵的向我侵袭过来。

    我想提早退休了,如此这般,在幻听、精神分裂、言语错乱、抑郁、甲状腺分泌过多等等,一个病人与另一个病人之间,我只有极小极小的思索空间。从前我想象的生命不是这样的。

    那时阳光无尽,事事者可以。

    最后一个病人,姓陈,是一个新症,希望不会耽搁得太久。我对病人感到不耐烦,是最近一两年开始的事情。病人述说病情,我漫无目的,想到一瓶发酸牛奶的气味,一个死去病人的眼珠,我妻扔掉的一块破碎的小梳装镜,闪着阳光,一首披头士的歌曲,约翰.列农的微笑,我以前穿过的一件破烂牛仔上衣,别着那枚x锈铁章,我母亲一件像旗袍的式样,自己的长头发的感觉

    "詹医生,你好。"

    "我如何可以帮你呢,陈先生?"

    病人是一个典型的都市雅痞,年纪三十开外,穿着剪裁合适的意大利西装,结着大红野玫瑰丝质领带。恐怕又是一个抑郁症,紧张,出汗,甚至梦游、幻想有人谋杀等等。我解掉白袍的一颗钮扣,希望这一天快点过去。

    病人突然坠入长长的静默。另一片落叶敲着玻璃窗。

    "我见过你的,詹医生。"

    "哦。"

    病人咬字清晰,声音正常。

    "在一间电影院,大概已是两、三年前的事。那时放映的是碧血黄花。你当时可能刚下班,穿着衬衣西裤,而且身上带一种药味。我已经记不清你的脸容,因为当时很幽暗,电影已经开始了。"空气渐渐的冷静下来,而且感觉冰凉。毕竟是秋天了吧,每逢我想起叶细细,我便有这种冰凉的感觉。

    那年我刚巧接到一个病人跳楼自杀的消息。他来看我已有五、六年,有强烈的自杀倾向,这次结果成功,我可以合上他的档案了。然而我的心情很抑郁,于是去看了一部60年代的旧电影,在幽暗的电影院里,碰到叶细细,她走过来,紧紧捉着我的手说;"是我是我是我。"我一怔,道;"是你。"她已经走了,依稀身边有个男子。

    "细细失踪了。"

    不知能否说叶细细是我第一个病人。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1970年。当时我还在柏克莱的医学院,在一次校内的反越战示威,警察开入校园,用水炮及警棍驱散示威的学生。我在拉扯间受了伤,头被打破,小缝了十多针。母亲知道我在校内惹了事,便到加州来找我,半迫半哄的把我拉回香港放暑假。我伤了头,逼得剪掉了长头发,母亲又扔了我的破牛仔裤,我只有穿新衣服,仪容便由此整齐了很多,母亲才敢带我去见她的朋友。母亲本来是一个小明星,年轻时跌宕不羁,后来嫁了我父亲,父亲死后,母亲继承了父亲几间制衣厂,也似模似样,算是有好下场,不过,她的旧友并不全像她这样幸运。她的一个金兰姐妹叫叶英,跟了一个黑人导演,到了美国,后来黑人扔了她,她带着一个混血的女儿,再回香港觅食,偶然在电视肥皂剧里当闲角,又到夜总会里唱歌,一夜被人奸杀。她的女儿当时在场,受了很大的惊吓,忽然患了一个病,便是不断的呕吐。叶英死后,母亲暂时顾她的女儿,把她带回家来,是个肮脏瘦弱的小女孩,皮肤微黑,头发是黑人那种蓬松,双眼非常大,如此静静地看着世界,充满了惊惶与好奇。她看见我,也不言也不语,忽然轻轻地碰一下我的手,拿着我的掌,合着,便在其中呕吐起来。我双手盛着又黄又绿的哆嗦物,酸臭的气味一阵一阵的袭过来,我也不期然的作呕。这个小女孩,九岁,在我手掌里呕吐,全身发抖。她的母亲被奸杀,而她只是静静而惊惶好奇的目睹性与死亡,我在此刻忽然记得殴打我的黑人警察的面容,是否因为如此,我差点亦要呕吐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细细。以后在关叶细细的回忆总是非常痛楚。

    那个夏天叶细细在我家暂住。佣人洗干净她,为她换上了碎花纱裙,头发束起,结一只血红大蝴蝶。叶细细待我,却有一种非常诡异的,近乎成人的性的诱惑的亲昵。她见着我,总拖着我的双手,小脸孔就埋在我双手间,如同在此呕吐,低低的叫我的名字:"詹克明,詹克明。"

    她从不肯叫我"哥哥"、"叔叔"或其他。她又要与我玩骑马,让我紧紧的抱她。晚上就哭闹,要与我同睡。我拗不过她,也就抚她的背,哄她入睡。她有时夜半会发病,浑身发抖,然后呕吐,呕得我一脸一身。渐渐呕吐的酸馊之气,成了我这个夏天的生活的一部分。隐隐的,犹如一种难以抗拒的刺激,细细又喜欢在我身边讲话。编很多的故事,小嘴唇如蝴蝶,若有若无的吻我的耳后。我反正心里没多想,也由着她,她又喜欢用小手抓我的背。

    夏日将尽,每天的阳光愈来愈早消失。空气蕴藏冰凉的呼吸。我也要收拾行装,返回柏克莱。母亲亦为叶细细找了一间寄宿学校,将她安顿,又为她掌管叶英留下来的一点钱财,一笔小钱,足够供细细上大学,算是尽了金兰姐妹的情谊。起程在即,我也不再与细细厮混,日间到城里买点日用品,几件衣服,行李箱,几件随身用的电器,先在家搁着,晚上又与几个中学同学聚旧话别。这天夜里母亲在姐妹家玩小麻将,佣人因丈夫生病,告了假。我回到家已经近深夜,家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园子里细碎的虫鸣,以及一片落叶,轻微清脆的的声音。我想细细已经睡了,便返回房间,开灯。灯没有亮,大概停了电。阳台有月色,淡淡地照进房间来,我挨挨摸摸,想找一个手电筒,忽然听到了伊伊呵呵的声音,同时一阵强烈的酸馊味,阵阵向我袭来。我站在房中央,轻轻道:"细细,细细。"也寻找呕吐声音的来源。走向了我的行李箱,并不见细细,但分明听到了声音。我打开行李箱,在衣服、电风筒、手提录音机之间,看到了叶细细,小猫似的伏在那里呕吐。不知是那种挑衅的酸馊气,还是那伊伊呵呵的的声音,我大力的拉她出来,喝她:"叶细细,你是男孩子我便打死你。"细细便看着我,在黑暗里,她黑暗的皮肤就只像影子——生命如影子。忽然她开始打我,不是小女孩撒娇那种,而是狠毒的,成年女子的失望与怨,抓我,咬我,甚至踢我的下体。我一手揪起她,狠狠的刮她的脸。她一直挣扎,以致大家精疲力竭,我浑身都是抓痕,她满嘴是牙血。月色却非常宁静而苍白。这血腥,酸馊,人的气息,在荒诞宁静的夜,令我突然想哭泣,我便停了手。细细还在挣扎,微弱的抓我,我便在我的药箱里,在针筒里注了镇静药。

    这是我第一次为她注射镇静剂。她没有反抗,只是非常软弱的靠着我,低声道:"不要走。"

    我为她抹脸,洗澡。她静静的让我褪去腥馊的衣服。在黑暗里我仍然看见她萌芽的乳,淡淡的的粉红的乳头,如退色纸花。我其实也和几个女友作过爱,但此刻看见她的孩童肉体,也停了手,不敢造次。镇静药发作,细细就在浴缸里,伏着,沉沉睡去。我轻轻的为她洗擦肉体,莫名其妙同时感到恐怖的亲昵。

    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她,同时想避开她。

    再见细细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

    那是一个秋天。我才知道香港有影树,秋天的时候落叶如雨。阳光渐渐昏黄与暗淡,年光之逝去。现在的我,与那个来自柏克莱,长了长头发的青年,已经隔了一种叫年纪的东西。年纪让我对事事反映都很平淡,虽然细细还能牵动我最深刻而沉重的回忆,但我只是淡然的问我这个"病人":"她又怎样失踪的呢?"

    "我们住在同一层楼宇,两个相对的单位。我没有她公寓的钥匙。她坚持要有她私人的空间,我只好尊重她,但我连续几天按她的门铃,总是无人接应,我又嗅到强烈的腐烂气味,心底一寒,便报了警。消防员破门而入。她的客厅很整齐,跟平时一样。书桌上还摊着一本尤兹里斯,不知是什么作家的书,只是她很喜欢读。桌上还搁着咖啡,印着她喜欢的深草莓口红。只是客厅的一缸金鱼全死了,发出了强烈的臭味。她的床没有收拾,床边有一摊呕吐物,已经干了,但仍非常的馊臭,令我作呕及登时流汗。家里的杂物没动,不过她带走了所有现款、金币及旅行证件。"

    "有没有反常的物件呢?"

    "唔桌上还钉了一大堆聘请启事:接待员、售货员、金融经理,其实对她没用,她是个正在行内窜红的刑事律师"

    "她是自己离开的,陈先生。"

    "但不可能。她是这么一个有条理的女子钢铁般的意志,追一件案子熬它三天三夜每天游泳,做六十下仰卧起坐,绝不抽烟。她不是那种追求浪漫的人"

    "叶细细是一个可怕的女子。她的生命有无尽的可能性。"

    我再见叶细细,她已经是一个快十三岁的少女,手脚非常修长,胸部平坦,头发扎成无数小辫,缚了彩绳,穿一件素白抽纱衬衣,一条淡白的旧牛仔裤。见着我,规规矩矩的叫:"詹克明。"她仍然不肯叫我"哥哥"或"叔叔",我见得她如此,亦放了心,伸手抚她的头:"长大了好些。"她忽然一把的抱着我,柔软的身体紧紧与我相巾,我心一阵抽紧,推开了她。

    当年为1973年,我离开了燃烧着年轻火焰的柏克莱大学城,心里总是有点怅然有所失。我回港后要在医院实习,并重新考试,学业十分沉闷。香港当时闹反贪污、钓鱼台学生运动,本着在柏克莱的信仰,我也理所当然的成了一份子:没有比自由更重要。那天我在同人刊物的大本营,相约与同志往天星码头示威,抗议港英政府压制言论自由。港英当局发了通牒:谁去示威便抓谁。在去示威的途中,我缚了头带,手牵着同志的手,右边是吴君,左边是赵眉,迎着一排防暴警察,这时候我脑海里漫无目的,想到了柏克莱校园一个黑人警察打伤我以前的表情,约翰.列农的音乐,大麻的芳香气味,叶细细的呕吐物,她萌芽的乳,及加州海湾大桥的清风。记忆令我的存在很纯静,我身边的吴君,此时却说:"他们都走了。"我回身一看,果然身后所在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们数人,面对着防暴警察。

    他们开始用警棍打我们了,在血腥及汗的气味里,我想起了叶细细。

    在关她的联想与记忆,总是非常痛楚。

    她与母亲来拘留所看我。母亲怕我留案底,自此不能习医,因而哭得死去活来。细细只站在她身边,一眨一眨她的大眼睛,微黑的皮肤闪闪发亮,肩膊有汗,如黎明黑暗的一滴露珠,她一直没作声,离开前紧紧的捉我的手。

    回家后我得卧床休息,整天头痛欲裂,吴君和赵眉偶然来看我。赵眉是一个温柔羞怯的女子,来到我家,总是拘拘谨谨,反而是我逗她说话,只是她总来看我,携着百合、玫瑰、郁金香,先在我房里坐得远远的,慢慢的坐到我床沿来,有时念一首她写的诗。我握着她的手,感到了着实的亲密温柔。我也首次生了与一个女子结婚的意思。

    细细还在寄宿学校,偶然回来。一个周末下午,赵眉来看我,走的时候就在客厅碰到叶细细。我听得声响,便想到客厅里作介绍,但已听得细细在问:"你是谁?你为什么来看詹克明?"我到客厅里看见赵眉,非常惊惧而无助,细细双眉挑得老高,在打量赵眉,赵眉匆匆低头说:"我先走了。"便风似的去了。

    细细和我在客厅对坐,她戴上黑眼镜,点一支烟而我头痛欲裂。空气如水,静静的淹没。她良久方问:"你爱她吗?"我十分烦恼,不禁道:"为什么女子总爱问这样的问题。"她忽然走近我,扯起我头上的绷带,咬牙切齿地道:"你好歹尊重我们一些。"然后她放下我,收拾她的手提大袋,回到房间去。细细毕竟长大了,不是那个在我手掌里呕吐的小女孩了。我竟然有点若有所失。

    细细后来失了踪。我的头伤痊愈,细细的学校打电话来,发觉细细离校出走,已经二、三天。母亲现在老了,很怕麻烦,想脱掉叶细细监护人的身份,正跟校长纠缠,我立刻四出寻找叶细细,赵眉陪我,去哪里找呢?城市那么大,霓虹光管如此稠密,连海水也是黑的,密的,像铅,城市是这么一个大秘密。这时我才发觉,我根本不认识香港。

    我找遍了细细的同学,一个女同学透露:一个男子将细细收容在一间空置的旧房子里,在深水埠我和赵眉便踏着弯弯曲曲的街道去找她,而我又不慎踩到了狗屎,几个老妓女在讪笑。吸毒者迎上来向我拿十块钱。单位在一间铁厂的阁楼。晚上铁厂在赶夜班,一闪一闪的烧焊,"哗"的着了一朵花。我踏着微热的铁花,感到眼前的不真实,便紧紧的捉着赵眉的手。赵眉也明白,安慰道:"一会儿便好了。"

    单位没人应门,里面一片漆黑。外面是天井,可以从进口跳入单位去。我叫赵眉在外等我,便贼似的猫着腰,潜入单位里面。我立刻嗅到熟悉的呕吐物馊味,这种气味,让往日的日子在黑暗里回到我眼前。外面是惨白的街灯。我叹一口气,道:"细细。"在黑暗里,看不清细细的黑皮肤,但我知道她在。一会一个修长的影子迎上来,紧紧的抱着我。她全身发抖,肠胃抽搐,显得非常痛楚。细细脸上有明显的瘀痕:"为什么呢?细细。"我低低的说。细细抱着我,在我耳边微弱地道:"我爱你,詹克明。"这是我所知道的,最荒谬的爱情故事了。我抱着她,惨白的灯光照进来,像一盏舞台的照灯。她在我耳边道:"你可以爱我吗?"我只好答:"你知道吗?你有病,叶细细,让我照顾你一生,我是你的医生。"她道:"但你可以爱我吗?"我只重复道:"你有病,叶细细。"细细竟狠狠的咬我的耳朵,痛得我不禁大叫起来,外面的赵眉立刻拍门。细细又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我只好打她,趁机开门给赵眉,二人合力制服了她。

    那夜我又为她注射了镇静剂,自已却无法成眠,便到客厅里。打开阳台的门,看山下的维多利亚港,半明不暗。我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被捕之后,同志纷纷流散。赵眉和我只变回普通的情侣,她甚至喜欢弄饭给我吃。我将来会是什么呢?一个精神科医生,每天工作十六小时。我的一生是否如此完成呢?我只是十分迷惘。此时细细静静的走进客厅来,坐在我面前。我不理她,继续抽我的烟。

    她抱着她自己,也没动,巨大的黎明就此降临了,从远而近。细细慢慢解掉她的睡袍。她的声音很遥远而平淡:"他们就这样解掉妈妈的衣服。"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细细的裸体,非常非常的精致,淡淡巧克力色。细细又拿起我的手,轻轻的碰她。她的脸、她的肩、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