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我们干点什么吧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耐心地在楼面上跑来跑去,看领导的脸色,用温存的语气请求是不是能够快一点点。

    平日里她们也很寂寞、也很忧愁,虽然这种忧愁与我的忧愁是不一样的,但她们还是愿意与我聊点什么,时装、新品种的小零食、便宜面巾纸、化妆水、卫生纸,诸如此类。她们通常就是要搞一些新意思出来引人注意,其实小道消息在她们看来也事关重大,她们大概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我继续抄材料。

    “地道口你总认识的吧。”

    我下班要路过她们所说的那个地道口,我想也许那儿出了车祸,也许有什么工程施工要绕道走。我停下笔,问:“出了什么事?”

    “有鬼。”她们说。

    “你们不能在市委宣传部的办公室里说这种话,我们正在加强宗教管理、破除封建迷信活动。”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这话,我清晰地听到组织部长的皮鞋声音从走廊那头走近来了。

    她们嘶嘶地笑,象一群年轻的母鸭子。“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她是那家厂的出纳,火起的那天晚上,她冲进去抢了一些帐簿出来,然后她打了火警电话,然后她已经跑到地道口了,但她又想起来了还有一些人正在车间里打扑克,她马上又跑回厂里,她把那伙打得出神入化都不知道着火的人都叫了出来,这个时候她又想起来楼上还有一些重大的东西要拿,便上楼去,结果,烧死了。”

    “完了?”我说。

    “完了。”她们回答。

    “没有什么了?”我说。

    “还有什么呢?”她们疑惑:“只是,他们都不承认是她救了他们。他们都说,我们是自己知道着火了跑出来的,我们根本不知道她还在厂子里。女孩子死后,每天晚上他们路过地道口的时候就感受到她的鬼魂,她象风一样追逐着路过的人,向他们诉说自己的后悔,她的叹气象风那样一直追逐到出了地道口才消失。他们都吓死了,不敢再从地道口走,每天都绕着走。”

    “她一定是后悔的,如果她一直跑到地道口也没有想起来有什么东西没抢出来,她继续跑,直到跑回家,定下神来喝一杯水,她一定没事。但她活了二十年,从来也没有碰上过这种大事情,她想都没有想到过会有着火这种事,她居然镇静地想为自己的厂抢一些什么出来。她的尸体抬出来的时候已经烧成黑焦焦的一小段,她的妈妈哭得眼泪都没有了,只有她一个独女,刚刚学校毕业,全靠她了。”我们沉默,想像那个女孩子的模样,然后她们下楼去了。我们都是懦弱的女人,虽然我们分歧很大,但我们都是女人。

    下班,我收拾东西,把自行车推出来,我仍然路过地道口,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因为我的心里面没有什么心事,我不认识她,我没有鬼存在的想法。只是那些大人们为什么不承认这个小女孩做的一切呢?我只觉得风吹起来很冰凉,好象是说话的声音,所以他们就认为是那个女孩的声音了,还是他们心里面有鬼所以鬼就真实地存在了呢。

    我能够做什么呢,我想我同情她吧。我应该在这个季度的十佳好事上把她评上去,报纸上也会有大报道出来,但是季评十佳和见义勇为是办公室里另一个干事的事情,我不打算自己找点事情出来做。我想应该很快把这个鬼忘记掉,很多人都希望把这件事永远地掩盖掉,我又与她素不相识。

    我仍然在每一个梦中跑步,但是从来我都没有跑赢过,我疲惫、沮丧、心力憔悴,我什么都没有赶上。醒过来我就想这是为什么,我有良好的面孔和身材,单身,家境富足,父母恩爱,我在机关单位上班,而且顺利地通过了公务员过渡考试。总之,我没有压力,一点都没有,我从来都是幸运的,做很多梦大概是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

    五

    (此段已改入儿童文学跑)

    六

    小鱼说她病了,但是我看见她胖了,气色也很好。

    她仍然聚精会神地描一盘水果,玻璃器皿,华贵、色泽美白,里面盛着四时鲜果,我猜想如果她没有享用过这些东西,那么她一定会把它画出来,

    “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睡着过了。”她说。

    “你恋爱了?”我说。

    “我有过谈恋爱谈得一个星期都不要睡觉吗?”她反问,神情严谨。

    “你有心事?”我说。

    “我所有的心事就是他们不出我的画样,但是我已经解决掉了,我把给他们的画都拿回来了。”

    我想像不出小鱼为什么会睡不着觉,我无法想像,如果是我,压力只会让我更加甜蜜地睡去,然后醒过来用更充分的精神去应付它们,我会解释、挽救,我就象一只绿色的虫子那样勤奋和软弱,我不愿意相信事实。

    “怎么开始的?”我只能说点实在的。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只是要赶那幅画,你看见过的,有很多花的那幅。我只想着只要一点点只要一点点就能在今天赶出来,我一直画到四点钟,然后我去睡觉,但是我发现我睡不着。”

    “你兴奋?”我说。

    “不,不我一点儿也不兴奋,我只觉得空荡荡。我还以为是一般情况,我们以前都有过的,是吧。但是从那个晚上开始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你失眠了?你颠倒过来了?白天睡觉晚上睡不着?”

    “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我是说我白天睡不着,晚上我也睡不着。”

    “那不是很好吗?”我笑:“你精力充沛,头脑清醒,你可以利用一切时间了,白天画行画赚钱,晚上可以创作。你的时间会很富裕,而且你不觉得累。”

    “是,我是不累,但我怕,这样的情况已经一个星期了,而且要是一直持续下去呢,我想我会受不了的。”

    “去医院好吧,配点药吃,你可以用我的病历卡。”

    “他们只会对我说原因是身子和脑子太疲劳了,不要多想事情,要多找点营养吃,而且要多休息,他们只会这么说。”小鱼马上反对:“其实我想什么呢?我要想什么呢,我什么也不想,我只是一门心思地画,你知道的。”

    “当然,当然我很了解。”我频频点头:“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小鱼我知道你不想瞒我,但你的确是有什么事,你自己还意识不到。”我想开导她,虽然我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我是小鱼唯一的朋友。

    “每个人都苦恼,当然我也苦恼。”小鱼说:“你知道吗?你不知道的,你在机关你不明白这些事的。”

    “我们同年,而且我们很要好,你要承受的我都要承受或者已经承受过了。”我想努力往小鱼靠拢。

    “是,我们俩个都在一天天地长大,以前我们不需要顾虑这些东西,但是现在我们二十多岁了,我们算是成年了吧,你明白吗你不明白的。

    他们可以说我的功底太差,素描底子没有打好,可是我的作品已经摆出去了,有眼睛的也都看到了,他们又能找出一些什么出来呢?除了我是一个女人我有什么呢?”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谁?”我问。

    小鱼苦笑:“我也不知道。”

    “你是在为想象中的对方烦恼,你都不知道他们是谁?”

    “这只是一种感觉,感觉而已,但是他们存在。”

    沉默。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从来就没有鄙视过小鱼的画,我们是朋友。我们寂寞,寂寞苦不堪言,除了我和小鱼,我相信整个城市里我们都找不到可以与他谈真情实感的人。我相信我们都是流行中的小女人,我们聪明、美丽,但首先我们自己会否认那是感情,我们自取其辱。

    “她们成立了女画家沙龙。”小鱼说。

    原因就是这个了。我放松心情叹了口气,说:“沙龙?已经过时了几个世纪了。”我笑:“小鱼你在乎吗?她们不把你当一回事?”

    “我在乎。”小鱼说。

    “你比我都要知道她们都是些什么人,她们沉浸到柴米油盐中去了,她们前店后厂,感觉良好,她们有纵横交错的一切,你没有,除了年轻你什么都没有,但是你比她们年轻整整一代。她们大概没有你勤奋,而且她们总是会说我们画不出作品就是因为我们有家庭孩子,家务事妨碍了创作,而你没有负担,所以不需要认可你的勤奋,这是应该的,她们都是你的老师。”

    “她们有生活,而我没有。”小鱼说。

    “你想找几个男人睡?”我说。我发现我失败了,她好象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各种各样不计其数,我没有办法,小鱼带着我绕圈子,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我也有问题,我在开导别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所有的问题就在于我们很在乎,第一,我们认为自己是女人,第二,我们认为了自己是名人。

    小鱼哭了。

    “我天真到以为这些都是小事情而已,直到我去看那个画展,我遇到了我一直爱慕的画家,但他总是回避我,怕和我站得很近,怕与我说话,一直到后来我才看出来,他是怕我粘上他呢。可是,我只有二十二岁,我怎么会那样做呢,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我以为我会悄无声息地画,我一直以为我画是我私人的事情,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交谈,窃窃私语,而我天真得一无所知。我称呼每一个人老师,我讨好他们,听他们说话,记住他们的教导,我心里想老师都是希望年轻的学生能出成绩的。”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小鱼说话,我只能说:“起初你是一幢房子,但它只是一幢房子,房子里面没有什么,它是暗的,但是现在它有了光,它是一幢有了灯光的房子,有亮光的房子自然是会有人来注意到的,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便从地上拿起石头来砸你的门、玻璃,你坐在房子里不安心,你把耳朵贴紧在门上很仔细地听,你听到了风声雨声石子声,但是他们只是拿石子砸你的门而已。你马上就开门,把你门前的那堆垃圾统统搬回家去,你坐在垃圾中间,清点里面有些什么,你想从垃圾中找出点宝来,虽然这些垃圾影响了你,让你睡不着。”

    “我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失眠,失眠只是那个偶然事情的发生,我说过了,我只是为了要赶那幅画。”小鱼坚持:“我没有半点埋怨的意思,他们轻轻地敲门,关怀你,与你谈心,教会你一点东西”

    “小鱼,如果他们踢开门闯进来了,你也有应付的方子吗。”

    “我没有。”小鱼黯然,眼泪僵持在美丽的眼眶里:“你知道的,这是我的全部,我有多珍惜这种感情,所有的一切,我不想失去这个圈子,你知道我看重这些。”

    “小鱼现在你的脸上都是锅灰,你洗了一遍又一遍,你把整个脸都用清水洗得发白了,你大喊大叫,我脸上没有灰,我很干净。你喊了一遍又一遍,接下来你会继续喊,你们看我只是个女孩子啊,你们看不出女人和女孩子的区别吗?小鱼你错了,你想改变已经败坏掉的风气吗?你太高估自己了。”我心里发酸,我相信我比她还要难过,小鱼在我面前装出坚强,其实我们都一样懦弱。小鱼是我唯一的朋友,就象我是她唯一的朋友一样,我们相依为命。

    “晚上你留下来好吗,你看我真的睡不着。”小鱼说。

    我看座钟,已经很晚了,我知道回去就要被盘问一番,做详尽的解释,不管怎样,我都得走了。

    “小鱼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住在外面过,当然小鱼你也一样,我还得回家去。”

    我扫视满屋子小鱼的画,打算帮她拿到桉叶的画廊里去卖,不知道桉叶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七

    我喝茶,看报纸,发现了有关桉叶的报道,副刊头条,标题大气到托起明天的辉煌之类,说的是桉叶的创业史,我没有想到桉叶也会俗套到请人为他作传宣扬一些什么。短短的一年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频频出入各种慈善捐献会,他收购某规模庞大的物资公司,开新闻发布会,我终究是不明白男人做一桩事的确切想法,何况他又是上一辈的人物。

    他是不是已经认可了他自己的地位,他以为自己就是渗入到高层去了吧,这是他一直梦想的,他实现了?我有隐隐约约的担心,我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就象是造一幢楼房,我看见桉叶飞快地建起一幢十五层高的美丽大厦来,风平浪静。

    尽管我们年轻,我们容易接受新事物,但我们还是认为建造楼房应该是一年建一层,桉叶他们也许会嘲笑我们手工作坊,我们应该满怀激情地去闯荡吗?和他一样?虽然我们年轻,也许我们目光短浅,我们还是想稳稳地走路。我们抓住了一匹马,我们小心翼翼地抓紧了缰绳,我们不想有一天那马象炸狂了一样狂奔开去,我们骑在上面阻止不了又下不来。

    八

    凌晨五点了,我打电话给小鱼,我希望她是睡着了,我想如果电话响了三声我就马上挂掉然后愉快地睡去。但电话响了一声她就来接听了。

    “小鱼你睡着了吗?”

    “没有。我吃了安眠药,可是我的精神还很好。”

    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小鱼的声音听来很清晰:“你看,还是这样,我仍然睡不着。我一直在想,过了两点我没有睡着我就要死了,过了两点了,我没有死,我就想,过了三点我再睡不着我就死了,可是过了三点我还没有死,一直到五点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死,但我还没有死,现在我一直在想,还是睡不着的话,我真的就要死了。我陷进无边无际的恐惧中去了,我闭上眼睛,我就看见我在跑。”

    “你赶火车吗?”我说:“和我一样。”

    “不,我不是要赶车,我只是不断地看见有人要杀我,一路追杀,所以我跑,我累了,但我不敢休息,我一路跑,为了逃命而拼命地跑。”

    小鱼说:“我不想跑了,我要死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