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花下绣芙蓉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众人听得此言,大为吃惊。

    慕容桀对子安道:“还不赶紧地上去救人?”

    子安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礼亲王一眼,休克?

    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发生错乱,他方才是说了休克两个字。

    休克,不是中医的用词。

    还有,刚才听他分析的什么角度方位之类的,总觉得从一个古代王爷的口中说出来有些怪异。

    但是,她觉得自己的猜想有些荒谬。

    如今,也不是考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子安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前拔出门房小厮胸口上的簪子,簪子被拔出之后,血液溢出,子安早准备了手绢摁住。

    伤口不大,且也没有对准心脏的位置,可以看出,下手之人除了没有常识之外,还绝对不是一个懂得武功的人,因为簪子没有刺穿骨肉,只是伤了皮肉

    刑部尚书亲自上前检查,但是没有耽误子安治疗。

    子安之前就对他进行电击,让他从休克的状态中醒过来,但是却在气户,云门,中府下针让他无法动弹,就连眼皮都不能睁开,可他的意识是清醒的,能清楚听到每一个人说话。

    如今子安在他人中穴,百汇穴再施针通了经脉,子安道,“他一会便会醒过来。”

    与此同时,刑部尚书也检查完毕了,道:“他有挣扎过的痕迹,指甲曾在岩石上刮过,双脚蹬地,大家可以看看他的指甲和鞋头鞋跟,都是有摩擦的痕迹。”

    众人看过去,果然见他的指甲有破损,其中有两三只还染了血迹,鞋头和鞋跟也有磨损,应该是蹬地或者是抵住假山石头而产生的。

    这意味着,有人掐住他的脖子。

    西门晓庆面容灰白,他悄然地隐退在人群中,想偷偷地溜走。

    但是陈柳柳一手揪住他的衣领子,“敢跑我便把你双脚掰到头上去。”

    西门二夫人梁氏见儿子被陈柳柳揪住,情急之下,厉声呵斥,“你这个野丫头,放开他,敢伤了他我要你的命。”

    顿时,如天兵降临一般,十二个装束一样的男子顿时出现在梁氏的面前,仿若一道屏障,把梁氏堵得节节后退。

    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凶狠的表情,梁氏也是个泼辣子,丝毫不怕,冲老太君叫道:“陈太君,你看你陈府的人,是想吃人吗?”

    老太君稳坐如泰山,连眉目都不抬,抽着烟袋冷冷地道:“你都有杀我孙女的心了,他们吃了你有什么奇怪?莫说他们,便是老身都想啃一口。”

    正如慕容桀所言,陈柳柳是陈府的掌上明珠,是老太君心尖上的人,怎容得有人恶意欺辱半句?

    梁氏气结,“你这是护短。”

    “陈家一向护短,你现在才知道吗?”老太君淡淡地吐着眼圈,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指尖轻轻地拨了一下烟灰,说不出的痞气。

    “王爷,您一向讲究规矩,莫非您也不管吗?”梁氏被陈家兄弟’S逼得又退后两步,急忙尖着嗓子对礼亲王道。

    礼亲王想了一下,然后心平气和地问:“管什么?”

    “他们要动手打人。”

    礼亲王看了看陈家兄弟,又问刑部尚书,“打人者如何论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