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副总的凄奴路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室交谈,而艺廊营业时间是从上午十一点开始。

    他先将拟定的活动企划书交给他们过目,关于欲将她设计的商品与画廊近期画展活动做联合参展事宜,很快便达成合作共识,之后再针对细节进一步做沟通。

    接着,他将自己初步挑选饼一些认为适合展出的包包、皮夹款式给她看,当场询问她的意见。

    安语婕翻看他打印出她历年的设计型录,就他圈选的品项,与坐在一旁的罗文骅一起讨论。

    “这些过季商品还要展出吗?”她纳闷问道。他挑选的是从她第一年就挂名副品牌生产的包包和皮夹。

    olsen.j无论主品牌或副品牌,除了几个经典款之外,几乎是采限量发售。

    新品一年推出两次,就像时装一样,分为春夏与秋冬两季。当季商品往往在下半年新品推出前就销售完毕,过季商品就算再受欢迎,也不会再次制作贩卖,是以这品牌的包包有收藏与增值的价值。

    关天旭看着她,点头说道:“当然要。就算已经没有存货,样品应该也还留着吧?我的构想是当成艺术家回顾展,这也是olsen.j-ann在台首次个展。每个创作阶段,都要有一、两样代表作品展出,让对你、对这品牌陌生的观众,循序渐进完整认识你和你的作品,而最后当然是主打新一季商品,届时现场能贩卖的也只有当季商品。”

    比起他原就计划做为主展览的画作,他似乎更看重她设计的包包,彷佛是把她的作品当成是自己负责的画家般,认真慎重的做宣传。

    接着,他便见前妻和罗文骅就他圈选的品项,认真再做筛选。

    罗文骅与前妻靠得很近,两人一起翻看型录,他的手指这指那,手臂不时与前妻相贴触。

    他看着看着,竟觉得有些刺眼。

    “我出去抽根烟。”他起身说道,心情莫名有些闷。

    安语婕抬眸看他,微讶。以前的他并不会抽烟。

    “不用今天就做出选择,明后天再跟我确认也可以。”尽管临时加展,距离原订的活动时间有些紧迫,但也不是要匆促就赶鸭子上架。

    不过他真正想说的是,他希望他们快点离开,只要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想讨论得多热络都可以。

    他步往前方落地窗,推开玻璃,踏进阳台,掩上玻璃,微微倾身向前,倚靠着栏杆。

    他从上衣口袋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夹在指间,用力吸一口,吐出一圈白雾。

    他微瞇着眼,望着上腾的袅袅烟雾,视线有些迷蒙,而他的心,似乎也被一层迷雾笼罩着。

    他好像很在意前妻跟罗文骅的互动?

    原本只单纯想跟她当朋友,想为过去伤害她的行为表达歉意并做些弥补,但每每跟前妻碰面,他的心似乎总会出现不明骚动,令他逐渐感到迷惘。

    安语婕望着站在阳台、正在吞云吐雾的他。

    她怎么会觉得他的背影有股落寞和惆怅?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她不由得心生在意。

    由于要讨论联合参展事宜,所以接下来几日安语婕与罗文骅密集来关天旭的艺廊做细节讨论。

    她发觉,每当三人交谈到一半,关天旭总会先起身离开片刻,去阳台抽根烟再返回。

    今天开会结束,关天旭跟他们一起下楼,罗文骅先走去附近停车场开车过来,而关天旭陪她等待,表示他稍后也要去耀天集团一趟。

    现在他虽然将重心放在自己经营的艺廊,还是需要常去自家集团总公司帮大哥处理不少事。

    “你烟瘾这么重?”憋了几天,安语婕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重逢后,她跟他没有长时间相处,而每次来开会也顶多一个小时,他中途却都要要出去抽根烟。

    “还好,不是每天都会抽。”

    “怎么这几天抽这么凶?替我办展让你压力很大?”若非他坚持而为,且罗文骅要她理性站在公司立场做考虑,她不会接受他的帮忙,筹措这桩联展合作活动。

    “没那回事。”他淡扬唇角澄清,这烦闷另有原因,可是他无法向她坦白。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她忍不住又问。

    心下其实想直接开口要他戒烟,毕竟那不是健康的习惯,但她跟他已无关系,不该干涉他的私事。

    “离婚后。”他轻描淡写的回道。

    他也不太确定何时开始抽的,只记得离婚后,曾有一段时间思绪很紊乱,他曾有的压力,没有因为离婚而挪除,反倒承受了更多,之后,他又被逼着进自家集团工作,只能再次以工作填塞一切,等他意识到时,已不知不觉有了抽烟的习惯。

    每当心绪烦闷,他便会吞云吐雾,抬眸静默望着烟雾漫上天空,缓缓散去、消失,只有这个时候,他的脑袋可以暂时放空,烦闷的心情也能稍微舒缓。

    直到他在自家集团稳住位置,他的表现得到家人和旁人的正面赞许,终于有余裕和心情,再重拾自己的兴趣,甚至重拾画笔,他才逐渐远离香烟,会拿出它的机率愈来愈少,只不过还是随身携带烟盒。

    而这几日,他的抽烟次数远比过去几个月加总还多许多。

    他烦闷的缘由,是因为屡屡看着前妻跟罗文骅互动亲密,笑语交谈,这让他出现迷惘和疑惑。

    是不是,他对她其实有感情?

    或者,只是见她身旁有护花使者,才横生像小孩般想争抢糖果的幼稚念头?

    不多久,罗文骅的车到来,他再次目送前妻坐进对方的车子离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