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asifon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熙在电话里说:“遥,你过来好不好”我看看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熙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大一样,她应该是出什么事了。

    我披起大衣走了出来。现在是秋天,夜里的空气格外的凉。我摸出车钥匙,才记起几天前已经把车子送去打蜡了,要明天才能取回。我走在路上,这条路在黑夜里显得很冷清,除了时不时擦身而过的汽车,几乎是没有行人。远处天空里的星辰在很疲惫的闪烁,等待着天亮。我裹紧大衣,拦了辆的士,直奔熙的住处。

    熙果然没有锁门。我轻轻推开门进去,客厅里的东西乱作一团。熙果然出事了。我大声喊熙的名字,好半天没有人答应。后来听到浴室里传出水声,我叫:“熙,是你吗?出了什么事?”熙在里面有气无力地答应:“没有。我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一会就出来,你先在外面等会。”我弯腰去收拾散乱在地上的东西。那是一些照片,不知为什么熙把它们从相册里全倒了出来。有一张,我看到了,那是熙和炜杰的合影,那还是我帮他们拍的。熙靠在高大的炜杰身旁,小鸟依人,很幸福的模样。炜杰一脸阳光,露出一点笑容,邪邪的。

    炜杰是我十几年好兄弟,我们从小学就认识了,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是在一起。熙是炜杰的女朋友,也是我们大学时的同学。炜杰是随父母调动工作而来到南方的北方人,个子很高,性格也十分开朗,总是喜欢带着邪气的笑,受到很多女孩子喜欢。那天炜杰和我在校园里走路,熙从前面路过,熙一头长发,没有什么别的修饰,有一种很干净的气质。炜杰等熙走远了,对我说:“遥,你看,她做我的女朋友合适不?”我笑:“先别把大话说完了,行动到了再说。”

    结果一个星期后,炜杰就和熙走在一起了。炜杰带着熙来找我。“遥,这位是熙,哈哈,你以后要叫她嫂子啦。”炜杰说的话让熙的脸变得很红很红,我看见熙低下头的样子,想到了一句词:轻锁玉颦眉,相思两依旧。

    熙是个很温柔的女孩,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向炜杰发过任何脾气。熙总是一副楚楚让人怜的样子,让每个见到她的男人都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她的冲动。熙曾经对我说她喜欢高高大大的炜杰,还有他的笑。对于我,她说我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可其实我哪里不懂了,只是有的时候我更宁愿让自己糊涂着

    我、炜杰和熙,很快在无是无非的生活中过完了大学的最后一年。我们都毕业了。我在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里找到了一份较好的工作,结束了我当学生的生活。熙也被招聘到当地的电信局上班。炜杰考了托福,正在申请美国的大学奖学金,他想出国留学。

    炜杰对我说他一定要出国,只有在外面拿了学位回来才能够有所作为,才能够找到好的工作,才会有钱,给熙带来幸福。炜杰说当他告诉熙自己要出国时,他知道熙会很难过,熙哭了,他抱着熙说:“熙,你等我,等我一两年,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炜杰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也有点哽咽了,炜杰说:“遥,我们从小在一起都是好兄弟。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熙,她太需要人保护了。请你好好帮我照顾她。我会回来,赚了钱我买辆车送给你。帕萨特,怎么样。”我知道炜杰是在故做坚强开玩笑了。我说:“炜杰,你交待的事我一定会好好去做的,你在国外放心地学习,早点学遥归来我这做兄弟的脸上也有光。不是吗。”

    炜杰在半年之后就出国去了。我和熙去机场送他。我看到炜杰提着行李跨过安检门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忧郁。我似乎觉得炜杰走过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站在相隔千里的异国他乡了,相伴多年的好友突然间就分隔大洋两岸。熙哭了,在炜杰的背影消失后,熙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熙很伤心,那脆弱的声线如游丝一般随时都可以被掐断。我拍着熙的肩,安慰她。熙突然抱过来,抱着我继续哭:炜杰你一定要回来啊伟杰!

    机场大厅里人来人往,我站在那里任凭熙把她的泪水倾泻在我的衣服上,一动不动,木偶一般

    “遥,你在吗?我要出来了,你先走开一会好不好。”熙此刻在浴室里叫我。我点上一支烟,走到了客厅的阳台上。外面还是很冷,我猛吸了几口烟。天空中的有些云朵被地上的路灯光映遥了暗橙色。如同化不开的回忆,一层一层飘浮着。

    我想起两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夜晚。我刚刚辞去了一份在报社当记者的工作,开始做起自己的事业。过去的那段时期我换了好多单位,做过电台编辑,当过记者,搞过平面设计很多朋友都让我随他们一起去别的城市发展。然而我没有离开,因为熙还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经过几番努力打拼,我现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有了属于自己的汽车,在全市最豪华的波茵花园买了自己的房子,每当我开着这辆银色的帕萨特驰骋在公路上时,我就会想起炜杰说过的那句话:帕萨特,怎么样。

    想到这里,我突然间意识到今晚的事可能是与炜杰有关。炜杰,他在美国怎么了?

    熙在客厅里叫我进去,我看到熙穿着米白色睡衣,头发乱乱的垂下来。熙的神色很不好看,脸容很憔悴,像是精神上受了很大的打击。熙招呼我坐下,又忙着要去倒茶,我说:“熙,不用了。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炜杰出了什么事?我看到你好像忧心仲仲的。”熙就停下来,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一字一句地说:“炜杰,他现在,要在美国结婚了。”听到熙的话,我拿在手上的烟掉在了地上。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我问熙:“怎么可能,怎么会呢,炜杰不是会回来的吗?他怎么可能在美国就结婚!”熙对我苦笑,手上递过来一封信,说:“这是我今天收到的。”那信是炜杰写来的。炜杰在信上说他可能不会回来了,他要结婚了,新娘是他在那边导师的女儿,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国女孩。我拿着信,我真不敢相信这会是炜杰写的,我的好兄弟炜杰,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的心里一阵难过,有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他叫我照顾他的女朋友,可他自己却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熙!我用力把信往地上一甩,骂到:“炜杰,你这样对得起兄弟吗?对得起熙吗!你真不是人。”

    熙又哭了起来。熙这次哭得特别痛苦,让我听得也特别痛苦。我没法安慰熙,在她的哭声中我一支又一支的点烟。我想,熙实在太可怜了。

    第二天我把熙送到了医院。前一天晚上熙哭着哭着就昏过去了。我吓了一跳,一摸她的额头,很烫。在医院检查出她患了重感冒,伴有高烧。我把熙安置好,就去了她的单位替她请假。电信局的领导很好说话,签了字看了证明手续就办好了。我道了谢谢出来,有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叫住了我,说:“你是她的男朋友吧。她是个好女孩,工作又认真,人缘也好。你平时要多多关她嘛,怎么都病遥这样了才送医院。你们年青人要学会照顾自己,怎么能够这样粗心呢”我猜想这人应该是熙她们部门的领导,怕他说起话来没完没了,连连说谢谢走了出来。在路上,我回想起刚才那人说的话,虽然多是在批评我,心里却很舒服。

    我坐在熙的病床边给她削苹果。我削苹果的技术特别好,不仅削得快,而且那苹果皮不会断,一圈圈的连在一起。我刚刚削完一个苹果的时候熙就醒了,她看到我坐在旁边,说:“我昨晚的事没吓着你吧。我的身体一向就不好,总是头昏。”我说:“那当时还真的吓坏了,我还以为你不过没事就好。医生说你得了重感冒,还检查出你有点贫血。我买了好多水果,多补补吧。”熙很勉强地一笑,咬了一口我刚才削的苹果,对我说:“遥,我怎么觉得你还是像个孩子一样。你的苹果还是削得那么好。”我睁大眼睛看着她,笑着说:“真的吗?那我再给你削一个。”“再给我削一个吧。”熙也睁大眼睛看着我,淡淡地说。

    再给我削一个吧。

    这句话我也曾听炜杰说过。有一回我们同学聚会一起唱卡拉ok,大伙都在争着抢麦克风一展歌喉。我却没什么兴趣,一个人坐那席间削苹果,我削了一个又一个,削得又快又好,不一会所有苹果就有一大半被我削了皮。我以此为乐,静静坐着看炜杰他们大吼情歌。熙当时也在里面。熙唱歌时很认真,虽然嗓音不是很好,但唱起来也很动情。炜杰和熙对唱了一首情歌,那是那天聚会我印象很深的一首歌。他们唱的是那首让我取暖“别太晚,别太乱,别太烦,告诉我有没有人让你取暖。谈情感,谈孤单,谈平凡,虽然所有相聚都可能面对离散”炜杰唱完了一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