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alixu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下午吃过晚饭后,和女友坐在楼旁的长椅上看了一会儿书。天气渐渐地有点暗了,就准备回宿舍。刚走到楼下,就看到了一大群人在吵吵闹闹。我是一个不爱看热闹的人,就想着早点离开,还要回去看书写论文呢。但是女友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隐隐约约听说一辆车撞住了一个学生,大家因此愤愤不平。突然有一个头发已经发白的老师,大声地指责保安。我原以为是这个老师撞住了人,还不承认呢。心想这还了得,在校园内白白地撞了人,就这样不疼不痒地过去吗?后来才知道这个老师也是出于正义在批评保安没有作为呢。

    周围的同学越来越多,可见这事已经引起了同学们大大的不满。过了一会儿,几个保安把一个女的请到了保卫处。于是我也和几个同学跟到了保卫处,大约有十几个人,向保卫处的人说明事情发生的经过。我于是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下午五点半吃饭的时侯,一辆“晋”字打头的车撞了一个同学。这个同学想让他道歉,那人却骂骂咧咧,说现在的学生真没有教养,他不但不道歉,还在那里推推桑桑。同学们都看不过,于是大家围了起来。但是他还是一副蛮横的态度。过了一会儿,这个男司机和一对女的就去兰惠公寓吃饭去了,大家也没能拦住他。

    保安只好把剩下的一个女的带到了保卫处。大家都认为应该由肇事的司机过来道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惜这个小小的要求一直都没有解决。保卫处的外面站着同学,希望快一点解决,大家都没有吃饭呢。

    可是对于一个弱小的学生来说,我们能够依靠的是什么呢?只有保卫处的人了。可是事情没有象我们天真的愿望那样简单。六点半到了保卫处,结果,我们就在外面傻傻地等待。带进保卫处的这个女的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车里坐的可能是她的上司。于是她就在那里耗时间,争辩说根本就没有撞着人。大家要求肇事的司机过来,可是她装模装样地打电话。七点钟,八点钟,八点一刻,八点三十分,大家实在是十分地生气,谁有这样大的派头,在校园里撞了人,还若无其实地去吃饭。听说是一个来自xx教委的访问学者,我就不清楚了,他是来学习的还是来参观的,开着自己的车,在校园内横冲直撞。

    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如果他不来道歉,我们是不会离开保卫处的。保卫处的人也真会想办法,没有直接通知肇事的司机,而是通知了这个被撞的学生所在系的团委书记。这个女教师来了以后打着官腔说事情会解决的,大家现在安心地回去,等待好消息。我这时感到很悲哀,事情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只是等来了这样一个空头的承诺。同学的要求很低很低,就是让肇事者过来当面道个歉而已。

    一个在校园内住的五十多岁的人也实在是看不过去,也一直陪着大家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后来又来了几个人,找到学生说不要受一些人的鼓惑。其中一个老师开始查我们的学生证,我感到十分地不理解,就是一个陌生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会要求肇事者来道歉,况且我们是受害者的同学呢?我实在是无话可说,我们忍饥挨饿,只是看一个公正的结果。大家相互不认识,可是我们有权利要求肇事者来道歉。可是老师根本不关心学生撞得怎样,只是说不要轻易地相信他人的花言巧语,做不利于学校大局的事。我一阵阵地心寒。

    接着来的所谓头头们多了,就是不见那个所谓的访问学者。我根本想不通这件事与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些人为什么要为肇事者擦屁股。我们只希望肇事者道歉。

    再后来,老师告诉大家今晚这件事没有办法处理了,只有等到明天了,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案。可是大家没有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站着,没有走。

    已经是十一点钟了,我们还在坚持。终于一个人露面了,吃饱了,喝足了,玩够了,终于在几个老师的要求下来了,不过前面还走着教育学院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师。其中的一个学生为了留下罪证,拿出了相机,可这位老师一步蹿上来,夺过相机就向地上摔。老师,我们不应该侵犯您的肖像权,可是您为何而来呢?我们只是让肇事者道歉,正如您所说的,您在这里教了三十年的书,没有见过这样的学生。真的,学生给您丢脸了,在自己的校园被车撞了却保护不了自己。就在您大为生气的时候,还有人骂我们是无理取闹的一群。您提高了八度说:“这事与我无关。”可是您也没有必要为一个肇事者护航吧。事情太简单了,道个歉就完了,一个人足以完成了。您碰了一鼻子的无趣,您选择了离开,您忘了您来的目的了,不过您还是忙您的吧。

    相关的人员进办公室去了,我与受害者无任何关系,因此不能去听肇事者的道歉,只有在外面静静在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半小时又过去了,我们四个无关的人想不到一个道歉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但是能让他过来已经是我们的胜利了,我们还能祈求什么呢?

    时间定格在零点的二十分,人终于出来了。那个人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走了。那个被撞的同学向我们说:他最终没有正式地道歉,但已委婉地表示歉意,他的年龄和我父亲相当,可能他也知道错了,碍于面子吧!我已原谅他了。

    我已无话可说。我只想问一句,如果您的儿子被车撞了,您又如何做呢?

    后来保卫处长说,最终也没能让同学实现唯一的要求,感到很对不起。

    直到现在我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一位,我也没有必要认识。现在写下这些文字,我已经原谅了一切。

    我已经把这七个小时的一段经历当作小说来写了,您也把它当作小说来读吧。是真是假,我们都不要深究,不过如果您遇到不公平的事,一定要站出来维护正义。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