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两生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落叶缤纷,江采娉一袭红衣曳地的站在树下,平平摊开手掌,接住了一片被风吹下的树叶。

    葛竞舯远远的就望见了这道美人玉树的风景,笑呵呵的飞奔直上,呼得出拳一掌打在树干上。一时间,落叶如大雨般直泄而下,江采娉愕道:“你这是做什么?”葛竞舯傻傻一笑,道:“我见这树叶子落在你身上,衬着你的红裙子挺漂亮的,所以就哈哈!”江采娉笑得直打跌,喊道:“你这个傻子!”拍掉一身的树叶,她招了招手,唤道:“你过来!”

    葛竞舯直直的走了过去,江采娉挨进他怀里,柔声道:“大哥,你抱紧我,我觉得有些冷”葛竞舯依言环抱双臂,将她搂在了怀里,鼻端闻到她发稍间的阵阵幽香,只觉薰薰欲醉,直比他喝了五十斤烧酒还要醉人。

    两人正陶醉温存,远远的骆韶卿信步走来,他见葛、江二人亲热,不好意思打搅,正要绕道回去,葛竞舯突然闷哼一声,两百来斤的壮硕身躯竟仰天砰地摔到在了地上。骆韶卿大吃一惊,晃身掠过,但见葛竞舯腰间腹上,插了柄匕首,直没至刀柄。葛竞舯倒下时,双手犹呈环抱状,一脸的错愕与不置信。

    骆韶卿手按在刀柄上,想了想,终是不敢轻易将它拔出,怕葛竞舯一口气挺不住,当场毙命。他转头对着仍站在一旁的江采娉吼道:“你干么要杀他?”江采娉掠了掠耳鬓被风吹乱的发丝,反倒从容应道:“我杀他自然有我的理由,不必向你多费唇舌。作为一名职业杀手,你因心软而失手,这倒更应该好好检讨一番。”

    骆韶卿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番话来,吃惊道:“你到底是谁?”她笑而不答,那股子柔美直叫他看的分外眼熟,忍不住脱口叫道:“你是采婷!”江采娉道:“有些时候,你不用太清楚我是谁,对你而言,作为接线人的我只是一个代号,名字并不是最重要的。”

    骆韶卿怨恨道:“你到底是谁!江采娉?江采婷?还是娉婷?或者这三个人来来去去本来就都只是你一人?”江采娉淡笑道:“随你怎么称呼,我说过的,名字只是个代号,没什么意义。”

    骆韶卿只觉有种被玩弄了的受伤痛感,一丝一丝的啃噬着他的心。好半晌,他心痛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声长啸,腰间佩带的三尺青锋,龙吟绵绵,脱鞘而出,舞起一道寒芒,笔直的朝江采娉刺去。

    江采娉动也不动,剑尖快到触到她红色的衣衫时,她忽然伸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那动作幽雅的就像平日里她在抚琴,琴弦拨动,如玉珠落盘,叮咚有声。长剑“嗡”的声荡了开去。江采娉长袖翻飞,袖子在剑身上一卷,脆脆的喊了声:“撒手!”骆韶卿只觉有股热力自剑身上传了过来,片刻间叫他的掌心烫得炙手,慌忙撒手弃剑。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的兵器,陪伴他杀人无数的三尺青锋竟会被人两招内便夺了过去。

    这是什么武功?骆韶卿自问自己的武艺,在江湖上已可算是一等一的好手,却没料到今日才出手便栽在了自己的妻子手中。他更从来不知道,他的妻子,与他结发恩爱了三年的妻子,竟会得一身傲视天下的好武功。

    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像个傻子,呆子,十足的笨蛋。当对面的江采娉拿着那柄原该属于他的剑冷冷的指向他时,他觉着当真是万念俱灰,一时心寒,他闭上眼,直直的将身子撞了过去。

    江采娉吃了一惊,手臂一抖,那长剑叮叮当当断成无数截,落在了地上。她说道:“你就这么想死么?”骆韶卿睁开眼,瞧那花朵般明艳的容颜,更觉揪心,冷冷道:“你还要玩什么把戏?我和葛兄空有两双眼睛,竟是睁着一双瞎眼,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好恨,恨当初怎么没认清你的真面目!”

    江采娉轻轻一颤,道:“你后悔啦?”骆韶卿厉声道:“当然!”江采娉震动不已,脚步趔趄着向后退了一步,脚跟踩到一颗石子,脚一歪,险些摔倒,骆韶卿下意识的伸出手,扶了她一把。待到醒悟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倏地撤回了手,对着自己的脑袋直捶,暗骂自己是头蠢驴。

    江采娉却是嫣然一笑,开心道:“卿哥,你心里仍是关心我的对不对?我我好高兴!”顿了顿,续道:“我今日做的一切,也许你都无法明白,但你只要相信,我是绝不会伤害你的!”

    她抬起手,想像往常一样,去擦他额头的汗水。骆韶卿头一偏,让了开去,她的手僵在空中,满眼哀怨道:“卿哥!卿哥!为什么你不信我?难道你不知道,为了你,我便是舍了自己的性命,也甘愿呀!”

    骆韶卿厉声道:“莫要再多说那些无用的花言巧语啦,你以为我和葛兄都还会再上你的当吗?”江采娉叹了口气,突然转身向北一跃而下。

    骆韶卿吓了一跳,那北面便是悬崖,江采娉这么纵身跃下,哪里还有命在?一时心急,嘶喊道:“采婷,我信你!我相信你便是!”奔到悬崖边时,已晚了一步,江采娉身子疾疾坠下,红色的衫子尽在风中翻舞。骆韶卿惊得险险昏过去,但见那直直坠落的红影忽地一顿,江采娉右手已攀住根生在悬崖上的松枝。轻轻一荡,她顺势缓缓落下,下得数丈,又是攀了根松枝,如此接连借力使力,竟转眼没了踪影。

    骆韶卿从没见过世上竟还有这等高明的轻功,一时看得目瞪口呆,完全傻了眼了。

    那一击匕首插的很深,却没能立即要了葛竞舯的性命,他直直昏迷了三天三夜后,竟又醒了过来。

    醒来时,他见大姐儿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趴在床边,不禁怜惜的抚摸她消瘦的脸颊,虚弱道:“大姐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