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巴塞隆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送楚绮瑗回家之后,容朝安直接返回“伊甸圔”

    此刻,容家夫妇仍为了家中的事业在某个宴会场合与人交际应酬,容朝安的么妹容季嬅已经返家,但是她依然和往常一样,把公事带回家,熬夜工作。

    容朝安常常疑惑着,如此年轻的妹妹这么拚命地工作,没有约会,没有男朋友,没有自己的生活,究竟是为了取悦父母亲,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满足对事业的企图心?

    想到容季嬅,容朝安不禁感到一丝心疼。

    这些年来,容季嬅已经从一个自我期许甚高的大学生,蜕变成一个更加严谨的年轻女企业家,在这段破茧而出的过程里,她也逐渐显现出各种强迫症的征兆和症状。

    她把办公桌和家中的个人书桌收拾得像家具店里摆设的样品,所有的纸张必须像堆砖块一样整齐,所有的笔必须按照颜色和长度依序排列,如果她一时之间找不到某份想要的文件,那就表示若那天晚上没有找出来,她就不可能安睡了。

    这样的生活值得吗?这样的牺牲值得吗?

    容朝安想到邢家父子三人为了“防恐特煞”和东方a所作的牺牲,心中也同样萦绕着这个问题。

    对于家人,容朝安最放不下心的是弟弟容朝平。

    他突然又忆起今晚和楚绮瑗在车上的谈话,他们谈到关于“秘密”的话题。

    有一天,当他和楚绮瑗交往到某个程度之后,他一定会找个时间把爸妈和弟妹介绍给楚绮瑗认识,但是,他一直担忧着一件事,弟弟会变成他瞒着楚绮瑗的一个秘密吗?

    而他暗中对弟弟的纵容,又如何在不引发任何道德批判的前题下,摊开在楚绮瑗和她的父母面前?

    容朝安只简短地和容季嬅在书房里聊了两句,然后容季嬅便继续熬夜工作,接着,容朝安快步踱向容朝平的房间。

    “朝平?朝平?你开一下门好吗?”

    从门缝下,容朝安看见房里的灯光在他敲门轻唤之后,立即被关上。

    他有耐心且平稳地继续敲门。

    “朝平,我知道你还没睡,你开一下门好吗?-”

    几分钟后,房里的容朝平把门链拉开来,然后又打开了两道他自己加上的防盗栓,最后,他只把门拉开一条缝,让容朝安自己推门而入。

    容朝安一推开门,阗暗的房中,一股浓浓的化学性烟味首先扑鼻而来,夹杂着汗臭和脏衣物堆积过久的霉味。

    他微微皱眉,伸出手按下墙上的电灯开关。

    灯光一亮,眼前所呈现的景象只能用“劫后余生”来形容,整个房间像被窃贼翻箱倒柜过那般。

    容朝平的神智显得不太清楚,低声吼道:“关门,如果你不想让爸妈看见的话!”

    容朝安把身后的房门带上,极力想认出眼前的人就是他的弟弟。

    容朝平的一头乱发半覆在他异常皙白的额头和脸颊上,他那与容朝安像极了的浓密剑眉十分凌乱,无神的两眼空洞深陷,突出的颧骨更加显现出他脸庞的瘦削。

    他瘦骨如柴,肋骨明显的苍白上身并没有穿衣服,打着赤脚的双腿上只松垮垮地穿了一件脏兮兮的牛仔裤。

    容朝安实在不忍心再看着弟弟狼狈颓废的模样,忍住卡在喉间的一阵哽咽,半带斥责地低问:“你又吸毒了?”

    “不够,哥,永远不够!”容朝平烦躁地在偌大的房间内踱来踱去,就像一头即将大发雷霆的野兽。“我全翻了一遍,我找不到钱,找不到我的提款卡,连我皮夹里的信用卡都被妈收走了!他们是要我死吗?”

    容朝安作势要走近弟弟,却被他一手挥开。

    “朝平,冷静下来!也许忍一忍就过了”

    容朝平突然显得百般痛苦,扭曲着脸讪笑起来。

    “过了?怎么过?这种日子教我怎么过!”

    才说完话,容朝平突然弯身用两手抱住他皮包骨的腹部,他的脸上现出痉挛的痛苦,接着整个人跪坐在地板上,一阵又一阵地干呕,但是除了一些黏稠的液体,他空空的胃里根本吐不出东西来。

    容朝安一个箭步上前要撑扶着弟弟,容朝平忽然间像溺水的人一般,无助又狂乱地攫住他的手臂。

    “哥,痛好痛!”他凄厉沙哑地低声喊着。

    容朝安噙着泪水,用力把他抱入怀里,兄弟两人都跌坐在地上。

    他不断温和地安慰着弟弟“再多忍一下,也许就过去了”

    容朝平虚软无力地将脸贴靠在哥哥胸前,他的嘴角抽搐着,唾液不断淌下,有着深深黑眼圈的双眼很用力地试图睁开,但是勉强只能睁开一条缝。

    看着兄长,他神智迷乱地持续哀求着:“哥,我好痛苦,我快受不了了,哥,给我钱,我求你,不然我会从楼上跳下去!我好痛,哥!我求你,求你”弟弟是容朝安最大的弱点,他不忍心看着自己的血亲手足日夜遭受这种身心煎熬,也很气爸妈为了保全容家的面子和所谓的企业形象,坚持不把容朝平送去烟毒勒戒所接受治疗。

    但是,容朝安更恨自己,恨自己无法狠下心,因为他不忍看到弟弟全身痉挛地在地上乱踢、打滚,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背叛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向可怜的弟弟妥协。

    容朝安再次从口袋里取出皮夹。

    一瞬间,容朝平两眼一亮,宛若看见救世主,获得救赎。他贪婪地抢过容朝安的皮夹,胡乱地从里面抓出一把千元大钞,然后他把容朝安一把推开,趴在地上像条狗般地找来一件衬衫套上。

    容朝平在要奔门而出之前停了下来,悲喜交集的表情里暗藏着太多他内心中的矛盾和痛苦。

    他以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口水,丢下一句话“哥,谢啦!”便奔出房间。

    容朝平匆匆消失之后,容朝安依旧跌坐在地板上站不起来。

    身为“毒虫”的容朝平是容家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拿钱给弟弟去买安非他命和摇头丸的他,难道不也是容家的羞耻?他这是在减轻弟弟的毒瘾之苦,还是让弟弟越陷越深,落进无底的深渊?

    他算是个好哥哥吗?

    容朝安不禁觉得,人的这一生活着真累,出门要看门面,重视外表,进了家门还得担心在乎别人偷窥的眼光,要为了面子问题戴着自欺欺人的面具!

    容朝安无奈地以双掌蒙住了脸,一颗心为了弟弟而抽搐痛苦着,心想,像这种不可外扬的家丑,他又要如何向楚绮瑗坦白?而在这个秘密的背后,他更有着一生难以摆脱的罪恶感和自责内疚。

    不断涌出的泪水,纷纷从他的十指之间溢出来。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