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砸锅卖铁养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六月,边疆的太阳简直就是一团火球,因这热到连狗都躲到旮旯处吐舌头的天气,鱼小闲便操心上凉州水源的事情。

    这几个月,因着紫郧没有限制,她常在大小避事来回过话、家务无虞时,只要能赶在紫郧从大营离开还是去办事的时间点上回府,就带上遮帕,让随从护卫和婆子丫鬟跟着,也出门去。

    虽然王府的水从来不短她用,但是她发现官员后院与百姓家中,除了洗涤煮食外,其余他用都明显受到限制了。

    水口子不出水,就算极力挖掘再多的水井眼,也无多大用处。

    她看那老人家,就算有口水也要从嘴里省下来给孙儿喝,心里怎么都舒坦不了。

    是夜,和紫郧温存过后,原来昏昏欲睡的她忽然想到什么,睁开了眼眸,往他结实的胸膛偎去“我听狗剩子说每年在战场上逝去士兵的俸钱,都是您跟户部磨着差遣人送回去的。”

    “唔。”

    “我以前无知说的话,您就忘了吧。”当时还不知这位大人底细时,她曾在他面前唠叨朝中大臣、军中大将对身残或是因战事逝去的士兵不闻不问,导致身后留下来的父母子女生活艰苦,现在只能说自己真是井底之蛙,看见一小片天空,就自以为是全世界了。

    “狗剩子的嘴应该缝起来,太多嘴了。”见她穿着的月白色小衣,上头系的带子有点松了,露出半截膀子,就着朦胧的光线看去,宛如羊脂玉一般,透着晶亮润泽的颜色,乌丝披在枕头上,散发着薄汗和茉莉花的香味,不知怎么着,他又意动起来,左手环着她的腰,右手覆握着她的**,感受专属于她的体温和柔软。

    “若是户部不给,你哪来填补这无底大洞的银子?”

    知道他还想要,可鱼小闲今天也跑了大片的山路,有些疲倦,想说给他一点甜头吃便好,她把嘴凑上,他却含住了不放,从她两排贝齿的间隙探进口,勾起她的舌头厮缠,翻身,人便覆上了她的身子。

    “你这里,越来越好了,你就别动让我进去一会儿。”他低声诱惑着。

    说是一会儿,这事办得鱼小闲几乎要别过气去,恨恨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紫郧挑开她汗湿的额发,见她身子乏得连动也动不了,下床拧了温热的巾子来帮她擦拭过一遍,这才搂着她,掀起丝被将两人盖上。

    这女子能暖他的胃、他的心,还有他的身体,温热的身躯抱久了,他便不想再过以往那样的日子,那只有无边的寂寞。

    “我有盐引的路子。”见她已是昏昏欲睡,眼皮都盖上了,睫毛还颤颤的抖着十分惹人怜爱。

    “啊?”她眨了眨眼,努力清醒,眼底还有一片迷蒙。

    “京里有我的人,我用别的人头拿下来的盐引。”

    盐引和煤、冶铁一样,都是由朝廷管着,能拿到盐引的人平日过手的银子无数,是多少人抢破头都未必能拿得到的,再说了,打仗打的都是后方资源,一动就是金山银山、米山面山,后勤辎重,若是没有兵部、户部的双重关系,想打胜仗,还真得靠运气了。

    他的人脉如此之深厚,也难怪那位真正戍守边关的大将军胡不韦也对他言听计从。

    满朝的人都知道,就算你是公侯世家,只靠着俸禄吃饭,饿是不会饿死的,但想过得奢华却万万不能,因此,几乎每个大小家族都知道要置办一些产业生银子。

    她没想到就连紫郧这样的王爷,也是要另辟财源。

    但想到他有这么多的兵要养,王府的开销嚼用也要银子,且府里大大小小替他办事的人哪个不需要打点?没有银子,有再大的本事也成不了事。

    “如果你是为了府里的开销,就甭操这个心了。”

    “是得花银子的事,但不是这件。”

    这阵子他除了军营、公务,也在为着水源的事情到处奔波,回来已是倦极,不该再拿什务来烦扰他,但是她要说的这件事,至关重要。

    “你说我听。”

    “我发现凉州的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

    “本该是这样没错,但是在干燥与酷热的天候下,到处流动的井水很容易就被烈日给夺走,夏日比平时更为缺水。”谈到水,他不禁打起几分精神。

    “那么能否让井水在地下流动不要出来,需要它的时候再引水出洞呢?”凉州主要水源来自天山的冰雪融水,但是由粗砂砾层向下透的过程中非常容易流失,这让她想起和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齐名的坎儿井。

    紫郧支起一只胳膊,眼神晶亮了起来“你可以再说得更详细一些吗?”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如做一个地下引水渠道,将融化的高山雪水半路撷取,引入地下,穿穴而流,这样就能提供飮水和灌溉,夏季就不用再担心缺水的问题了。”

    每天看着紫郧为着这件事忙得眼睛里全是疲累的血丝,身为妻子的她除了供应他舒适的生活,也希望在这方面能帮上他一把。

    在赤luoluo的现实面前,哭泣和埋怨都毫无用处,只有如何生存和活得更好,才是需要面对的。

    紫郧一拳击在右掌上,一扫方才的困倦,翻身便要下床“我怎么没想过这法子?我去把所有的人都叫来,你把这方法对他们说一说。”

    每当他以为弄明白了她一点,转瞬间,她又成了另外的模样,让他不得不赶紧追过去,再次细细研究。

    他把房外歇在小榻上打盹的狗剩子叫起来,立马让他去知会汪管家,让他去敲钟,将整个凉州的大小辟员全都叫上。

    王府的钟除非攸关生死大事,不然平常是不会响的,汪管家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的敲了大钟,不用片刻,王府前该来的人都来了。

    “这就是拙荆的想法,不知道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女人的主意能顶什么用,还大惊小敝的把他们全都从被窝里挖出来,但细细琢磨,本来像蜂窝一样吵的声音少了一半。

    只见寒岁抱拳起身“这法子甚好,可否斗胆请王妃出来一见,详细将地下引水渠道说个详细?”

    西北的天色亮得晚,鱼小闲隔着屏风,亮起烛火,与在地的大小辟员和军营里的大小将军说分明,就连水利人员也都出席了。

    “这坎儿井不知道王妃如何想出来的,实在令下官们折服。”录事参军赞赏不已。

    “是老天爷托梦来的。”这是个信鬼神大过科学,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时代,她总不能告诉这些人她来自非常遥远的现代,在她的时代里,她说的这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着,是前人的智慧结晶,反而现下她无法解释的、说不出口的,全都推给天老爷,这样想追根究底也没地方。

    “老天爷泽被凉州啊!”有人喊了句。

    这神神鬼鬼的就此打住,这时,鱼小闲从屏风后让秋嬷嬷拿出几份她临时画的图纸,上头就是坎儿井的大略设计图。

    那井由明渠、暗渠、竖井和涝坝——也就是由地面管道、地下管道和蓄水池构成,如此一来就能将水源经由地下渠道引出地面作为灌溉。

    在场的所有人捋胡子的捋胡子,压眉毛的压眉毛,倶被那图纸上的东西吸引住了,大堂上此时竟是寂静无声。

    “这可得花费不少银子”

    有人说到点子上了。

    这坎儿井要真盖起来,不只一口,旷日费时不说,还需要大批人工,这么大笔的银子要打哪来?

    “我以为这笔花销可以让凉州的商户还有富户一起来分担,只要他们有拿出银子来,往后修的坎儿井只要邻近他们住家府邸就都算他们的,如此一来,他们拿钱出来的意愿就会提高。”她细声解释。

    这下,大堂的男人都再也不敢小觑她了,不管坎儿井也好,从商户的口袋中捞钱也好,都是他们这些堂堂五尺以上的男儿想也想不到的。

    今年冬天才过去,来年的开春,第一条从山上引入涝坝,可以直接浇灌田地的坎儿井完成了,而还有更多的渠道正在挖掘。

    开垦好的荒地上种上了葡萄嫩绿的幼苗,瞧着那沾着水露的小绿叶子,这些可都是他们来年的希望种子啊。

    西北的居民欢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