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砸锅卖铁养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这女人的确一点也不娇贵,她倔强,不会诉苦,很会逞强。

    他还记得几次血淋淋的情形,平时她隔三岔五总会往后山上跑,然后拉着一堆晾干的木头回来,有次他看见她难得大白天躺在炕上休息,而不是在外面拾掇那些木料,他问她是否不舒服,她淡淡的说劈木材的时候不小心割了手,有点疼但不要紧。

    她语气云淡风轻,面色如常,他以为不严重,可不严重她会休息吗?所幸当时不放心,仍找了大夫来。

    等大夫来了才发现她所谓的不小心割了手,是一道严重的砍伤,皮开肉绽不说,那一刀差点砍断了她的左手筋,当晚整个人甚至烧到了几乎是烫手的地步。

    还有一次她白着一张小脸从外面进来,脚一跛一跛的,问她怎么回事,她冲到桌前倒了杯茶水一口喝个精光后,喘了口气说不小心扭了脚,等去看了大夫,才发现她哪里是扭伤,拆开她随便捆着的布条,就看到她细白如笋的小腿上有爪子般的撕裂伤,严重到深可见骨。

    “她被狼爪抓伤了。”大夫肯定的说,并不高兴的瞪着他这个应该当家的人“你一个大男人怎能让妇道人家只身上山?”

    他没回嘴。

    是啊,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做到这种地步?

    田十四哪里知道鱼小闲是新时代的女性,独立自主,有主意、有定见,且她对于自己想做的事一向义无反顾。

    “木料不是足够你用了,你还上山做什么?”恐怕是不知深浅,深入到山里才招了狼。

    这些野兽一般都惧人,很少主动下山,除非人类侵犯到它的地盘才会伤人。

    “取漆。”

    取漆,她这是想做什么?

    “以后不许再去。”

    她装死,哪能不去?漆器每一道涂装都少不了漆树的漆,那是一道重要的工序,山上的漆树可是她主要的原料来源,少了漆,可就没戏唱了。

    他难得体贴的蹲下身示意要背她回家,没见她没拒绝,想是已疲倦到无力拒绝了吧,感觉她贴着他的背,蜷在上头睡了一路。

    他不知道鱼小闲圈着他的脖子,靠在他温暖又宽阔的背上,他身上传来阵阵汗味,即使隔着布料也能闻到,她不喜欢,可他负着她,那让她莫名觉得安心。

    两次意外让田十四明白,要不是到了极限,她绝不会轻易喊痛,要不是到了没有办法,她不会轻易倚赖别人。

    背着她才让他意识到她有多娇小,她是柔弱的女子,是跟他分睡一张床的“妻子”

    他拉回思绪,陪着她们将锅碗瓢盆放在卖酱菜的柯家,他推着摊子,三人朝回寡妇村的路上走。

    安静的走了一段路,他忍不住偷偷觑了离他一步远的鱼小闲,确定她神色如常,态度如常、一颗忐忑的心才放了下来。

    他们走了之后,没什么人的巷子口突然出现四个人,鬼鬼祟祟的眼神从田十四离去的方向齐齐收了回来,四人皆是白身打扮,布衣短打,普通得很。

    “怎么,看清楚了没,是不是公子?”开口的男子有张年轻的脸,身长挺拔,头繋一字巾,脸色黝黑,他出身的鲜卑家族是北方几个硕果仅存的大家族之一,有着极为尊贵的身分。

    被询问的男子面目圆润饱满,眼色机灵,有张不老的娃娃脸,看似还未行冠礼,孰不知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他是白璧皇朝四大世家之首的后代子孙,家学渊源、才华洋溢,最难得的是,他还是古周国黑氏后裔。

    平时他和公子相处的时间最长,不说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一起,起码有八个时辰是随侍左右的,其他人或许有可能认错,唯独他不会。

    瞬间压力都灌注在他身上,他搔搔头,湛亮的眼神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索性把问题推给身边人。

    “干么都看我?龙莲你说,你可是大哥的钱袋子,主意最多,不是长了一双毒辣的眼睛,什么都逃不过你那利眼,不会连你也认不出来吧?”

    被称作钱袋子的龙莲有双精光四迸的狭长双目,他相貌清雅俊秀,神情闲散,剪着双手,带着股掩饰不住的风流蕴藉,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翩翩公子,却出身四大家族之外最有实力的家族,这些年龙家锋头无两,几乎要取代四大家族里逐渐没落的崔氏。

    他负责掌管着公子的秘密产业。

    “不像,公子的胡子有可能剃了,但是公子是什么人,只有女人给他推车,没有他给女人推车的道理。”

    “若是距离再近一点,我们就不用在这里猜来猜去。”

    开口的是头戴文人方字巾的男子,他是四个人中面目看似最平凡的,他侧着脸,有一道刀痕重重的划过他隐藏的半边脸。

    他跟随他们口中的公子时间最短,但他是这四人中头脑最好的,他专门替公子出谋策划,处理政务公文,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此时他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田十四离去的方向,目光若有所思——在那毫无出奇的摊子上他还看到了一个人

    “狗头军师,还不是你说要是靠得太近被发现会给大哥带来麻烦,可你当我们都是千里眼啊,隔着一长条巷子,结果落了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大哥都失踪快半年了,我们接到消息后兵分四路从赣河一路追下来,还不是你说什么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结果次次扑空,这乌桃镇是赣河最末端的支流,我们都找到这里来了,再找不到人,我们五虎将的脸全都丢光了”娃娃脸男子崩溃的吼叫。

    “炽玉你别忘了,不是只有我们在找人。”军师镇定如昔,丝毫不受黑炽玉影响。

    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人除了他们,西戎也派出好几路人马暗中找寻公子的下落,甚至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们。

    “大哥啊,不论你发生了什么事,你千万可得等到我们,你可不能死,这恶耗要是成真,国内外都会有大地震了。”

    “乌鸦嘴!”三人异口同声呸了他,龙莲直接敲了他一个栗爆。

    “东平城那边有消息传来,有人在那里见过大公子的踪迹。”沉吟了许久,头戴一字巾的寒岁启齿。

    “确定吗?”

    “据说有六分像。”

    “既然如此,留两人在这里,寒岁和我过去,要是消息属实,会传消息回来。”军师安颐看了看天上的日头,如此说道。

    田十四和鱼小闲可不知道这些,两人走在回家路上,天空很蓝,绿草青翠,真是个晴朗的好日。

    “你似乎有话要对我说”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很不像她认识的田十四,他可从不会吞吞吐吐的。

    “今天生意好吗?”

    “还可以,两锅水煎包可能不太够,材料得多备些才够卖。”好多的活儿得干啊,但是想到滚滚而来的银子,压力都不成压力了。

    “有事就叫我。”

    她瞅了眼今天称得上是反常的田十四,应了声好。有花堪折直须折,有人堪用直须用,客气就对不起他的自动献身了。

    安娘子很识趣的落后两人几步,眼里有几许羡慕还有几许失落——羡慕田当家的身体能大好,这样一来妹子肩头的负担能减低,不必那么辛苦,失落的是不知自己的丈夫何时能回家?

    “我方才出门去谈妥了一笔生意。”田十四再度开口。

    “生意?”

    “我出门去谈妥了一笔生意。”他说。

    “生意?”鱼小闲困惑的像是九官鸟,不断重复的问。

    “我去了小镇最富盛名的一家点心铺子,给那老板看了你做出来的纸袋,也把你用硬纸切割出来的礼盒一并拿给他看,那八角形的礼盒老板拿在手里不放,我就知道这桩生意一定能谈成。”

    昨夜,他听到她抱着一堆纸口中喃念有词,隐约听到什么没印表鸡、影印鸡就是麻烦,他好奇的多问了几句——

    “这两种鸡很难养?好吃吗?”他以为是要用在她新做的吃食里。

    鱼小闲噗哧笑了出来“不是可以吃的鸡啦欸,我也不知该怎么讲,我只是想做一种东西,有这东西明天一定可以让我的生意变得很好,可惜没影印机”

    她越说越来了兴致,比手画脚的,又随手拿过一张纸来,在上头写了些东西。

    “你看,有影印机的话,我写的这些广告就可以大量复制,发给百姓,大家就知道我开了新店,宣传效果很好。”一张张用手写,写到手断掉也没几张,没效率。

    原来她指的是印刷,这倒不难。

    他接过那张纸来,见上头写着“包你好味道!薄皮儿大馅儿十八个褶儿,吃了还想要?”莫名的,看到这几句词,他突然觉得口水分泌旺盛起来,很想试试这薄皮儿大馅儿十八个褶儿的包子是怎样的好味道。

    “还有呢,有印表机我就可以做coupon券,刺激买气,给点小优惠,客人会越买越多。”

    裤碰券?那又是什么?田十四也越听越有兴趣,鱼小闲见他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说得更来劲,一不小心她便将后世用来送礼的美丽包装礼盒顺手做了出来。“唉,你看看,要是我有印表机,就可以在盒子上印上店名,唔,还可以做个回门礼的活动,凡是客人拿着纸盒再上门,买十个包子就再奉送一个,这样也很环保不是?”

    回门礼?还宝?他正想再问清楚,就见鱼小闲挥挥手,手下忙碌着裁纸的动作。

    “不说了不说了,说了你也听不懂,反正我这些都是可以赚钱的点子,你可别随意往外说,说给外人听是要封口费的现在时间来不及,还是先把纸袋做起来。”

    只是今儿个她才出来摆摊,哪知道他竟已想到赚钱的门路。

    “我照着你的说法,告诉他可以把店铺店名印在包装礼盒上面,这样提着礼盒走到哪,人家就能知道这是他们铺子的点心。那铺子老板一点就通,高兴的不得了,还怕我把这么新奇的主意卖给旁人,要我不可以让第三者知道,为此,他还给了封口费。”

    “这是我的智慧财产权。”那些包装礼盒、封口费什么的他都是从她嘴里听说的,想不到原封不动的倒给了店家老板。

    虽说孺子可教,她也担心会出现什么不该有的蝴蝶效应。

    “他给了我五百两。”

    “你一定还做了什么?”那纸盒可还不值那个价。

    他得意的神情就像小狈摇着尾巴,夸奖我、夸奖我

    “我只是建议他可以把纸盒的生意扩展到整个王朝。”

    青蛙也不是只会坐井观天,偶尔也想离开井底,看看更辽阔的世界,他只是抓住了人的心理,如此而已。

    都说眼睛是灵魂之窗,有那么一双眼的人,心智眼界都是奇高的,原来金手指指的是这个男人,一下就赚进了他们家的第一桶金了。

    这个时代无论买什么东西都用荷叶或竹叶一包,草绳拎着就走,可以方便携带的包装袋子还是十分新颖的,卖新奇点心的商家要能做出精美的礼盒,上有店铺名,一定很引人注目,至于其他的宣传手法,就让古人去绞脑汁,能不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真的就不关她的事了。

    她或许有些不知变通,始终认为稳扎稳打的生意最妥当,不求发达,只要能平安的过日子就好了。

    哪里晓得,她这便宜丈夫却也有另辟蹊径的本事。

    十两银子可以兑换一两的金子,那么,五百两银就等于五十两金子,基本上她的钱是她的钱,老公的钱自然也是她的钱。

    哇,她发达了!金子可比银子值钱多了!

    也就是说有了这笔钱,她可以远离那种吃了上顿愁下顿,夜里惊醒,看见屋里几乎空无一物的贫困日子。

    为了犒赏田十四的能干,她决定午餐来煮蛋包饭。

    她把奢侈买回来一直舍不得吃的白米煮成干饭,这可是她穿越到古代后第一遭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