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名门娇妻:顾总滚远点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说完,大口大口呼吸着,没有等盛怀暖给予他任何的反应,祁睿锋便主动后撤了一步,颀长挺拔的身姿有着少许的僵硬,而后半磕下来黑眸,淡哑开腔:“我失态了,不过我说的希望你记住。”视线淡淡扫了眼餐桌:“你应该还没有吃饱,再去吃两口,我先走。”

    转身,面无表情。

    骨节分明的大掌刚按到门把手,就听到身后轻薄又缓慢的嗓音勾勒着无尽的嘲弄:“我是你的?祁睿锋,你曾经有一句说的很对,我认识你的这二十多年来,没有一天是真正高兴的,就连这个孩子,我曾经是真的想过要打掉他。”

    不可置信的黑眸转过来,暗到能够沁出水来,氤氲在阴影中,就像是潜伏在深夜里的孤狼,凶猛却又驯服:“真的?”

    “恩,真的。”

    “盛怀暖。”他咬着她的名字,那嗓音不知道能够用什么词来形容,却翻滚出阴霾和自嘲:“你真的伤到我了。”

    “是吗?那就当补偿你当初伤我的那些事吧,好了,现在我心满意足,你可以滚了。”

    别墅门拉开时,在夕阳的余晖下,身影有着修长而浓稠到化不开的落寞。

    阿枫虽然不在餐厅,但是别墅就这么大,他多多少少还是听到些的,从楼上赶下来,便看到盛怀暖单独站在餐厅正中央,小手垂落在身侧,脸色隐匿在阴影中,让人看不太清楚,半磕着的眼睑里有着淡薄的异样神色。

    他看了两秒,才试探的出口:“盛小姐。”

    “有事?”

    “这是……”

    盛怀暖缓慢的抬眸,四目相对时,脸上哪儿还有刚刚的阴影,弥漫而出的都是显然易见的欢愉神色,就算有少许沾边的也就只有那溢出来的凉沁之意。

    “盛小姐,你没事吧?”

    “我该有什么事吗?”重新折回去,坐回到餐桌边,捡了两道素日里喜欢吃的菜色重新放进口中,祁睿锋有一句话说的对,她的确没有怎么吃饱就是:“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你放心,酿酒的人,从来都是分外清醒的。”

    只是她这个酿酒人……

    捡着菜色,垂眸,任由谁也看不出来究竟酝酿出什么。

    当天晚上,祁睿锋就一通电话拨到顾少卿那里,只不过接连三通都没有打通,直到快十点才回拨回来,那低沉餍足的嗓音,就算是聋子怕也知道之前发生了点什么。

    尤其是对面那人嗓音还满满都是敷衍:“有事就说,有屁就放,我还有事忙。”

    “忙什么忙,忙着和慕酒甜滚床单?”

    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他是舍弃了和自己小女人共浴的福利来回拨的电话,靠在床头,薄唇弧度没甚温度:“盛怀暖招惹你,来我这发脾气?她那个臭德行,也不是一两天,你没本事甩了她,就老老实实受着,别老是有事没事的过来打扰别人夫妻夜晚时间,容易遭雷劈知道吗?”

    “遭不遭雷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等我回国,第一个先劈死你。”

    “等你搞得定盛怀暖再说。”

    言下之意就是,连盛怀暖都搞不定,还提什么回国不回国的,简直就是在放屁。

    “少卿,我问你个问题。”

    “收费。”

    毫不犹豫的低咒声,脏字在薄唇便徘徊了半天又重新被咽了回去,祁睿锋烦躁的想要抽烟,却想起来盛怀暖现在怀着孕对这些味道越来越敏感,如果被她不小心闻见,怕是又要两三天都将他拒之门外。

    可不能抽烟,便更烦躁。

    循环往复,火气全冲着顾少卿去了:“你这个毛病跟谁学的?”

    “坑你一笔,正好给酒甜,从你身上拿来的钱,她应该会很高兴。”

    “你他妈就不能不这么供着你祖宗?”

    “不能。”他自然而然的应,不温不火的:“给不给钱,不给钱直接挂电话,你连个盛怀暖都追不回来,又在酒甜这边挂了黑名单,以后没事的话少找我。”省的连累我。

    没说的话,不知为何,祁睿锋能够帮他自动补齐。

    眉目结霜,怒极反笑,不管不顾直接点燃一根烟叼着:“说,多少钱。”

    顾少卿报了个数,祁睿锋多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直接按照这个数给顾少卿的银行卡打了过去,听到那边有着短信提醒声,削薄的唇都是毫无温度的弧度:“我问你,你当时利用慕漫云是怎么忽悠慕酒甜的?”

    ……

    自从那天以后,祁睿锋两天都没有再出现在盛怀暖的跟前,但餐点还是每日的派人送过来,还有一系列的零食和水果。

    这两天天气不是很好,除了必要的散步外,盛怀暖一步都没有离开别墅,更不要说是专门去过问祁睿锋的踪迹,不过阿枫还是将消息带到了她跟前:“盛小姐,听那边别墅里帮佣们说祁先生已经离开两日了,好像是西城区有点事情需要他处理,今天下午的飞机到达。”

    “哦。”轻薄的应,红唇微翘着,随意倚在沙发上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气定神闲:“就算他下飞机就找过来也还早呢,到时候……”

    阿枫手机响了下,似乎是头条推送,他下意识看了眼,刚准备收回到口袋中,瞳孔瞬间放大:“盛小姐,出……出事了……”

    外面明明是晴天,却电闪雷鸣,深蓝色的炸雷在明亮的光线中炸开。

    然后,迅速覆盖上一层漆黑的幕布。

    盛怀维持着慵懒的姿态,却听见阿枫的嗓音一字一句的在耳边宛若雷声:“祁先生乘坐的那班航班失事了。”

    银叉上的水果滚落在地上。

    静坐,脊背僵硬到别墅里良久都没有声响,就像是一副静止的画面般。

    阿枫害怕盛怀暖急火攻心,无论如何她都怀着孕:“盛小姐,您还好吗?”

    说着,便给尼布尔打电话。

    银质的叉子生生在手掌间被捏弯,空白一片的思维中只剩下刚刚那么一句话,喉咙酸涩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飞机失事的概率有多小,她是知道的,可偏偏这种概率就降临到祁睿锋的身上。

    她不相信,也不能相信曾经在任务中枪林弹雨那么多次都能够全身而退的男人,这次却败在小小的飞机失事四个字上。

    倏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动作过猛,小腹有着轻轻的刺疼,却全然被她抛之脑后,眼神彻底冷下来,寒沁入骨,银质叉子砸在茶几上:“去查,这件事我要原原本本的知道经过。”

    两个小时之后,失事旅客名单被放在盛怀暖的面前,白纸黑字,宋体五号打印着祁睿锋三个字。

    盛怀暖脸上彻底没了任何的笑意,尼布尔在给她检查过身体,确定没问题后才肯放她下楼,慢慢拢着肩头的披肩,他瞧着她精致的脸上端着的面无表情,还有那骨子中渗出的冷静和压抑,劝慰的话接连到嘴边终究还是说出了口:“鬼丫头,就是因为他已经去世了,你才更要保护好你自己的身体,桀炵不能没有你,你肚子中的孩子也不能没有你。”

    “我知道。”丹凤眸扫视过去,冷清又轻描淡写:“放心,我会注意的。”

    原本是想要让阿枫带着人去别墅里强行将祁睿锋剩下的人扭送过来的,但谁知秦鸣他们主动送上了门,那张斯文的脸除了眸底密布红血丝外,其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走到她跟前还能收敛一身的戾气:“盛小姐。”

    “巧了,我正准备去请你。”

    不需要她发问,秦鸣便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自从那天和您不欢而散后,少爷便想要去西城区将祁老或莫老请来说服您,老爷子脾气倔,不肯来,莫老已经同意了,不过临时有事改换到明日的班次。可少爷……想着今晚还能和您见一面,便提前……”

    秦鸣不是祁家人,但终究是跟祁睿锋一起出生入死的,说话措辞客气中也同时敛着浓重的埋怨。

    她不在意,掀了掀眼皮:“有没有查到是谁特意游说他提前回来的?”

    秦鸣摇头。

    “这场事故只是意外?”

    “是的,盛小姐,暂时检查下来便只是一场意外。”

    手中的杯子直接砸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几瓣,杯中的牛奶也跟着洒出来,染脏了深色系的地毯。

    盘腿坐在沙发上,盛怀暖似乎感知迟缓般,慢慢的低头,又突然了然:“哦,地毯脏了,让人把这里打扫干净吧。”

    “盛小姐……”

    秦鸣总归是个医生,他怎么可能看不出盛怀暖这并不是对祁睿锋世事的不在意,反而是太过在意后身体的自我抗拒,更不要说刚刚那么两句话的含义,她想要找出这场事故的幕后黑手,想要找到一个能够转移自己目标的存在……

    薄唇张了张,在尼布尔的暗示下不再刺激。

    任由帮佣走过来将这一滩的狼藉打扫干净,长长的卷发落下,在明亮的灯光中足以遮住她半张脸,看着已经干干净净的地板,她慢慢的笑:“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怕是也要去处理祁睿锋的后事,我就不继续留你们了。”

    “盛小姐,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少爷的事情来的。”

    她的视线淡淡的扫过来,空洞的眸底几乎倒映不出任何的痕迹。

    咬咬牙,秦鸣将几个文件袋送到了盛怀暖跟前的茶几上:“这些是少爷这三十年来的账目、文件和所有名下动产及不动产,少爷有吩咐,如果他今后有个万一,所有的资产都由您继承。”

    遗嘱是两年前就经过公证的,自然包括他在西城区现住的那套别墅,还有几处房产和全国各地的几套别墅,另外还有两个国内银行的账号,似乎是祁家名下各个行业的分红,还有他这些年来的工资。最后就是股票、投资基金、车子、快艇等之类的。

    “还有这项。”

    一张A4纸放在茶几上,被推到盛怀暖的跟前:“这是少爷生前让人订购的戒指,由少爷亲自设计,说是到时候朝您求婚的时候用的,价值三百一十万,明天便会由专人送到。”

    求婚?

    他现在本人都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就更不要说是什么求婚了。

    全程冷静的签字,一份完毕后归置到旁边,最后竟有十公分左右的高度。

    然后扶着扶手缓慢的起身:“恩,既然已经签完了,那我就不送了……”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清楚的观察到她的视线是没有焦距的,嗓音中透着浓重的疲倦:“我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了。”

    “好的。”

    脚步一步两步,然后重物落地的声音。

    在眼眸完全磕上陷入昏迷前,她似乎听到尼布尔大吼的声音:“鬼丫头……”

    ……

    消毒水的味道过于的厚重,将鼻息间隐约能够闻见的古龙水味几乎覆盖的干干净净,可她还能够清晰的嗅见那味道,是她年少时最喜欢的那款,送给他当生日礼物后,他从那以后身上便都是这味。

    头顶上的灯光太过刺眼,不断的闪过,双腿被垫高,还有人在耳边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让她坚持住。

    坚持什么?

    她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忘记了。

    哦,好像是祁睿锋死了,空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