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长女愁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后来听徐姑娘说,亲娘已亡,后母待她不好,都快过了议亲年纪还无人为她操心,这话说得明白,童氏脸皮薄,也不好拒绝,这才起了意思。

    “童氏家里没有姐妹,本想认个义妹,替她寻桩好亲事这事儿,童氏与育岷提过,都怪我不好,当时被别的事情给岔开,忘记与童氏说分明,她心里想的婚事不成。”他叹口气后又道:“谁知阴错阳差,竟会闹出这等事”

    这番话值得人推敲的地方多了。

    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又不住在这府里,干么不时往人家院子里跑,这是在讨好谁啊?倘若之前不知道,看今天这阵仗,再笨的人也明白徐灵雪哪是看上童心、想与她交好,摆明是看上童心的丈夫,想来分一杯羹。

    否则好端端的干么提及自己“可怜的身世”还怨家里不给她说亲?再者,她在童心跟前说婚事无人作主,怎一转头,家里又马上给她寻上一门“好亲事”?这对姨甥压根想赖上育岷。别人不懂庄氏,当婆婆、大嫂的,与她相处多年,能不明白她心里在谋算什么?

    两人互望一眼,李氏才缓言道:“媳妇这也是好心,想替徐姑娘谋个好姻缘,你怎么说这婚事不成?”

    “母亲有所不知,童氏并不知道徐姑娘的亲爹是六品官,还以为她家里只是一般的平头百姓,便想将她说与童府的张管事,张管事虽然年轻能干,可终究是个奴才,怎配得上徐姑娘?”黎育岷解释道。

    “这就是童氏思虑不周了,官家千金再潦倒,也不能许配给奴才。”

    “可不,终究要怪儿子没说清楚,可童氏哪里能想得到,一个官家千金竟会落魄得住到姨母家里?为了官声,哪能做出这等事情。

    “前日,我与童氏解释清楚后,她还一脸疑惑问:官家千金不是该举止有度、进退有节,像祖母、母亲和妹妹们那样吗?怎么会给男子做衣做鞋做汗巾子,还特地亲手做点心送上门?

    “儿子只好同她说,这就是有娘和没娘教养的差别。童氏方接口道:幸好当年相公养在婆婆和祖母膝下,否则如今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

    这话更不留情面了,分明指责徐灵雪没规矩、私赠男子贴身之物,便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儿也知道这行为不合礼,何况是出自名门的官家千金。

    当然后面那几句是纯粹讨好,用自己的家教和徐灵雪相较,较量出一个结果,徐灵雪想攀上他?那是天地之差、云泥之别,把两人摆在一块,是活生生在羞辱黎家。

    这番对话没有人红脖子、扯嗓门,不见半分辩骏的激动,像是说人闲话似的,和方才徐灵雪的又哭又叫、庄氏的慷慨激昂相比较,简直没看头,可是方才的激情戏,童心不觉得精彩绝伦,这会儿她却很想用力鼓掌。

    育岷骂人不带半个脏字,他批评徐灵雪,却带着同情口吻,明明就是不屑,可一脸正气凛然、悲天悯人,天这真是最高境界啊!

    庄氏听明白,徐灵雪听得更明白,她们这是送上门来教人给羞辱了,可事情就这样算了吗?不行!二房需要大通票号的股份

    想到银子,庄氏脑子就糊啦,自家丈夫当一辈子的穷官,连儿子也学他爹那副调调,她这个当娘的不为儿子图谋,难不成还指望他们爷儿们?

    “不管是不是阴错阳差,总是童氏没把话说清楚,如今我妹夫那里已经退掉亲事,言明再不管灵儿,若灵儿不嫁给四侄儿,教她下半辈子要依仗谁?”

    庄氏说完朝徐灵雪瞄一眼,她会意,哭着跪爬到黎育岷跟前,一把扯住他衣服下摆,哭得梨花春带雨。

    “四哥哥,你发发好心、救救我吧,灵儿已经败坏名声,又不得娘家倚仗,若是连四哥哥都不肯收留,灵儿再不能活下去了。童姐姐也说,与妹妹投缘,就请收留妹妹,妹妹会一辈子尽心尽力,服侍四哥哥和童姐姐。”

    童心想大笑,她们当大家全是傻子吗?

    庄氏干么非让外甥女赖上育岷,若真有这个想头,在他未议亲之前怎么不提,他一成了亲,二房立刻对他感兴趣?

    徐灵雪的想法她不敢讲,毕竟她家相公确实相貌堂堂、前途光明,可二房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看着自己被扯住的下摆,黎育岷皱起眉头,决定把二婶的心给彻底灭了,用力扯回自己的下衫后,他上前一步道:“祖母、母亲,有件事育岷始终没提及,但既然发生这件事,想想,还是应该说明白。”

    “什么事?”老夫人问。

    “童氏的嫁妆记在我名下是童老爷的主意,但我也立下字据,终生不得纳妾、收通房,若是有违,便必须同意和离,并将嫁妆全数归还童府,所以此生我只会有童氏一个妻子。”他说完,瞄一眼庄氏。

    就见她脸色瞬间惨白,好好一场美梦被狠狠敲碎,她两腿一软,竟站不住,笔直往后倒去,幸而她的丫头眼尖,及时将主子扶住,否则就要出大糗了。

    童心悄悄看一眼跪在旁边的徐灵雪,她虽然也受到震惊,但反应并不像庄氏那么大,看来人家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老夫人和李氏并不确定此事是真是假,可眼前摆明育岷对徐灵雪无心,今天的事就是认亲那天惹出来的。

    贪心呐,老夫人忍不住想骂庄氏这个媳妇,她秉性不坏,可就是贪、就是眼皮子浅,见四房有个天家公主夫人,育清、育莘兄妹有个赚钱如赚水的天衣吾凤,现在连大房都娶个富媳妇,就忍不住了。

    这时候,徐灵雪先一步放声大嚎“四哥哥,你这是逼妹妹去死啊,妹妹败了名节、爹爹又不肯认,真是没活路”

    童心看她一眼,从黎育岷身后走出来,弯下腰,很“贤慧”地将徐灵雪扶起,柔声道:“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呢?事情没这么严重的,你与徐大人终究是亲生父女,都说虎毒不食子,怎会因为这点小事便不认你这个亲女儿?若他真敢如此,姐姐一定让四爷出面作主。”

    然后,她转头对黎育岷问道:“四爷,抛弃前妻之女有罪吗?”

    “当然有罪。”

    童心点点头,续道:“那就是喽,徐姑娘的亲爹是个官,怎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明儿个我派人往徐府说一声,若徐大人真敢这么做,姐姐保证,就算花大把银子也要告得他丢官,让天下人全指着他的鼻子臭骂。

    “何况妹妹这等姿色,若只想嫁入官家为妾,就算二婶认识的人不多,四爷也能帮上忙的,姐姐给你拍胸脯保证,今年年底必为妹妹送嫁。”

    她的话看不见刀锋,却一句句全砍上徐灵雪心头,闹过这一场,她彻底没机会了!

    徐灵雪悔恨交加,倘若别这般心急,倘若别听姨母的,自己徐徐图之,凭她这等人才美貌,必定能让四哥哥喜欢上自己,可眼下她悔恨得泪如雨下。

    “姐姐,你就不能接纳妹妹,妹妹立誓,绝不会”

    童心没让她把话说完,笑道:“行了行了,别担心,你的婚事包在姐姐身上,姐姐这些日子认识的官夫人不少,有好几个想给儿子找个知书达礼的侍妾,妹妹莫心急,回去慢慢等消息”

    童心话没说完,就听见庄氏厉声怒道:“够了,还作什么戏,你就算一头磕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让你进门。”

    庄氏连向婆婆屈膝告退也不做了,狠狠一把拽住徐雪灵就要往外走。

    可徐灵雪不死心,硬是抓住黎育岷衣袖不肯放,没想到,她这举动惹恼了黎育岷。

    他一把撕掉自己的衣袖,怒道:“童氏,徐姑娘的事你别插手,瞧那副品性,青楼女子还胜她几分,此等硬赖着男人不放的没脸皮女子,替她为媒是与人为恶,万万别结亲不成反结仇。”

    这些话还真狠毒,换上性子贞烈的,就要去撞柱子了,幸好徐灵雪不是这等人。

    童心想笑,却又觉得笑出来不厚道,只好低眉顺眼地走到黎育岷身边,在他和徐灵雪中间隔出一道屏障。

    徐灵雪看看黎育岷、童心,再看看老夫人和李氏,心头一阵阵发凉,心知此事再无可能,她的最后一搏已然失败。

    蒙住脸,她快步跟在庄氏身后离开。

    童心走到老夫人和李氏身前,满脸歉意道:“今儿个给祖母和母亲惹麻烦了。”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背,这孩子是个贴心的,分明是她受委屈,真要严格说起来,是庄氏这个长辈没脸,一心图谋晚辈嫁妆,才会使出这番下作手段。

    老二那里得好好敲打敲打,若不想让二房坏了名声庄氏还是到庄子里去休养吧,反正二房少爷、姑娘都已经成亲,两个媳妇又都是贤慧能干的,至于徐灵雪,再不能留下,谁晓得这边谋不成育岷,会不会在育南、育朗身边闹出么蛾子。

    “童氏,你二婶不是坏人,她只是”

    “媳妇明白的,二婶是一心为丈夫儿子牟利,能有这样的妻子和母亲,是二叔和哥哥嫂嫂们的福气。”

    “你明白就好,今儿个闹得够了,先回去歇下吧。”

    “多谢祖母、母亲。”

    黎育岷也走上前,低声劝慰道:“祖母、母亲,你们别想太多,都是一家人,知道性子,童氏也是个心宽的,万万不会因今日之事与二房记仇。”

    “好,大房有你们这些懂事的,我也可以安心了。”老夫人满脸安慰。

    事情解决,黎育岷和童心走出正厅,一回到康园,他便忍不住训人“你啊,以后再生气,也别拿那种事说嘴,一不小心就让人逮着把柄、闹出风波。”

    “有什么关系,就算真逮着把柄、闹出风波,四爷不也轻而易举就解决啦?”童心觉得这个丈夫还真可靠,以后没事就赖一赖吧

    见她那脸得意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开。“那是碰上两个没脑子的,若碰上城府深一点、势力大一点的,麻烦就大了。”

    拉起她的手,紧紧地裹在自己掌心中,嘴上这样说,他心底却是另外的想法——不管麻烦再大,他也会替她解决,谁让他是她的天呢?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