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长女愁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童心起不了床,紫袖、紫衣几个轮流来拉她,她打死都要赖床。

    到远方行商,没有这么折腾过,与人斗心机、牟取利益,也没这么伤神过,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男人要用一纸婚书把女人给牢牢拴住,因为不拴好,没有女人愿意为男人的开枝散叶做出这等重大牺牲!

    “小姐,起床了,再不起床会来不及。”

    紫衣推搡她,童心转过身,把棉被往头上一盖,不理。

    “小姐,今天要给长辈奉茶,你不能让所有人等新媳妇。”

    紫袖拉她,她发狠抓起枕头把自己的头盖住。

    “小姐,胡老板来了,你再不起床,生意要让人抢走!”

    紫裳大喊一声,童心的小心肝猛然一颤,弹坐起来。

    她看看左再看看右,看清楚自己已经嫁人的事实。这些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连主子都敢眶骗?可她没力气骂人,她只想睡觉,伸出食指往嘴巴贴上,嘘一声,侧过身拉起棉被,圣旨来都打死不醒。

    已经打理好自己、精神奕奕的黎育岷进屋,发现四个愁云惨雾的丫头围在床边,心里有些不快。

    他不习惯自己的地方有这么多人,过去他连贴身丫头都不肯留,只在屋外摆两个二等丫头,让她们跑跑腿、整理屋子,现在一群女人挤在他床边、拉扯他的女人,让他感觉自己被侵犯似的不痛快。

    “通通让开!”他低声斥喝,几个丫头乖乖退到一旁。

    童心闭眼、心头不满,连她的丫头都能骂?怎地,被睡一晚,她从头到脚、从内到外、所有的身家财产全记到他名下?

    她气恼,却也明白这就是人在屋檐下,奉劝天下女子,没事别跑去成亲,一成亲,人家就把你当成私产,爱怎么摆弄、怎么使用全由人家,就算人家把你给“用”坏了,也别指望听见半句道歉话。

    童心很想冷嘲热讽几句,无奈累得眼皮睁不开,只能暗恨道:等本小姐精神来了,再同相公好好算帐。

    但是她宽容,人家可不大度,她累死是她家的事,他要老婆起床、维护在长辈前的面子,她就得乖乖配合。

    于是下一刻她被打横抱起,基于求生本能,童心下意识攀住他的脖子,本想一掌狠狠甩过去,让他明白,就算是阴山也有脾气,却没想到目光接触到他俊美无俦的笑脸时,又傻了。

    如果毒药是一种武器,会让人失血丢命,那么他的笑脸也是武器之一,因为光是笑着,就会令她手软头昏,失去正常反应。

    他笑着抱着她,舍不得放开,即使她已经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清醒。

    她喜欢他的笑脸,而他喜欢她的傻脸,少了聪明睿智的眉眼唇鼻,让她有了小女孩的柔和天真。

    因为舍不得放下,所以把她一路抱进净房,她的脸红通通的,也不知道是被热腾腾的水给蒸红还是被他那张笑脸给羞红,在她还尚未搞清楚状况时,她已经连人带衣被泡进木桶里。

    尖叫!但叫声才冲到舌尖,自尊就逼迫她把尖叫声召回,因为天底下还没有能让她花容失色的东西或人。

    等等,他在干什么?!

    几个丫头飞快追在黎育岷身后进入净房,眼睁睁看着小姐被姑爷丢进浴桶中,争先恐后抢上前来,企图解救小姐于水难之中,却没想到早已经洗过身子的姑爷居然开始宽自己的衣、解自己的带,搞得几个紫丫头吓得挤在门口,不知道该前进或退后。

    紫襄反应最快,一把将所有人全推出去,啪地关上门。

    难道是紫襄天生性子稳定,脑袋清明?并不是,而是因为昨儿个在耳房伺候,被吵闹了整整一晚上,经验告诉她,她家的新姑爷身子有多勇猛。

    紫襄叹气,男人果然不能没有通房丫头,要不要建议小姐帮姑爷挑几个,免得日夜“操持”小姐累得不成人形?

    “你!”童心带着警戒目光,瞪着朝自己走近的黎育岷。

    “你要做什么?我现在没有体力。”

    “为夫明白,这不是来帮娘子洗浴了吗?”

    话才出口,人已经进入操盆中,他是认真的、负责的人,展现了充分的善意,帮童心从头到脚、从内到外洗得干干净净。

    洗得她呻吟不息、洗得高潮迭起,这一洗,非常之好,前头的长辈不等这对新人还真的不行。

    双腿发软、动作别扭,童心让紫衣、紫袖扶进黎府大厅时,几个坐在堂上的长辈看见她迟缓的动作,眼角眉梢忍不住带上喜意。

    很显然,长辈们对于黎育岷的卖力表现非常满意,由此可见,大房真的很缺子嗣。

    黎育岷领着她一一奉茶,每次起身,他都适时扶持。因为他体贴热心,错!是他不想丢脸失礼,若不出手帮上一把,她会直接瘫软在地上。

    向四房叔婶,也就是黎育岷的亲生父亲和嫡母敬完最后一杯茶后,大房婆婆笑着对黎育岷道:“快扶童氏坐下,别教她累着。”

    话虽这么说,童心真能坐下?满屋子的哥哥嫂嫂全在场,他们连张板凳都没有,她要真坐下,还不得上一句“商户女就是缺礼仪”的评语。

    童心笑着向大房婆婆李氏屈身为礼道:“多谢母亲体贴,媳妇不累。”

    见她落落大方、举止合宜,哪有外头传的那样,分明就是个有教养的好女子呐。

    李氏冲着媳妇猛瞧,越看越称心满意,尤其是那副身子板,定是个能生养的,她笑得眼睛眯起来,与老夫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心里忖度着,回头要给媳妇送点补品,好好将养才是。

    童心低头,表现出几分害羞,即使她没有半点羞涩感,但新嫁娘的角色就得配上这样一副表情。

    她不想同意,但娘的确是对的,身分不同了,行为举止再不能像过去那样,何况黎府是个讲礼、讲规矩的官家。

    在敬茶时,她悄悄打量过黎家人,高坐在上头的老太爷虽然堆起满脸笑意,却是个城府深沉之人,他的眼光精明烁厉,脸庞不怒自威,并且同黎育岷一样,教人看不透。童心相信,若是个可以轻易被看穿的,如何成为皇帝近身的朝臣。

    至于老夫人,一眼即可看出是个聪慧睿智的,虽多年不操持家务,养出几分平和性子,却不是可以被轻易糊弄之人。

    大老爷黎品方有点严肃、不苟言笑,身材是四兄弟中略矮的,大夫人李氏是满脸的慈蔼和善,即使童心天性多疑,也得相信自己运气特好,摊到一个好婆婆。

    二房老爷黎品正形容与大老爷有些相似,不过眉眼间多出几分灵活,至于妻子庄氏那就初次见面,她不想使用太多的负面评语,若每个家族中都会出现一个挑事、爱是非的,那么不必怀疑,庄氏就是那个人。

    她的身材略显丰润,不过五官明媚,年轻时定是个招人喜爱的大美人,可惜眼神不定、不断上下打量童心的服装首饰,眼底的贪婪啊,恨不得把她给剥干净,将她全身上下的好东西全纳入自己袋中。

    三房老爷黎品则在外地为官,这回只让妻子邱氏领着嫡子育昆回京,帮着大房操办亲事,邱氏也是个平和人,气质优雅,看人的眼光温温润润,令人感到舒服。

    至于四房的黎品为确实如传言所说,是老太爷四个儿子里面长相最好、身材最高姚的,长得风流潇洒、气质翩翩,可惜目光里少了几分男人该有的沉稳笃定。

    童心暗思,比起四老爷,自家相公绝对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不管外貌、气度都胜过无数。

    黎育岷对亲生父亲并不亲近,连恭敬也谈不上,似乎还有那么些许轻视。唉,她就说啦,血缘哪有那么重要,维系亲情的可不能靠那点儿东西。

    四老爷新娶的公主夫人董丽华,非常漂亮,但除漂亮之外,童心说不出其他评论。

    也许是高傲,也许是自视甚高,满屋子人她似乎都看不上眼,童心有些万幸,婚礼过后她很快就会回乐梁城,自己不必和这位年轻婆婆相处。

    童心让紫衣、紫裳上前,二给同辈们礼物,男子是玉佩,女子是发簪,都是精致货色,而包着礼物的荷包全是出自紫袖之手。

    同辈当中,大房嫁出去的女儿育敏、育琳都回来了,还带回自己的夫婿,姐夫妹婿和黎育岷相处得不差,二房的育南、育朗也带着妻子过来,三房只带嫡子育昆,四房的公主夫人谁都没带,不过,同黎育岷交好的黎育莘、黎育清都回来参加婚礼,育清还带着夫婿齐靳过来。

    黎育莘浓眉大眼,皮肤有些黑,脸庞英气满满,听说是个颇有建树的小将军,性子憨厚朴实,让人有意愿同他交好,黎育清秀丽漂亮,和丈夫站在一起很是般配,郎才女貌,教人羡慕。

    童心确定自己和黎育岷并肩站,定不会得到“般配”这个词,谁教黎育岷长得沉鱼落雁、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若身为女子,定艳冠后宫,而她这个妻子不过秀丽而已。

    没有他的好容颜已是委屈,偏偏人家还不是绣花枕头,内涵学养都经过皇帝认同,这样的好男娶她这童家女,不喊几声委屈她都看不过去。真是高攀呐,她不晓得该讽刺自己,还是感激自己天生好命。

    另外还有一个表姑娘叫做徐灵雪,是庄氏的外甥女。

    名字很好,有那么几分出尘味道,瓜子脸、柳叶眉,小巧秀丽的红唇微嘟,那样貌十个男人九个爱,在青楼里有这样五官的女子必定成为红牌,可惜那股气质童心说不上来,就是不讨她欢喜,许是没缘分吧。

    “嫂嫂,这荷包绣得真好,我要同嫂嫂讨教。”

    黎育清看着荷包一脸惊艳,她也是一手好女红的,比起这个,还有几分不如,若非童心身分摆在那儿,她真想把四嫂延揽进天衣吾凤,天衣吾凤是她与“前嫡母”、现在的静亲王妃合作的铺子。

    童心看一眼黎育清,那不是奉承,是真心喜欢,对于观察人,她有八九成把握,不过这话幸好她嘴里没东西,否则会啧出来。

    童心扬眉笑道:“女红我不在行,荷包是丫头做的,我可不敢居功。”

    黎育清眼底单纯的崇拜,把童心的尴尬给按捺下。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