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长女愁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大齐

    这些年,迁进乐梁城的百姓越来越多,百姓多,生活需求自然跟着多了,城里的铺面越开越大、越精致,南来北往的新鲜货物处处可见。

    许多人都说乐梁城风水好,特会养人,可不是,这些年乐梁城确实出了几个了不起的家族,提起他们,老百姓都觉得与有荣焉。

    这些家族当中最让人讨论的有三个,一个姓黎、一个姓苏、一个姓童。

    黎家之所以风光,得从黎老太爷那辈说起,年轻时,黎老太爷是皇子太傅,亦师亦父,后来皇子登基为帝,他成为皇帝身边重臣。但几个儿子可没依着他的名声入朝为官,而是个个凭真本事考上进士,并且在职位上都有不错的政绩,几次受皇帝下旨褒扬。

    孙辈更不用说了,寻常人家要养个进士多困难,黎家的进士不用一个个算,而是用一把把来算,这当中最厉害的是三元及第的黎育岷,皇帝看重他的才干,让他一个文人到处跑、到处办差,几年历练,凡在朝堂当几年官的人心里都有底,他是皇帝要大用的人物。

    黎家除了文状元之外还有个武状元呢,武状元黎育莘在边关立下战功无数,年纪轻轻已是珩亲王手下得用的小将,他是四房庶出少爷,后来寄于嫡母名下,他还有同母妹妹黎育清嫁给平西大将军,是个堂堂的将军夫人。

    这样的家族自是人人羡慕的,看来黎府定可再撑个百年不衰。

    至于苏姓一家,与黎府截然不同,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谈资供人说呢?那是因为实在是太传奇了。

    苏老爷是个商人,虽称不上富可敌国,却也把生意做得风风火火,几年前身子不好,怕自己死去,身家财产被族人瓜分,独生女儿被人欺凌,于是在死前将女儿苏致芬嫁给黎府四老爷。谁知四老爷后来养外室、生儿子

    说到这位黎四老爷,他缺功名、缺前程,就是不缺儿子,他足足生下四个儿子吶,黎家的武状元黎育莘和文状元黎育岷皆出自他膝下。

    照理说不过是个外室,顶多去母留子,问题是,他招惹的外室夫人是皇帝的私生女,普通百姓的私生女上不了台面,但那可是皇帝的私生女吶,再不济也是个公主,黎四老爷这可是招惹了大麻烦,幸而苏致芬是个宽容有德的,听闻此事,不哭不闹,还为丈夫着想,主动求和离。

    然和离的女人只能青灯古佛,孤苦一世吗?错!

    后来苏致芬陆陆续续开厂子、铺子,全大齐最有名的衣铺子“天衣吾凤”和香胰铺子“沐舍”就是她的,她的生意做得比苏老爷还大,最后皇帝还亲自为她赐婚,她成了静亲王王妃。

    至于童家,童老太爷曾经当过官,可做没几年便回到乐梁城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后来生意传到儿子手上,童老爷是个精明能干的,大刀阔斧四处拓展营生,二十几年下来,粮铺、米铺、古玩精瓷、宝石金饰你能想到的生意,童家都沾上一点边儿。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童老爷创立大通票号,规模是大齐最大的,近年来,官银、税银全在大通票号进出,每年挣的银子几乎可抵国库一半进帐,要说富可敌国,苏家不算,童家肯定算是。

    后来童老太爷过世,全家举迁、搬至京城,听说里头也有皇帝的意思,约莫是想把这些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别让对方给折腾出祸事。

    不过这天底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童家什么都好,就是子嗣上有些困难。

    童老太爷直到四十岁才生下童老爷,童老爷直到三十几岁才生了个女儿童心。

    从小童老爷就把女儿当儿子养,教她认字读书,教她算数营生,十岁那年,更是带着女扮男妆的女儿到处做生意,看得多、见识广,童心眼界自然比许多数男人来得宽。

    大伙最津津乐道的是童心在十二岁那年,童老爷便给她一笔银子开商铺,本是打算让女儿练练手,却没想到她一出手就把当时京城里最有名的绸缎庄给打趴了,从此童心在商人圈子里崭露头角。

    照理说有苏致芬的例子在前头,谁会看不起她?

    可童心与苏致芬不同,一来苏致芬做的是女人生意,从不与外男打交道,二来若要与男人打交道,苏致芬的爹爹给她留下不少好帮手,根本用不着她出头。

    但童老爷一心一意培养童心,以期接下童家的生意,她不能有一丝怯懦,甚至要比多数的男人果敢坚决,才能面对生意场上的诡谲风云、尔虞我诈,若是一点点小事就要躲起来哭,可成不了将才。

    因此,在第一间绸缎庄成功打响名号后,童老爷慢慢让童心参与自家的生意,有计划地培养她,让她在人前行走,与男人周旋。

    许是输给一个女人,或者说是输给一个小丫头,心里不服气吧,从那些败在她手下的男子口中便开始传出些不好的名声,有人说她是铁血娘子,有人封她常胜将军、巾帼英雄,还说她不让须眉胜须眉,这些话要是往好听上想倒也没什么,问题是一群不服气的男人聚在一起,哪会有什么好听话?

    都说女人嘴碎,男人也不遑多让,渐渐地,京城传出对童心的谣言,恶毒的说:童姑娘光凭着裙下功夫便能拿到大笔生意,京城富商谁没尝过她的味道。嫉妒的说:又怎样,将来童府是要招婿的,能吃好穿好像皇帝一样被供养起来,哪个男人不前仆后继。

    若这些话放在普通姑娘身上,约莫就要抹脖子上吊了,可童心岂是一般女子,听见谣言,也不过是淡淡笑道:“不招人嫉是庸才。”

    不管怎样,那些谣言里确实有几分真实性,童老爷的确打算给女儿招个赘婿进门,早在童心十二岁时,便从各处商铺里挑来几个年纪相当的少年,让她挑选。

    宫里是皇帝选妃,童家是姑娘择婿,几个样貌出众的少年往她跟前一站,一个个都被她那双精明的大眼给看得害羞低头。

    她毫无忸怩,开口便道:“把你们最擅长的事儿说说。”

    一个个说了,有人会算账、有人会管铺面、有人擅长挑货进货,童老爷挑的人还真有几分本事,是日后能助女儿一把的,可不是外人所讲,一心进门当被人供养的童家皇帝。

    童心接着问:“如果你当老板,会怎么让一间铺子在最短的时间内扩大五倍?”

    这哪是挑丈夫,简直就是挑管事,她就差没学皇帝殿试选状元,一人发一份纸笔,让他们写下对朝廷治理的看法与计划。

    能够想象吗?一个十岁出头的丫头坐在上头,听那些少年谈着对事业的规划,偶尔提提问题,偶尔讽刺几句,整整花一个下午“面谈”过后,她没有录取状元、榜眼或探花,只淡淡地摇摇头,满脸失望地看向童老爷。

    童老爷是把女儿给宠上心的,既然没有看上眼,也不勉强,只是每隔个一年,就会有相同的情景上演,皇帝三年选一次秀,她是年年选,这点她要比皇帝强得多。

    但情况转变,三年前,童夫人作主给童老爷纳进一个八字多子的丫头,进门一年多,果真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童夫人大喜,不但把儿子寄在自己名下,还带在身边养。

    这种时候,童心的存在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若是把女儿留着,招婿进府,女儿是个能干的,儿子年纪尚小,若真的闹到姊弟阋墙,儿子能得半分好吗?对童家生意而言也不妥,一辆马车双头马,拉的方向若是不同,要让车夫怎么驾驭?早晚要车散人亡。

    可当初是为着让女儿继承家业,童家不曾对外招亲,一心一意为女儿挑个上门女婿,如今哪家的儿子不是十五、六岁便说上亲事,而自家女儿蹉跎至今已经十七、八岁,要到哪里寻一门好亲?

    比她大的男子,早就有正妻,难不成要委屈女儿当人家的小妾或继室?比她小的男人,女儿哪里看得上眼?

    可再难,女儿的婚事还是得操办起来,因此从去年起,童家便积极替女儿物色对象。

    只是童府招亲的事才不久,便有传言道:童心长年以男装行走商场,性子失了温良。而过去那些恶意中伤她的谣言更在此刻四起,这等媳妇说白了,有几个男人敢求娶?即使心里想着丰富嫁妆,不过童心那等心性岂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要从她手中挖银钱?自己的命别让她给挖了才好。

    为此童老爷把女儿送回老家乐梁,不让她插手家中生意,还聘来教习嬷嬷跟着,让她好好学规矩。

    果然,大半年的时间足以让不少谣言消停,前些日子,京里来信要她回去,说是已经替她定下亲事,让她回京备嫁。

    对于这事,童心盘算错误,她以为爹爹终究心疼自己,不教她盲婚哑嫁,应会像过去那样,挑选几个好男儿,让她瞧瞧才做决定,却没想到她的婚事就这样尘埃落定,她竟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

    她想,也许自己过去的恶名让众家男子却步,以至于爹爹能够为她挑选的对象不多。她有点后悔了,那时不该骄傲地放任谣言散播,她太过自信,以为算无遗漏,殊不知天意是最难算计的。不招人嫉是庸才,可不避人嫉是蠢材吶。

    最后一个箱笼搬上车时,童心对车夫道:“先绕到桐花巷吧。”

    车夫应声,鞭子一抽,往桐花巷行去。

    那个地方他熟,小姐回乐梁城半年里,去过七、八趟,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就是间破旧屋子,十几年没人住了,不过每个月小姐都让人去打扫,里头也不怎么脏乱。

    所谓桐花巷,指的便是家家户户屋里门前都栽上几棵油桐树,那宅子自然也不例外,院子里就种着一棵油桐树,长得挺好,每年四月驱车往这里走一趟,白色的花儿落满地,景致挺赏心悦目。

    马车里头,紫衣、紫裳一左一右挨着童心坐着,她们是童心的贴身丫头,紫裳擅长梳头描妆,紫衣善厨事。

    童心有八个丫头,四个对外、四个管内宅,对外的秋桦、秋桐、秋杉、秋棠随着她四处做生意,会管帐、会经营、会周旋,有她们在身边,她事半功倍。对内的除紫衣、紫裳外,还有个擅长女红的紫袖,和懂得医术、总管内院的紫襄。

    童家产业众多,她无法事必躬亲,信任下人、给予职权是她用人的规则,这些年她能处处顺利,这八个丫头功不可没。

    先前,爹爹只让她带紫衣、紫裳回乐梁,理由是担心她有充足人手,又在乐梁摆弄出生意来,这对她的名声有损无益。

    看向紫衣、紫裳,童心莞尔一笑。

    就这样了吗?舍弃一片大森林,从此关在狭窄的后院里,困于那片不能不低头的屋檐下,像只黄莺似的被豢养起来,以斗婆婆、斗小妾、生儿子为生命重心,直到老死?

    真是不甘心吶。

    只是天底下女人谁不是这样过一生?她不过是运气好,能够见识花花世界,比起别人,她已是幸运了。

    “小姐为什么那么喜欢那间破烂屋子?”

    它破烂吗?并不,那屋子在她的记忆中鲜明而美丽

    “你们记不记得,五岁的时候我逃过家?”

    紫衣比童心大,进童家又早,那件事她有印象,那回童家上上下下闹过好大一场,几乎要把乐梁城给翻了过来,紫衣想说话,可车夫的声音先一步传来——

    “小姐,已经到了。”车夫在一阵吁声后,停下车子。

    童心下车,走到那扇木门前,掌心轻轻熨贴着那扇门,感受着门上传来的丝丝凉意。

    那年,她就是这样用掌心贴着门,肚子咕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