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谁在王府不挨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夜无眠,隔日一早又被老太太明着暗着训了一顿,姚氏积了一肚子的气,待苗氏一来,破口就骂。

    “不是说此事包在你身上吗?可是,大丫头一根寒毛没少,英儿却因此被老太太记恨上了,说她娇纵蛮横,将来就算嫁了好人家,也得不到夫君的喜爱、婆母的看重,还叫我多费点心思在她身上,以免她成了粗鄙无知的村妇。”虽然府里奴才们视她如侯爷夫人,可是侯爷总嫌她见识浅薄,两人说话说不到一处,不如饱读诗书的孙氏,因此觉得奴才们也是如此看她,冯氏的“粗鄙无知”可谓踩到她的痛处。

    “依着我哥哥的安排,他使用暗香牵引的蝴蝶会将大小姐引到后山,可是不知道哪儿失误了,大小姐没有去后山,我们的人当然无从下手。”昨日一回府,苗氏就派人去找兄长苗子乔,不过直到今日早上,苗子乔才递了消息进来,可是有消息与没消息的结果一样,也不清楚这中间究竟哪儿出了差错。

    “你们的人是死了吗?等不到人,不会去找人吗?”姚氏一想到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就想捶胸顿足。

    老太太带府里女眷出门,府里至少派上十个侍卫,哥哥的人怎会是他们的对手?苗氏强忍内心的不满,低声下气道:“这事闹大了,于我于姐姐都不好。”

    “如今没闹大,我们难道就没事了吗?”姚氏以为老太太只是在竹芝轩安插眼线,可是昨日大丫头什么事也没发生,老太太却知道她们将徐卉丹身边的人弄走,由此可知,老太太必是派人盯着她们。

    老太太即便知道她们想利用昨日除掉大小姐,也不会对她们如何不,应该说不会对姚氏如何,姚氏有个儿子,还是庶长子,以后徐家还要靠徐容道撑起来。正因为如此,她不得不紧紧抓住姚氏,讨好姚氏。

    “这些日子,姐姐不如多让大少爷和二小姐去福禄院陪老太太,过不了多久老太太就会忘了此事。”

    “这次老太太真的恼我了,明着警告我离竹芝轩远一点,还说大丫头若是再磕着碰着,侯爷怪罪下来,她绝对不会护着我。”姚氏不懂,侯爷为何偏爱大丫头?大丫头落水,侯爷不问原由就抽了英儿一巴掌,若不是老太太拦着,侯爷还想叫英儿跪祠堂。

    “老太太只是吓唬姐姐,绝不会将此事告诉侯爷。”苗氏比姚氏看得还明白,老太太为了面子总要在侯爷面前护着姚氏,毕竟当初是她硬将姚氏塞给侯爷当妾的。

    “总之,最近别再去招惹竹芝轩。”

    若非为了讨好姚氏,她何必给自个儿树敌?苗氏低眉顺耳道:“我知道了。”

    “这个大丫头也太幸运了,一次又一次教她逃了!”姚氏真是呕死了,又不是九命怪猫,怎么就是死不了呢?

    “难道是芍药发现我们的计谋,派人暗中保护大小姐?”

    “芍药这个丫头是很机灵,可是,她哪来的本事派人暗中保护大丫头?况且,除非她预先知道我们的计谋,否则,又怎么知道要暗中保护大小姐?”

    是啊,可是,她总觉得此事坏在芍药的手上。自从芍药来了之后她便诸事不顺,芍药这个丫头好像专程来这里克她们的!

    姚氏突然想起一事,虽然昨日的事没办成,但是那几个杀手若说出去,传到侯爷那儿,侯爷岂会放过她?“对了,你哥哥派去的人嘴巴牢靠吗?”

    苗氏咬着下唇,老实道来。“我哥哥寻了一夜,如今还找不到他们。”

    “什么?!”姚氏激动的拍打几案,茶盏为之一震的跳起来,还好没摔落在地上。

    “请姐姐放心,我哥哥已经派人四处打探了。”

    “难道那些人打一开始就只想拿钱,不愿意办事?”

    “我哥哥办事一向牢靠。”苗氏信得过哥哥,可是,人又怎可能无端消失不见?难道哥哥为了昧下银子,根本没有雇用杀手,如今只能谎称人跑了吗?不,没有她这个妹妹,哥哥也别想过上好日子,哥哥绝对不会在此事犯糊涂!

    “依我看,他们必定是担心得罪深受皇上器重的侯爷,索性跑了不行,得赶紧弄明白,要不他们若四处张扬,该如何是好?”

    “我相信哥哥,哥哥处事周密,这么重要的事绝对不会亲自出面。”

    “相信他不至于笨得亲自出面,可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事我可不认帐。”

    她说不认帐,就能因此置身事外吗?苗氏唇边掠过一抹嘲讽,就是因为看准姚氏的自私,她才会推说芍药不好应付,要求二小姐出面缠住芍药。不过苗氏不会在口头上自讨没趣,柔顺的道:“这事原本就与姐姐无关。”

    “无论如何,这事赶紧叫你哥哥摆平,祸害留着就有麻烦。”

    “我知道。”苗氏起身告退。

    回到怡馨院,苗氏越想越不安,哥哥近来要钱要得很凶,问他哪儿缺钱,总是推说朋友有困难,而嫂子是守财奴,银子只进不能出,因此她没有多疑,能给多少就给多少。

    哥哥见到主动送上门的银子,难保不会动了私心也许不敢全部昧下,但是只用了一小部分随便雇用几个混混办事,这不是不可能。徐卉丹是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哥哥一定觉得一两个混混就能解决掉她。

    “小姐,姚姨娘在此事上头出了不少银子,她别想置身事外。”冬青见主子眉头深锁,觉得很心疼。若非小姐在永昌侯府处处不如人,又要照拂娘家,何必委屈自个儿讨好一个不长脑子的姨娘?

    “我不担心那个女人,若非老太太处处帮衬,以她的手段管得了侯府吗?”苗氏摆了摆手,不想浪费心思在姚氏身上,倒是哥哥,与她不只是连筋带骨的关系,更知道她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冬青,你回去见我娘,打探一下我哥哥近来在忙些什么,平日往来的都是哪些人,铺子生意如何,还有,请哥哥来见我。”

    朝堂上吵得纷纷扰扰的太子人选终于决定了,皇上顺了太后的意思,立了荣贵妃诞下的二皇子为太子。

    对此结果,早在戚文怀预料中。

    大梁祖制立嫡不立长,可是当今皇后萧皇后无子,太子人选就有了许多变数,凡是皇子,都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不过诸位皇子之中,最热门的只有两个——一是荣贵妃诞下的二皇子戚文禧,一是已故香贵妃诞下的四皇子戚文怀。这不只是因为两位皇子的母妃最为尊贵,更因为前者是太后属意的人选,而后者是皇上最喜欢最满意的儿子。

    后宫无人不知皇上不喜荣贵妃,不过荣贵妃是太后的侄女,有太后撑腰,人人还是争相巴结,拥护二皇子为储君的当然是前仆后继;而香贵妃早在四皇子十五岁那一年就过世了,娘家虽是百年大族,可是远在北方的宣州郡,四皇子在朝中的势力当然不及二皇子,即使九五至尊的皇上也无法独排众议立四皇子为储君。

    戚文怀看着笔下的字——雄浑霸气,这是真正的他吗?表面上他好似对那个位置视若无睹,面对各方劝进无动于衷,事实上,他想坐上那个位置吗?没错,他想要,因为唯有站在最高处,方能做他想做的事,譬如,查清楚母妃的病逝。母妃生于北方,身子一向康健,怎会一病不起?他怀疑母妃病逝不是张太后的手笔,就是荣贵妃下的手,而父皇不是不知,是不能查下去。

    “王爷,邵武回来了。”戚邵阎的声音传了进来。

    戚文怀放下手上的笔,接过内侍高成递过来的热毛巾,将沾墨的双手擦拭干净,而此时戚邵武正好推开书房的门走进来。

    戚文怀将手上的毛巾交给高成。“事情有进展了吗?”

    “是,他们是来自云州郡的小混混,两年前因为云州郡大旱,来到京城,在一位云州郡来的商贾底下讨生活。我暗中跟着这位商贾好几天了,发现还有一个人在找他们。”

    “是谁?”

    “永昌侯妾室的哥哥苗子乔,也是云州郡人。”

    戚文怀唇角微微一勾,这还真是有意思,侯爷的妾室想杀一个丫鬟,这是为何?

    “你应该查了苗子乔吧,有何发现?”

    “苗子乔有间铺子,经营得还不错,妻子是农家之女,却是管家的好手,两人生有一子一女,日子过得很不错,不过,苗子乔养了外室,是一个青楼女子。”

    戚文怀闻言冷笑。“招惹上青楼女子,还怕麻烦不找上门吗。”

    “我要继续跟着苗子乔吗?”

    “你继续跟着,他上哪儿,做了什么,一样也不漏的记下。还有,查清楚他将外室养在何处。”

    “六殿下!”戚邵阎的声音再度传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戚文烨的声音也传进来。“四哥在做什么?”

    “王爷在练字。”

    “这种时候还能练字他果然了不起啊!”戚文烨的口气绝对不是讽刺,而是发自肺腑的崇拜。几个兄弟之中,也只有四哥在风云变色之时还能面不改色。

    “王爷每日必定花一个时辰练字。”

    “四哥无论做什么事都极其用心,就是无心陪后院那些美妃娇妾,真是可怜了那些娇艳如花的美人儿,日日夜夜盼着,还能不凋谢吗?”

    戚文怀看了戚邵武一眼,示意他去将外面的人领进来,免得他说个没完。

    戚文怀让高成换了一张纸,再一次执笔,不过这次下笔端正含蓄,让戚文烨看了咬牙切齿,羡慕又嫉妒。

    “四哥也教教我,如何在这种时候还能像你一样悠闲自得?”在六皇子戚文烨眼中,太子之位应该属于文武双全的四哥,而不是那位连拉开一石强弓都很困难的二哥。别人瞧不出来,他可是看得很明白,二哥没多大本事,只擅长装模作样说到装模作样,难道他不会吗?他也是个中高手!

    “我还能如何?”戚文怀反过来一问。

    一顿,戚文烨叹了一口气。“不能如何。”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我继续当个清冷的宁亲王,而你就继续当个疯疯颠颠、花样百出的硕亲王。”

    是啊,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如何?可是,戚文烨不甘心啊!“四哥真的什么都不做吗?你相信二哥会成为一位贤明的君王吗?”

    他信与不信又如何?朝中大臣都相信这位二皇子孝顺贤明,会是大梁令人期待的君王,而大梁也将在他的带领之下迈向盛世。

    “四哥为何不说话?”

    “你管好自个儿就好了。”

    戚文烨笑了,可是他的笑容无比凄凉。“我若管好自个儿,我就真的有麻烦了。”

    戚文怀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身为皇子,何其尊贵,可是,他们满腹心思就只为了一件事——如何让自个儿活下去。

    “我都不甘心了,四哥真的甘心吗?”

    戚文烨乃贞妃之子,贞妃早早就失宠,娘舅又没有势力,在后宫的处境一直很艰难,还好与香贵妃感情极好,受到香贵妃照顾,日子才好过一些。香贵妃特别喜欢戚文烨爽朗的性格,盼着过于老成的戚文怀能受他影响,因此兄弟两个自小就亲近。不过,也许是两人个性南辕北辙,一个豪迈不羁,一个深沉淡漠,外人看他们总认为两人不合,完全不知戚文烨最崇拜的人是四哥,觉得他样样都好,根本无人能及。

    “有些事由不得自己。”

    “四哥若想放手一搏,我会助四哥一臂之力。”

    “你以为东宫之位有那么好坐吗?”父皇身子一向硬朗,在龙椅上再坐个一二十年都不是问题,而太后的身子早就出现颓势,二哥想要坐稳东宫之位,可要战战兢兢、步步为营。

    戚文烨明白的笑了。“对哦,东宫之位可不好坐。”

    戚文怀很清楚当今的局势,二哥有太后当靠山,想要动摇二哥的地位并不容易。父皇能够承继大统,坐稳龙椅,全是太后的功劳,论才干论谋略,太后都不输男子,他不服二哥坐上太子之位又如何?以他现今的能力,根本无法与太后抗衡。不过,局势会改变,历世历代继位的也不见得都是太子,不走到底,没有人知道结果。

    “以后别再像今日一样莽莽撞撞跑来宁亲王府。”母妃骤然辞世,他就意识到危机四伏,为能保护身边的人,明面上他刻意远离老六,让众人以为他们没有往来。

    “今日这样的日子,我若不上门安慰几句,岂不是更教人生疑。放心,我已经去二哥那儿拍过马屁了。”戚文烨看似粗枝大叶,心思可细腻了。

    “如何?”

    “他啊,不敢面露喜色,看起来还是诚惶诚恐的。”戚文烨忍不住翻白眼,若是老二有胆子展现霸气,他还瞧得起他,偏偏就喜欢装成无害的小动物,好教人相信他绝不像那位处处张扬的荣贵妃。

    戚文怀一笑置之,若不能坚持到底,还没登上最高的位子,就会先失了人心。

    “最近当心一点,别教人瞧出你的心思。”

    “若能瞧出我的心思,我还真服了他!”习惯了疯疯颠颠,有时候连他自个儿都搞不清楚何时真何时假。

    “你该走了。”今日他大大方方走进宁亲王府,就不能待太久了,免得宫里埋在府里的眼线又忙着揣测了。

    “我连一杯茶都还没喝。”戚文烨嘴上嘀咕,可是倒也不敢赖着不走,约定好下次至少要喝上一壶好茶便告辞离开。

    而戚文怀继续练字,专心得好像一丝杂念也没有,唯有他知道,此刻他无半分平静。

    有了打理玉宝阁的借口,芍药出门更容易了,也能藉此机会与郭清见面。以往要见郭清,她只能用两人互通消息的法子约在落霞轩见面,可是那儿有无法抹去的伤痛,待上一会儿就觉得难以喘气,再说,老是教人见她进出落霞轩总是不妥。

    “苗氏的兄长苗子乔在西市有间绸缎铺子,生意不错,妻子也是持家好手,日子过得倒是不输一般官宦之家,不过,近来他偶尔出入当铺典当东西换银子。”郭清短短几句就汇报完十日来暗查的结果,说来不多,却是不易,毕竟他在此地没有人脉,又不能惊动对方,无法放胆详查。

    芍药若有所思的蹙眉。“他会进当铺,就表示他缺银子,可是,铺子生意好,日子过得也好,为何需要进当铺换银子?”

    “他这个人行事很谨慎,跟了那么多天,我也看不出来他哪里需要银子。”

    “你终究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他不放,想看出他哪里有异,确实不易。”芍药力不从心的咬着下唇。“若能有个帮手跟你轮流盯着,说不定还能看出什么。”

    “小姐想要找的帮手,我已经在留意了。”

    “不急,想要找个聪明伶俐又值得信任的帮手,得费点心思。”

    “我知道。”

    “对了,他去的是哪家当铺?能否查到他都典当了什么?”

    “我去的是京城最大的当铺——聚宝斋,据说是官家子弟最爱去的当铺,当铺伙计掌柜嘴巴可紧了,绝不会透露客人典当之物。”

    芍药明白的点点头,当铺当然不说,因为这其中可能有赃物,而按照大梁的律法,销赃重罚百倍,赃物还要充公,可是赃物往往能为当铺带来大把银子,当铺通常会冒险销赃。

    “我可以试着搭上当铺伙计或掌柜,想法子旁敲侧击,不过,得费些时日。”

    “无论如何,总要试上一试。苗子乔在京城经营多年,不缺人脉,不至于需要典当珠宝首饰换取银子,可想而知,他典当之物绝非寻常物品。”

    郭清同意的点点头。“我还要继续盯着苗子乔吗?”

    “苗氏在外面有何举动都得靠他,想要抓住苗氏,就必须从他身上下手,哥哥还是继续盯着他哥哥辛苦了。”芍药觉得很愧疚,哥哥只有一个人,要做这个,又要做那个,太难为他了。

    “不辛苦。”他更心疼她,不能与父母相认,还要委屈自个儿当个被使唤的丫鬟,这还不够,一个个恶毒贪婪的女人甚至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娘近日可好?还在接绣坊的活儿吗?娘的眼睛不好使了,家里又不缺银子,让她别再做了。”若说离开落霞轩有什么遗憾,就是娘从此无法伴她左右。如今她在侯府也不知道得罪多少人,若想保护娘,她们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

    “小姐也知道娘的脾气,娘就喜欢做事,停不下来。放心,有小月盯着,她不敢贪黑赶活儿,就是成日担心小姐瘦了病了。”小月是他们离开落霞轩之后从人牙子手上买来的小丫鬟,原本娘是准备调教好送进侯府给芍药当帮手,如今反倒成了为娘解闷的可人儿。

    “我真是不孝,教娘牵挂,也教娘见不到女儿。”

    “小姐不是说过,总有一天会教娘见到女儿吗?”

    芍药重重的点点头,无论多困难,她一定会做到!

    “娘会耐心等候那日到来,小姐就别再耿耿于怀。”

    “好,我等哥哥的消息。”

    郭清嘱咐芍药好好照顾自己,便轻巧的从厢房后面的窗子离开。

    过了一会儿,芍药起身打开厢房的门,对着守在外面的王嬷嬷道:“走了。”

    下了楼,芍药的目光正好对上走进玉宝阁的身影,两人四目相对,不由得一怔。怎么会是他?男女有别,她应该假装不认识他,可他终究是她的救命恩人,连是否上前问安都要再三琢磨,这未免太令人心寒了。

    不过,芍药的担忧是多余的,戚文怀看起来好似不认得她,淡淡扫了她一眼便走进来,可是经过她身边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弯下身从地上拾起一个荷包。

    “这是姑娘的吗?”他将荷包递到她面前。

    芍药下意识的抬头看他一眼,道了声谢谢,接过荷包,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玉宝阁,上了停放在外面的马车,王嬷嬷跟在后面坐上马车。

    当马车缓缓前进,芍药打开手上的荷包,果然从中取出一张字条。

    王嬷嬷见了吓了一跳,可是一句话也没说,静待芍药看分明。

    看完字条,芍药放回荷包,仔细收好,随即闭上双眸。

    王嬷嬷看得出来芍药不是闭目养神,而是在沉思,显然那张字条送了很重要的消息给她,于是忍不住问:“姑娘认识刚刚那位公子?”

    “在承恩寺的后山,就是他出手相救。”

    “他给姑娘递了什么话?”

    “他给了一个地名。”

    “地名?”

    “是啊,我想不明白,只能等哥哥去瞧过了,才能知道他的用意。”

    略微一顿,王嬷嬷不安的问:“那位公子会不会对姑娘不利?”

    “我看他没有恶意。”真是奇怪,她早就失去对人的信任,可是,为何她的心如此确定他不是坏人?只因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吗?不,也许更早,当她在打铁铺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不是坏人。

    他浑身散发着贵气,可是,刻在她脑海的影像却是夏日艳阳都化不去的冷冽,教靠近他的人都不由得心生颤栗,正因如此,她反而觉得他不是坏人。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很好奇,两次巧遇,当他只是能远观的高山峻岭,可是在她面临生死关头之时,却得他出手相救,原来,他真是那个坐在骏马上的英雄难道他送来这张字条也是为了帮她?不,为何他要帮她?他们并不清楚对方底细,他如何帮她?还有,他又如何得知今日她会来玉宝阁?

    许多疑问掠过心头,她第一次觉得心乱如麻,她能够相信此人吗?他是谁?他用意何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