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人人文学 www.rrwx.cc,女儿行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了他的动机,动作比他快了一步。

    只见那人挥挥手,一股暗劲把他的手震了开去。

    齐素素死里逃生却还懵然不知,嚷嚷道:“救人哪!贼道强奸啊!救人哪”

    “不要穷吆呼!”那人沉声道:“来人哪!”

    “嗖嗖嗖”三个锦衣卫的兄弟越墙而入道:“统领有何吩咐?”

    锦衣卫首领道:“把齐素素和‘一阳子’带到大厅中来,我要亲自审问。”

    “一阳子”知道木元道人也无法回避他,此刻最紧要的是使余天平知道,及早携二女逃离此处,即使他现在想逃都来不及了,他们被押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厅。

    而齐素素仍然是穿着亵衣,酥胸半裸。

    首领道:“把木元道长请来。”

    “是”

    这工夫一个人站在大厅外“一阳子”向他眨眨眼,这人立刻会意,未见余天平,而他还正在熟睡呢。

    “不好了,余少侠,师兄‘一阳子’出了纰漏。”

    “什么纰漏?”

    “被齐素素认出而闹翻,现在都在大厅中,锦衣卫头目正要审问,师兄似乎是要您速带二位姑娘离此。”

    余天平道:“一阳子为我破戒,名败身裂,我怎能一走了之?”

    “余大侠,师兄绝不怪你,他破了戒已看穿一切,死而无憾!”

    “胡说,他的破戒不是受色欲引诱,而是伟大的牺牲。这样吧,我托你一件事,不知你能不能办到?”

    “大侠请吩咐。”

    “你能不能把朱、田二姑娘送到外面,也就是十里外的柳树构镇上。记住不要住客栈,可以在镇上一座送子娘娘小庙中暂避,最迟天亮我会赶去。”

    “余大侠,我一定能办到。”

    “如果你们在未出此宅时遇上了险阻,请大叫我的名字三声,我会赶去帮助你们的。”

    “一切遵办,余大侠,只怕二位姑娘不信我的话而不愿跟我走。”

    “你先去找朱姑娘,再和她同去找田姑娘。”

    此刻大厅中有木元道长及归元子等门人。另有锦衣卫首领及四个部下。?

    大厅之外,还有不属于锦衣卫的天龙武国的武士。

    “齐素素,你不是余大侠的人吗?为什么深更半夜和出家人在一房中不清不浑地,要说实话。”

    齐素素道:“我爹是一派之尊,都不敢对我这样说话,你是什么人?”

    “本人是天龙武国锦衣卫小头领,负责此处的安全。”

    “是这样的,我本是和余天平有缘,双方都有意结合,没想到这妖道混水摸鱼想冒充余少侠。”首领看看木元道人,对“一阳子”道:“可有此事?”

    “一阳子”道:“不错!”

    “你你这个败类”木元道人盛怒之下,就要上去揍人,可是首领大声喝止道:

    “木元道长且慢!”

    “大人,这种空门孽徒,还留他何用?”

    “此事要弄清楚。”首领道:“齐素素、上面的意思却想成全你,和余少侠白首偕老,先在此成婚,你和余少侠可有夫妻之实?”

    “这”齐素素道:“我想是有的,只是今夜这贼道想去冒充。”

    “不!”“一阳子”道:“余少余对朱、田二女极有好感,却对齐姑娘毫无意思,但上面似乎安排他们乌合乱交,而他绝对不愿,于是贫道自告奋勇取代了他。”

    首领道:“一阳子!你身为出家人,甘愿下流破戒,你的动机是什么?”

    “一阳子”道:“我们都是凡夫俗子,‘饮食男女’岂能例外?我是耐不住长久的节欲而破戒,这就是我的动机。”

    木元道人气得直喘道:“狗东西,本门的人都被你丢光了,还不自绝谢罪。”

    “一阳子”道:“如果齐姑娘回心转意,愿和我白首偕老,我为什么要死?佛、道二教教义中常见x?x‘愿文’字样,含意至为明显,出世入世,出家在家,弃俗还俗,皆遵守一个‘愿’字,绝无勉强之意,也没有一个出家之人因勉强而能得道飞升的。”

    “巧辩!”木元道:“大人,这孽徒交贫道以门规处死如何?”

    首领冷冷地道:“木元道长,事情恐怕还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吧?”

    木元道人道:“大人,门规不严,贫道事了之后会向上面请罪.但贫道对这孽徒知之甚稔,他只是被色欲所惑”

    “木元道长,你还是先在一边看着吧!”首领道:“一阳子,你说余少侠对齐姑娘没有意思,而你却不嫌,取代了余少侠一共有多少次了?”

    “—阳子”道:“在下没有统计过,大概在十来次到二十次之间吧?”

    “这么说从第一次开始,一直都是你了?”

    “不错。”

    “齐姑娘怎么认不出是你?”

    “入室前灭灯,在黑暗中作那事谁会分别有没有弄错了人?”“一阳子”道:“除非我和余少余的身材有极大不同,比喻说—个太胖一个太瘦。”

    “嗯!”首领对齐素素道:“齐素素,是不是每次都要熄灯?”

    “是是的。”?

    “你们在作那事时也没有谈过话?”

    “没有,他总是不出声。”

    部下们忍不住都大笑起来。

    首领脸一沉道:“一阳子,你可知道为什么余少侠不喜欢齐姑娘吗?”

    “我想是胃口缺乏吧。”

    “为什么会没有胃口,你应该知道的。因为来此的外人,都被施过‘摄魂大法’,前事全都淡忘。”首领道:“既然一个人忘了自己的历史,但人性本能未失,就不会有什么挑剔和取舍,齐姑娘的姿色不差,他为何会不喜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首领厉声道:“是不是余少侠记忆已复,和正常人—样了?”

    “不会的。”“一阳子”道:“除了本朝中的绝顶高手,还没有人能自破此大法的。”

    首领冷笑道:“你知道余少侠的身手有多高吗?就连本王朝的文、武相都非其敌手,自解大法,非无可能。”

    首领又道:“木元道长,请派人去把余少侠请来。”

    木元道:“还是贫道亲自去清吧!”

    木元到余天平处扑了空。

    原来他不放心二女跟清风道人往外闯,要亲自护送他们出去。但在后门内遇上了两个武士和一个锦衣卫的拦截。

    “快走,我会处理这儿的一切。”

    那锦衣卫道:“二位缠住余少侠,我要截住他们三人

    但是,这锦衣卫才动,余天平就先缠住了他,还有两个武士,以三对—,要想撤出一人都办不到。

    “余少侠,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当然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背叛本朝?”

    “正因为知道你们的鬼划符,才要这么做的。”

    “余少侠,也许不久的将来要称你一声殿下了!”

    “胡说!”余天平很厌恶这句话。盛怒之下竟施出了“奔雷三式”中的一式。这是天山一残所传的不世绝学;

    这锦衣卫身手固然了得,却挡不住这种绝学。“格崩”一声,胸骨全塌,带着一蓬血雨飞了出去。

    两个武土就更差了。在余天平铁杵似的腿阵伸缩了十一次之多后,两声惨嗥“嗷”

    人已滚出三丈之外。

    木元道人怵目惊心。

    他简直没法想像,如果他没有获得天龙武国的奇学之前,到底能接余天平几招?

    “余少侠,大人请你去谈话。”

    这时两武土之一在花丛中呻吟道:“木元道长快去追你的门下清风道人和朱、田二二位姑娘他们从后门逃走了”

    木元正要召人来,余天平道:“木元,让他们去吧,你要做你的贰臣大佬,那是你的事,你的门下作了正确的抉择,你又何必多事。”

    “余少侠,不久你将是本朝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的人物了!你为什么如此想不开?”

    木元道长长啸一声,分明这是召人的暗号。余天平不必再客气了,意念一动,木元的左手脉门差点被扣住,快得几乎使他失去了信心。?

    凡是投靠天龙武国的人,掌门人所得到的武功自然要比部下的高些。木元道长比过去精进很多,所以他相当自负。

    只是刚刚见过余天平的身手,立刻就收敛了那份骄气。

    木元道人无论如何不甘像二武士一样被打倒,—出手就是天龙武国的精粹武学。

    刹那间,余天平感觉四面八方,身前身后,上上下下都是一片片的腿阵掌浪,那种带着金铜声的罡劲,撕裂着每一寸的空间,形成令人窒息的狂焰。

    余天平的衣衫都像饱帆满篷似地胀起而“猎猎”作响。只要有瞬间的疏忽,身上每一处都会连中数掌或数脚。

    泥尘像蕈状向上空暴卷舒展,余天平也自心惊不已。

    这就难怪,连“陆地神仙”司马天戈也不是假师父朱宗武的敌手了,更难怪天龙武国目空一切,要一统武林了。

    余天平冷哂着,在眨眼间,身子忽弓忽蜷,倏隐倏现,十七个方位八个不同角度于瞬间完成。

    两人身上的罡飚相接,发出连珠的爆响声。木元只感全身百骸的骨节已被压裂。双足移动处足印深两三寸,泥尘飞扬。

    甚至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年久失修的木架,在狂风中即将倒塌。一股液体似已涌到了胸口及喉头了。

    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要把余天平绊在这儿。他也想到了为何太华峰武会半途而废呢?

    只闻余天平“嘿”地一声,牢牢地揪住了木元的左肘,木元被抡甩起来,已失去了挣扎的力量。应该说他已失去了这种勇气。

    人箭射出,木元的身子在青石砌成的墙上造成骨碎肉靡之声,像不太熟的柿子饼贴在墙上又掉落地上。几乎在此同时,人影未到,喝声已至。?

    “啾啾”声中夹杂着清脆的小铃声。

    “勾魂驼铃!”

    余天平终于想出了这锦衣卫小头目的身份了。他是西北荒漠高手“勾魂驼铃”萨木易。

    正因为这驼铃高速进行有“啾啾”声,也有“叮叮”声,能分散敌人心神,轻功差的高手常栽在他的手中。此暗器专打穴道,一旦中的能嵌住不掉。

    由于刚才和木元道人力拚,泥尘氤氲尚未落定,而这十八枚“勾魂驼铃”已到了身边四周,余天平的身子在瞬间以扁、侧、扭、圆等型态在驼铃中穿掠。

    为什么不以深厚无俦的内力震出驼铃呢?那是因为昔年听师父说过“勾魂驼铃”遇阻力就会转变了,如果十八枚都不规则地转弯,如何应付?

    十八枚驼铃全部落空。

    萨木易已站在五步之外道:“余少侠,高明。”

    “彼此,彼此!”

    “余少侠,你是聪明人,与师门为敌,必然贻笑天下。”

    “那是在下的事。”

    “余少侠,俗语说:一掌独拍,虽疾无声”

    “即使无声,也要试试看,总不能任凭宰割。”

    萨木易道:“少侠言重了,在天龙武国,何人敢动少侠一根毛?余少侠,死的合该命短,一切不计,只要少侠”

    “萨木易,你自卫吧!”

    “余少侠!”萨木易漠然道:“不要自恃武功了得就目空一切。‘登峰造极’那句话只是鼓励人向上的,世上并没有登峰造极的事。”

    “这道理天龙武国更该知道!”余天平道:“中原武林本来安然无事,是谁挑起的杀伐动乱?”

    这工夫其余的一个锦衣卫和八九个武士已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但由于未死的两个武土还在悲号,已死的木元和那锦衣卫死状至惨,这些包围的人不免胆怯。

    “余天平,萨某只是不愿不教而诛,可别以为怕你。”

    余天平以为反正非放手一拚不可。迟了人手越来越多,再说也不放心二女和清风道人。

    “那好!这就试试你的胆子吧”

    这次攻击一出手就不留情。因为萨木易在大漠也是从不留活口的杀手。

    可是这锦衣卫小首领和其他部下不同,动手就是抢攻,他不全靠驼铃取胜“铁沙指”

    更是一绝。这是久住沙漠中的人较易练的一门武功。

    指风震耳,在余天平前、侧身上五七个大穴附近划动,而另外七八人也没闲着,形成一道人篱。余天平的身手像猛收急跳的弹簧,而且能在半空扭曲转弯,有如激流中逆水婉蜒穿游的刀鱼。

    萨木易黄澄澄的眸子已被血丝布满,他恨极也狂极,在天龙武国比他高的人也不太多,在中原武林还没遇上敌手。

    所以他嗓中发出呜咽声,有如饿狼在雪地中急食尸体时的护食声。

    的确,萨木易和他的部下们就像一群饿狼一样,有几个只攻不守,想以小换大,但是—

    —

    这场血拚已到了端倪,奇巧的两脚自不可思议的角度上踹到。两个武士先垫了底,嗷

    嘶声在夜空中震抖,身子已不知飞向了何地。

    萨木易悲啸声中“铁沙手”黄沙无垠”一招四式,乍看指影重叠,即使余天平真的生了翅膀也要在身上留下几个窖窿,而且,还有三个武土只攻不守贴了上来。

    另外的,也都以他们最长见的招式,使出吃奶力气扑上。即使是一堵墙,一块生铁也会被这无俦压力挤扁。

    “刷——”声中,余天平的衣衫已被萨木易的指劲划破了两处,然而人影明幻不定,就在这一刹,余天平双掌—搓,雷声隐隐发自掌心。

    一鹤冲天,掌力下按,这正是“奔雷十三式”第二式和师门武功的配合,下面的人如置身惊涛骇浪之中,地壳震动,砂石爆溅激射。

    一声闷哼,萨木易连退五步坐在地上。其余部下连惨呼都未发出声来,尸体四下飞出,他们已被无俦奇劲震死,五脏靡烂,连呻吟都来不及了。

    应该说他们死得最痛快。萨木易挣扎着想起来,但没有成功。

    当余天平走近时,萨木易道:“余天平,你的结局会比我更惨”

    “你看不到我的结局,我却先看到你的”

    萨木易兜心一拳,自绝了帐。

    而青城七子中的余下三子“玉尘子”“归元子”及“飘萍子”等出现时“一阳子”悲呼着近来道:“师兄算了不要说你们就连师父和锦衣卫首领都不成师兄们,我们一起走吧!”

    三子见现场上血肉模糊,已凉了半截。

    余天平道:“你等是否觉悟?那是你们的事,只要不强自出头找死,余某也不为已甚。

    一阳子,我们走!”

    二人出了别墅“一阳子”垂头丧气道:“余少侠,我对不起师门”

    “一阳子,那叫着咎由自取,你用不着内疚!”

    “话虽如此,师父毕竟是间接死在我的手中。如果我没有和你一条心,他怎么会有这种下场?”

    “一阳子,忘了这件事吧,这不是你的错。”

    “嗨尽管如此,我今生的心情永不会开朗的。”

    余天平道:“为人处世必须拿得起放得下才行。一阳子,从今以后你已是一个还俗的普通人,你没有对不起谁?甚至于你作了一件对武林极有贡献的大事。”

    “一阳子”还是不乐道:“余大侠,我本要带齐素素一起走,没想到这女人死心眼,她说男人死光了也不考虑我。”

    “一阳子,她有一天会回头的,她总不能否定你们的真正夫妻关系吧?这女人被齐子玉宠坏了!”

    “余大侠,看来天龙武国之主并非令师了?”

    “你有什么新的发现?”

    “一阳子”道:“你想想看,天龙武国的武功,似乎都是传自其君主,职位高的武功高,职位低的身手低,余大侠,你和他们很多高手动过手,可有‘终南绝剑’的武功路数?”

    “没有!果然有道理。”余天平道:“可见那人不是家师,然而,世上真有这种酷肖的人吗?”

    “两个人完全一样,那自然不可能:但相像是有的,况且你们师徒毕竟阔别了十余年之久呀!”

    余天平想不通,他仍以为那样的酷肖就不可能是假的。二人加速疾行,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柳树沟。

    不久来到“送子娘娘”小庙外,这小庙是没有庙祝及会首看庙的。年久失修,大门早已不见了。“小秋玉芳清风”余天平低呼着进入荒草没胫的院中。但是,突闻声声冷哼,只见小殿中走出数人,为首的竟是苦行师太。

    苦行师太被称为中原第一高手。她的身后还有武当的离尘子及丐帮一部份年轻人,另外就是已被制住无法出声的二女及清风子。

    余天平一看这情况,也就猜个八九了,道:“苦行师太您好,晚辈有礼”

    苦行师太木然地道:“你们中南派已自绝于中原武林,这称呼老衲不接受!”

    余天平道:“大师这话从何说起?”

    “好一个浮滑诡诈之徒,你们师徒狼狈为奸,有目共睹,还敢瞪着眼说谎。”离尘子道:

    “余天平,天龙武国之主是不是朱宗武?”

    “这”余天平道:“晚辈对此事也只是存疑,却自信先师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大胆!”苦行师太沉声道:“据水月先生及司马天戈两位施主飞鸽传书云:朱宗武即天龙武国之国君,且司马施主还和他动过手,也受了伤。”

    余天平道:“晚辈深信这其中另有蹊跷,家师一生光明正大,仰俯无愧。至于晚辈,在太华峰上只是受人暗算”

    苦行师太道:“受何人暗算?”

    “是”余天平真是心焦如焚,他又不是善于说谎的人,自己的师父劫走了他,这话怎么说?岂不是越描越黑?

    但是,不说反而更会引起误会道:“前辈,这正是晚辈绝不敢相信之处,劫走晚辈之人,正是一个外表看来极像家师之人”

    离尘子冷笑道:“好一个油嘴滑舌的叛徒,有你这种见异思迁,首鼠两端的恶徒,也就难怪会有朱宗武那种”

    “妖道住口!”余天平忍无可忍,厉声喝止。

    “离尘子”大声道:“好一个狂妄的小辈,幸亏天龙武国还没有君临天下,号令中原武林,果真有那一天,那还得了?”

    这口气分明充满了挑拨意味。

    余天平—字一字地道:“中原武林永不会被邪魔外道所统御.那是因为还有些不像你‘离尘子’这么头脑简单的人物。”

    “小辈放肆”“离尘子”人随声至,带着啸声砸出一拳,但余天平仅招招手“离尘子”的右臂已无法抬起,连退五七步,才被苦行师太扫袖以暗劲托住。?

    这种差距,就连苦行师太都不禁暗暗皱眉。

    余天平道:“苦行师太千万别听信谣言,至于那貌似家师的人自称家师,想必是蓄意破坏中原武林团结,要我们自相残杀

    “满口胡言,谁会相信?”“离尘子”道:“根据司马天戈前辈亲身经验,那人正是昔年的‘终南绝剑’朱宗武,没有人可以冒充。”

    “一阳子”道:“前辈要知道,对方既然想要冒充朱大侠,自然要找个极为相似的人,如果轻易会被看出破绽,他们还能玩什么花样?又能骗得了谁?”?

    “你这个道家败类!”“离尘子”轻蔑地道:“你们青城派已面见颜附敌,卖友求荣,这里哪有你这种人说话的份儿?”?

    “一阳子”道:“晚辈承认,本掌门人率众附敌,愧对青城派列祖列宗。但是,晚辈尚能及时觉醒,和余大侠在匪巢中大干了—场”

    “一阳子,你且住口。”苦行师太道:“余天平,在那匪窝中,你乐不思蜀,和三个少女鬼混,你有何话说?”

    余天平道:“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在太华峰上即中了对方‘摄魂大法’,前事尽忘”

    “离尘子”大声道:“苦行前辈,你相信他的一派胡言吗?一个人前事尽忘,也会纵情声色吗?”

    余天平道:“那是因为对方说我已中了他们的‘断子绝孙软骨香’,此香至毒,一月之后即失去生殖能力,三月以后四肢瘫痪”

    “哈”“离尘子”狂笑道:“苦行前辈,此子满口胡言,这‘绝子断孙软骨香’和你在那儿纵情声色的荒唐事有何关连?”

    余天平道:“昨夜那假冒家师主人召见晚辈,说是‘绝子断孙软骨香’一个月内不能生殖,他为晚辈着想,一方面去找解药,另一方面设法为余家接续香烟”

    “噢!原来如此。”

    但“离尘子”嘿嘿冷笑不已道:“试问是什么人能在太华峰头对你施行‘绝子断孙软骨香’呀?”

    余天平道:“那人道很可能是九大门派中的武当上代掌门人的师兄弟”

    “找死!”“离尘子”一声断喝,和一些丐帮弟子就要来一次群殴,然而苦行师太招手阻止道:“小辈信口开河,可曾考虑后果?”

    “一阳子”大声道:“事情不问清楚就以为别人说谎,这么说,我们说真话没人相信,要是说谎可能有人会信了?可真是忠言逆耳呀!”

    三个丐帮大弟子突然向“一阳子”扑去。

    余天平明明看到却不阻止,似乎苦行师太也看到了,大家心照不宣,各有各的想法。余天平是放心,苦行师太是不闻不问以试深浅。

    当然“一阳子”也知道这情况,待立丐帮弟子扑上,就那么挥手伸腿,两个耳光打退两个,另一个被“一阳子”踢了个劲斗。

    “离尘子”刚才本想出手在“一阳子”身上找回点面子,现在不由暗暗庆幸没有出手,九大门派各派的路数大致知道一点,一看就知道施展的不是青城派的工夫。

    这下子“离尘子”又有了藉口道:“前辈,您看,这妖道用的不是青城派的武学。”

    苦行师太道:“一阳子,这可是天龙武国的武功?”

    “正是,前辈。”

    “你还敢狡赖没有投靠天龙武国吗?”

    “一阳子”道:“老前辈,您太过迂了!晚辈刚刚说过,家师率众归附了天龙武国,晚辈也没例外,所以学了他们的武功,但遇上了余少侠之后,立即觉醒而和他共谋逃出虎穴”

    “前辈,别信这败类的话。”“离尘子”道:“天龙武国所以能一鸣惊人,声势浩大,主要是暗中进行分化中原武林,挑拨谋反,武林某些帮派见风转舵,为敌所用,这两个小辈正是如此,不可不防。”

    余天平道:“道长不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对自己人成见太深,无端造成不必要之倾轧与分裂!”

    苦行师太道:“余天平,你道已中‘摄魂大法’,前事尽忘,但老衲看来却并非如此,你怎么说?”

    余天平道:“师门‘大千心法’玄妙无方,加上另外获得奇缘,所以受惑情形较轻,偶尔灵机一现会想到前事,晚辈以深厚之内功解除了‘摄魂大法’”

    “哼!”苦行师太以为一句“大千心法玄妙无穷”有点抬高终南门的身价,像这种门派之见,再高的辈份和功力也是难免的。

    “离尘子”冷笑道:“年纪轻轻就会吹嘘,朱小秋和你同门,为何她不能自解‘摄魂大法’?”?

    “一阳子”道:“你的耳朵到底是有没有毛病?余少侠说过,他除了本门武功之外,连获奇缘,且吃过‘千年朱果’,朱姑娘自然不能和他比了!”

    “那好!”苦行师太道:“照你的口气,你的功力已相当可观,你可愿接老衲三掌?”

    余天平道:“晚辈不敢。”

    “不必谦虚,你近来功力大进,谅也不是误传的。”

    “是啊!”“离尘子”道:“你是不是信口胡吹,—试便知。”

    余天平冷笑道:“离尘子前辈似乎唯恐天下不乱,你到底居心何在?难道岌岌可危的中原武林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离尘子”道:“正因为中原武林大难临头,才不得不小心,以免被那些明保刘备暗保曹操的人所愚弄。”

    “一阳子”“呸!”地一声吐了口唾沫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角色?”

    苦行师太挥挥手道:“余天平,准备了!”

    “前辈,这会使亲者痛仇者快的。”

    “余天平,老衲不是一意孤行之人,如此做正是提防发生亲痛仇快的事,你接招吧”

    只见她缓缓地抬手、翻腕、侧掌而推出。

    那知余天平根本没有还手的准备,苦行师太已能作到收发由心的境界,急忙收回四成内功,因她刚才是用了六成力道的。可是只有两成力道在她说来已是非同小可了。

    尤其是对一个根本无意抵挡的人。只见狂焰卷地而起,砂飞石走,连地上蔓草都拔了起来,由散而聚的无俦暗劲和余天平的身子一接,他的“大干心法”本能地产生了护身罡气。

    “轰隆”一声,惊呼四起,围观者纷纷暴退不迭。

    余天平退了三大步,地上每个足印都有五寸多深。而苦行师太也退了一大步,足上的多耳麻履鞋帮和鞋底已有多处绽了线。苦行师太的足印也有三寸多深。在别人来说,还不能确定体会这—拚的危机,苦行师太清楚,因为对方没有出招,只以罡气护身。

    严格地说,两人应该是未分胜负。

    苦行师太冷冷地道:“余天平,你的功力深厚,这一点并未说谎,可是你的护身罡气非终南六心法”

    “晚辈说过,尚另有奇缘遇合。”

    “什么奇缘遇合?”

    余天平道:“前辈务请鉴谅,成全晚辈的奇人再三交待,不可泄密,以免引起那位前辈的后辈门人的误会。”

    “离尘子”道:“苦行前辈,这又是余天平的遁辞,恐怕他的护身罡气是天龙武国的武功心法。他可以唬唬晚辈等人,却未必能朦蔽苦行前辈。”

    “一阳子”道:“以前总以为武当派自张真人发扬光大以来,人才辈出,倍受同道尊敬,掌门人必是心地光明,—言九鼎之人,那知你心胸狭窄、偏激、卑鄙无耻,我真替你害羞!”

    “离尘子”向丐帮几个大弟子一眨眼,同时扑向“一阳子”四对一的局面“离尘子”

    以为包赢不输。

    那知“一阳子”豁出去了,全力施为,不较内力,身形一幻,犹如虎扑豹窜,惊虹闪电,不过八九个照面“拍拍拍”三声,丐帮三个弟子摔出“离尘子”较上了劲,接实了“一阳子”一掌。

    武当的掌劲被称为“棉里藏针”可见是柔中有刚,刚中有柔的,但“一阳子”用的是武林绝学,也可以说是武林各派之长的集锦武功。

    只见“离尘子”四周旋起一个泥柱,把他裹在螺旋泥尘之中,然后“吭”地一声“离尘子”摇晃着退了五六步。

    “一阳子”也连退了三大步。

    苦行师太道:“余天平,中原武林同道,都在找你,今日被老衲遇上,只好把你带回交给同道议处了。”

    余天平道:“晚辈并未犯罪,苦行前辈却把晚辈当作了犯人,未免有失公允,令人不平。”

    苦行师太道:“余天平,你的一面之词,未必可信,暂时委曲你数日,老衲绝对保证在证明你确是清白之前无人敢侵犯你。”

    余天平道:“晚辈还有十万火急之事待办,不能任人摆布。”

    “反了!反了”“离尘子”大声道:“苦行师太何不把他拿下。”

    就在这时,一个少女奔了进来。先是对苦行师太等人愕了一下,立即奔向余天平道:

    “余大哥,你想遗弃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一阳子”拦道:“齐姑娘,不要再缠余大侠了,他有朱、田二位姑娘,从未对你有过意思,过去的一切,我‘一阳子’负全责!”

    “滚,作梦!”齐素素想去抓余天平“—阳子”挡住道:“我俗家名字叫孙坚,素素,你以后叫我的名字好了!”

    “看看苦行前辈。”“离尘子”道:“设若他们不是乱七八糟,黄山派掌门齐子玉之女为何和他们都有纠葛?”

    苦行师太道:“姑娘可是齐子玉的掌珠?”

    “不错。”

    “你找余天平何事?”

    “他是我的丈夫,可是他却想遗弃我。”

    余天平道:“前辈请勿信此女之言,在魔窟中因此女心智不明,而武国主事人又想以女色蛊惑于我,就以齐姑娘为饵,但晚辈该时已用‘大千心法’恢复了记忆,绝不接受此女,但如不接受,那儿主事之人必知晚辈已恢复了记忆,就在这时,‘一阳子’甘愿牺牲自己,暗暗代替了晚辈”

    苦行师太厉声道:“伤德败行,莫此为甚,余天平,仅凭这件事来说,老衲非把你交给中原武林处置不可。”

    “前辈,晚辈句句实话,如一味相强,晚辈也不是任人摆弄之辈。”

    “嘿”苦行师太冷笑道:“好好!老衲本不想和你计较,你自恃武功了得,非逼老衲出手不可,尚幸有许多人在场作证,非老衲以大欺小。”

    “一阳子”在余天平耳边低声道:“待会我施袭劫走朱、田二姑娘,你接这老鬼几招,咱们还是溜吧,如果再有人来,就走不成了。”

    余天平不是怕事的人,甚至于也不忌惮苦行师太,只是抓破了脸以后不好相见,再说,他目前要找个地方助二人恢复记忆,更要尽快去找到那个假朱宗武算帐。

    这后者对他更为重要,师门尊严不容被侮蔑。

    余天平躬身道:“如果前辈为了成全晚辈,考验晚辈,晚辈诚惶诚恐,勉为其难而接受教诲”

    “那就小心了”

    余天平开了个门户,正是终南门的路数。然后,他向“一阳子”交换了一个眼色。

    “余天平,你出手吧!”

    “晚辈遵命”“童子拜佛”一招三式攻上,这也是先礼后兵,以下对上的礼让打法。

    苦行师太是当今硕果仅存人物。她的修为涵养已有相当火候。

    然而,学武之人好强争胜之心仍然不免,刚才她和余天平打了个平手之局,论身份算她败了,因而这次动手,她有了计较。这也是因为她已摸清了余天平的份量,绝不敢大意了。

    即使是最伟大的人的尊严,也往往是要别人捐出尊严培养出来的。这和“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略似。

    苦行师太衣角都没动一下,已换了两个方位。但把余天平的攻势一破,陡然间就是锐不可当的攻击,修为一甲子以上的“两仪罡”挟着一招“拈花微笑”猛烈的狂焰彻地而起。刹那间狂风大作,双方先天罡气相接形成的暴风,造成无俦的漩涡和尘浪。

    就在这档口“一阳子”在烟尘弥漫之中射向二女之处,因为她们被放在围观的人们身后。

    这场面百年难得一见,无人愿失去这机会,而现在,在惊天动地一击之后,那些人连眼也不眨—下,看看是不是余天平先倒下,甚至于有些人已准备鼓掌喝采了。

    所以身后地上的二女,以及早已悄悄移到很远处的“一阳子”已不被人注意了。

    一击之后,余天平反守为攻,两人衣衫发出刺耳的“猎猎”声,这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劲道和那收发由心的内力,直看得一边身份较高的人如痴似醉。

    当二十招已过时,苦行师太似已略占上风。

    “离尘子”道:“各位请注意,苦行师太要得手了”

    就在这时,双方忽然由急攻快守而慢了下来。

    二人各自挽臂翻腕,气定神凝地推出了—掌,只有“离尘子”知道,这是生死成败的一搏。

    “呼嗤”一声,两人推出的无俦内力一接,各呈现螺旋型震回,这两股反震的力道几乎比他们发出的还大,最重要的是发出的力道可以控制,反震回来的无法控制。

    只闻“卜卜”声中还挟着“刷刷”声,砂飞石射,数丈方圆内无法张目。

    烟尘还在飞旋,视线逐渐清晰时,突然“离尘子”惊呼起来,接着就是一片惊呼声。原来余天平和苦行师太的衣衫在无俦狂焰中被撕裂成缕缕片片,随风飘荡。

    而且,二人的脸上及眉发上,落上了一层厚厚的黄尘,有如刚从地下钻出来似的。

    很久之后,苦行师太道:“余天平,盛名之下果无虚士,今日你我须分出高下。”

    “前辈可否听晚辈一句肺腑之言?”

    “说。”

    “妖气未戟,内讧未艾,尤其前辈居领导中原武林地位,不必意气用事?何不把精神放在”

    就在这时,有人嚷了起来道:“不好了,两位姑娘不见了,—阳子也不见啦”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余天平一式“鹰滚隼翻”绝顶轻功身法,已到了小庙之外,这一掠就是十来丈之远,他和“一阳子”早有默契,出庙后,向东疾奔,后面的人追出自然会发现他。然后他再转向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